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回去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回去

  “三哥,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白若彤见我睁开眼后对我问道。

  当我看清楚在的面前的是白若彤,一下子就从地上坐了起来,连着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神来。

  “没事,我刚才就是做了个噩梦……”我对白若彤解释了一句,然后伸出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冷汗。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刚才的那个梦境太过真实了,梦中安如霜的冷血绝情和爷爷奶奶临死前的惨状历历在目,就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让我心里根本无法平静。

  不过,我十分不解的是,为什么我会无缘无故地做那样的梦?还有为什么我老是梦到安如霜不是害我,就是害我的家人?

  “三哥,我看你脸色很差,你真没事?”白若彤有些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句。

  “没……没事,我就是被刚才做的梦给吓到了。”我白白若彤勉强地笑了笑说道。

  “什么噩梦能把你给吓成这样?脸都白了。”白若彤说着递给了我一罐压缩罐头。

  我接过白若彤手里的罐头后,撕开坐在地上就吃了起来,不嘴上吃着,心里却乱如麻团,本来古墓的那一堆事情就弄的有些迷糊了,不曾想又梦到安如霜要害我全家……

  算了,先吃东西,只是个梦而已,又不是真的,而且不是有人常说,这梦境和现实刚好是相反的,不管怎么样,我都相信安如霜,她绝对不会害我。

  “对了,我师父和岳大哥他们人去哪了?”我吃着手里的罐头,四下打量了一眼,发现整个屋子里除了我和白若彤外,便是躺在一旁的陆真人了。

  “他们一大早就出去,说是先寻好回去的路,毕竟这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里面到处都是一个样儿,出发之前肯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这样也好,少走歪路。”我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然后看着白若彤问道:

  “对了,白若彤,你晚上做梦不做梦?”

  “三哥你傻啊,谁晚上没做过梦?”白若彤对我说道。

  “那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一个梦,比如在梦中你变成了一个古代的美女,或者说你做梦穿越到了古代。”我现就在想试探一下,白若彤她到底和木棺里的那个女尸有什么关系,所以才会这么问她。

  白若彤听到我的话后,先是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好像没有啊,三哥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没事,我就随便问问,随便问问……”我说着闷头吃起了手中的罐头。

  就在我连着吃了两个压缩罐头后,收拾了一下,刚准备出去看看的时候,外面猛地响起一声炸雷,“哗啦啦”一声,豆大的雨点从天滂沱而降。

  “下雨了?!”白若彤看窗外一眼,赶忙起身用帐篷挡住木窗,以免雨水从窗外淋进来。

  我也站起来,帮着她开始把那两扇破烂不堪地木窗全部都挡住。

  就在我和白若彤刚刚忙完的时候,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清风道长、刀疤脸、赵曼、陈羽洛四人一同狼狈地从外面跑了进来。

  “我天,外面那雨下的也太急了吧?!天刚刚阴下来,一个雷雨点就下来了。”进屋后的陈羽洛时拧着衣服上的水抱怨道。

  “都先换套衣服,在这里可千万别感冒。”刀疤脸说着直接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而赵曼则拿着一套干衣服,去了里面的屋子。

  等他们四个全部换好衣服,众人都盘坐在这间本来就不大屋子里,商议了一番,最后决定今天先暂在这木屋里再待一天,等明天雨停了在出发。

  “十三,早上吃过了没?”清风道长捏着湿漉漉地头发对我问道。

  “吃过了。”我回了一声。

  “对了,潘道长,你们顺着那张地图寻去有什么发现没有?”这时刀疤脸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直了直身子,看着刀疤脸说道:

  “别提了,那张破地图都是忽悠人的,我和我师姐还有贵真人一起顺着那张地图所指寻去,可是找到地图上所标出的地点后,四周除了一片乱石堆外,什么都没找到,更别提有什么古墓了,所以我们才反身赶去你们所下的那个墓里。”

  “看来这凤凰胆极为稀有,想找到它,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赵曼坐也在一旁语气有些丧气地说道。

  “唉!……”清风道长重重地叹了口气,四下变得寂静了起来。

  见众人都不说话,我便对清风道长问道:

  “师父,那相田为什么雀占鸠巢?为什么他要躲在那青铜棺椁里面?”

  清风道长听后,对我说道:

  “那古墓建在阴宅之下,古墓的整个布局也是一个养阴聚煞之地,况且那青铜棺椁中,阴气更为浓烈,他在里面修炼道行,肯定事半功倍。”清风道长对我解释道。

  “为什么那个相田死了连一百年都不到,却那么厉害,陆真人就连牺牲了自己的性命,都无法把他给除掉。”我继续问道。

  清风道长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其实他在几十年前道行就不浅,关于这个,有很多种说法,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

  “一个死了只有数十年的阴魂,龙虎宗两大真人联手都不是对手,这要是说出去,恐怕没有人会相信……”陈羽洛这时也插了一句。

  赵曼也开口对众人说道:

  “岳队,我们回去之后,必须立刻组织人手把他给找出来,趁他最虚弱的时候除掉他,以绝后患。”

  刀疤脸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赵曼的说法,然后他又对清风道长问道:

  “对了潘道长,你们龙虎宗的那个叛徒到底是谁?要是把他找出来,不仇恨找不到那相田的藏身之所。”

  “如果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我们也不用好现在一样,处处如此被动,现在无论我们龙虎宗有什么动静,那相田都会第一时间知道。”清风道长很无奈地说道。

  “查不出来?”盗版问道。

  “目前还查不出是谁。”清风道长说道。

  刀疤脸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敌暗我明,麻烦啊。”刀疤脸他说完这句话后,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十三老弟,那块儿尸菌你用了吗?”

  “用了。”我点头道。

  “用了就好,可千万别丢了,对了有件事我想拜托你。”刀疤脸对我说道。

  “什么事?”我好奇的问道。

  “等你有时间,问问你那鬼媳妇,关于那阴魂相田的事情,我估计她多多少少能知道一些,毕竟她在咱们这个世界这么久了。”刀疤脸说道。

  “行。”我一口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众人开始坐在屋子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我却没什么心情聊天,站起来找了个角落坐下,听着外面雨声,看着窗外的大雨,心绪无法平静。

  右眼皮也在这个时候不停地跳了起来,我总预感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要要发生,而这种不好预感随着时间的推移看,变得越来越强烈……

  外面的那场大雨断断续续一直持续到傍晚才彻底停了下来,众人一直待在屋子里也没事,便早早的吃过晚饭,各自躺下睡了过去,为明天一早的长途跋涉养精蓄锐。

  我人躺在睡袋上面,虽然今天一天什么也没干,光在这间屋子里待着,但我却感觉累的要命,没多久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行六人便早早起床,收拾妥当,我背上陆真人,便一起走出了这个披着庙宇外套的阴宅,朝着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来时的路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