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五十章 陆语的过去

第一百五十章 陆语的过去

  就在我背着陆真人刚刚走出庙门后,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因为我发现陆真人死了这么久,身子虽然没了温度,却也没有僵硬,四肢依旧如常人一般,而且身上的皮肤上也没有生出尸斑,头发也没有丝毫脱落的现象。

  这一发现顿时让我吃惊不小,马上跑上去告诉了走前面的清风道长。

  清风道长听到我的话后,看了一眼在我背上的陆真人,面如枯槁的对我解释道:

  “陆真人她早已练体大成,身体素质非常人能比,死后不僵也属正常,十三,别多想了……”清风道长说完后,拍了拍我的肩膀,继续走到前面赶路。

听到清风道长的解释,我有些失望,可是也只能去接受,咬了咬压,跟了上去。

  因为昨天下了一天雨的缘故,本来这寸步难行的原始森林,现在更是难走,湿滑的要命,而且四周草木茂盛,走了没一会儿,众人全身都给湿了个透,衣服中夹杂着雨水和汗水,黏在身上极为难受。

  虽然我们回来的时候,每个人身上的装备都少了,但是赶路的速度一点儿都不不比来时快。

  我跟在队伍后面一直走到接近中午,刀疤脸才招呼众人停了下来,原地休息,吃些东西,下午继续赶路。

  我先是把陆真人放在睡袋上面,然后便坐在地上休息,从背包里拿出矿泉水喝着,就着咸菜吃了一包压缩饼干。

  休息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众人便集合,再次起身赶路。

  这一走就一直走到了傍晚,众人找了一个平地,搭建起帐篷,点起篝火烤干了衣服,安排好人守夜,便各自睡去……

第二天一早起床,继续赶路。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在这片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中,连续走了接近三天才走了出来,因为回来的路有一次陈羽洛判断错误,所以走大半天弯路,耽误了不少时间。

  找到了来时的停车场,整过这三天的跋涉后,众人坐到车子里面都累得身心俱疲,一动都不想动。

  在车子里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刀疤脸和赵曼便带着我们开车朝着郊区赶去。

  到了郊区,我们先是在附近找了一家旅店,住了进去。

  在房间里,我把背在身上的陆真人放到床上,清风道长也跟着我走了进来,他一直红着眼愣愣地看了陆真人半个多小时后,才嘱咐我了几句,走了出去。

  清风道长走后,我马上就去洗了个澡,等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忽然看到在房间里多出了一个高壮的人影!

  仔细一看,那个人影正是去而复返的贵真人。

  此刻他正坐在床边上,右手一直放在陆真人的额头之上,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不过转念一想,我也就明白了,像他们这种高手,想找一个人太简单了。

  看贵真人一脸专注的样子,我也没敢上前去打扰,只好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

  约莫能有二三分钟后,他便把手从陆真人的额头上面拿了下来,然后长出了一口气,头也没回地开口对我问道:

  “你叫左十三?”

  “是。”我答应了一声。

  “我帮陆语她找回了一魂,现在已经把放回了她的体内。”贵真人对我说道。

  听到贵真人这句话后,我心里就是一喜,赶忙开口问道:

  “陆真人她现在活过来了?!”

  “照顾好她,不必再带她去龙虎宗的冰池了。”贵真人答非所问。

  “哦,好。”我答应道。

  贵真人听到我的话后,随身拿出了一瓶白酒,喝了几口,继续说道:

  “陆语自小就没有父母,被她师父龙虎宗的道士顾文星所收养,在这个世界上,她的师父就是她唯一的亲人,所以她对顾文星的感情很深,她也是一个极为要强的女人,虽然天生体格有碍,但是她却肯付出比别人多好几倍的努力,去学习道术,别人在修炼,她同样在修炼,别人在休息,她还是在修炼,甚至别人在睡觉,她也依旧在修炼道术,所以,她是龙虎宗数百年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弟子,当然,她也是龙虎宗第一个得到真人称号的女人……”贵真人看着躺在床上的陆真人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在对我说。

  “可是后来,天地阴阳倒转,七星黯然,二战时期在中国死去的日本官兵阴魂大量复生,我们龙虎宗定然不能视而不见,所以便那些阴魂大战,终于举全宗之力把所有的日本官兵阴魂打散,但是龙虎宗同样也伤亡惨重,她师父顾文星就是死在了相田的手里。

三年之后,本来被打散魂魄的相田居然借着顾文星的不腐道骨还魂,本来龙虎宗可以把他给彻底铲除,但是却被你师父潘虎拼命拦了下来,以至于他趁机逃走,所以龙虎宗便把你师父以叛徒之名赶下了山,从这之后,陆语的性情大变,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满脑子都是替她师父报仇雪恨,为了除掉相田,她甚至偷学了龙虎宗的禁术天盘七星阵,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吧?”贵真人说着又猛喝了一口手里的白酒。

  “知道……”我一直到现在,才彻底了解了陆真人的过去。

  “你知道为什么陆语她宁愿用禁术也要把那相田给灭了吗?”贵真人看着我问道。

  “不是为了给她师父顾文星报仇吗?”我疑惑地问道。

  “这只是其中的一点,并不是全部。”贵真人对我说道。

  “还有什么原因?”我问道。

  贵真人干咳了一声,又喝了一大口手中的白酒,才对我说道:

  “那二战时期复活的相田阴魂之中隐藏着一个能洞开阴阳两界的秘密,而在他身后,有一个未知的数千年道行极为邪恶的阴魂企图用此办法回归阳间,重掌天地,所以陆语她不惜动用逆天禁术,甚至是牺牲,只为阻止那拥有数年道行的阴魂回归,以免生灵涂炭,人族道统衰败。”

  听到贵真人跟我说的这一切,我在原地一下子就僵住了。

  “贵真人,难道那相田只是一颗棋子而已?”我吃惊地问道。

  “对。”贵真人揉了揉鼻子说道。

  “那个拥有数千年道行的阴魂到底是谁?”我问道。

  贵真人叹了口气:

  “唉!这就是他最可怕的地方,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对手究竟是谁,这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和他的一枚棋子不停地周旋……”贵真人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接着对我说道:

“行了,我该走了,你照顾好陆语……”他说完后直接起身走了出去,再关门之前回过头又对我说道:

  “我看她身上都湿透了,替她洗个澡,换身衣服,陆语生前就爱干净。”贵真人丢下这句后,关上门就走了出去。

  我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依旧一动不动的陆真人,有些犯难了,让我帮她洗澡?这不开玩笑吗?

  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挣扎了半天,我还是过不了自己这关,不行,自古男女授受不亲,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帮陆真人洗澡,对了,不如让白若彤她来帮陆真人洗。

  想到这里,我忙跑了出去,敲开白若彤的房门,把她给叫了进来。

  “三哥,你叫我来你房间有什么事?”白若彤跟在我身后,有些紧张地看着我问道。

  “那啥,你帮我个忙。”我说着关上了房门。

  “什……什么忙?”白若彤看到我关门后,双手不停地揉搓着自己的衣角。

  “帮我替陆真人洗个澡,我一男人不方便,咱们从那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一路走出来,她身上都是雨水。”我用手指了一下躺在床上的陆真人对白若彤说道。

  白若彤听后,先是一愣,然后赶忙答应了一声,忙跑过去轻轻地把陆真人抱了起来,朝着洗手间走了进去,然后反手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