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心碎如天塌

第一百五十一章 心碎如天塌

  白若彤帮陆真人洗澡的时候,我把手机从背包给翻了出来,找出充电器充上电,想给父母和爷爷奶奶提前打个电话。

  可是不知道手机充电器坏了还是手机坏了,充了半天电,手机硬是没点儿反应。

  就在这个时候,白若彤抱着陆真人从洗手间里面走了出来,她把包裹着浴巾的陆真人轻轻地放在了床上,然后看着我说道:

  “三哥,陆真人她可真奇怪,要是换做是别的死人现在早就僵硬了,她的身子却跟个活人一样。”白若彤她毕竟在殡仪馆干过几天搬尸工,所以她对死人的尸体也有些了解。

  “嗯……”我答应了一声,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对了,陆真人的那套衣服我也一起帮忙洗了,我去挂起来,现在的大热天一晚上肯定就干了。”白若彤说着又跑回了洗手间,把陆真人的衣服拿了出去,挂在窗外凉了起来。

  “三哥,你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白若彤拍了拍手看着我问道。

  “没了,多谢你了啊。”我对白若彤道了声谢。

  白若彤一笑:

  “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回去了。”白若彤说着走出了屋子,轻轻地帮我关上了房门。

  白若彤走了之后,我想在另外一张床上盘腿修炼一会儿炼己术,可是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只好在床上躺下,关灯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还没醒过来的时候,便听到一阵敲门的声音,我忙穿上衣服下床打开了门,一看外面站着的正是白若彤。

  “我是不是又起来晚了?”我看着白若彤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不是,我是来帮陆真人穿衣服的,难道你要帮她穿?”白若彤看着我问道。

  “哦,对对,我把这茬给忘记了。”我说着忙给白若彤让开了一条路,让她走了进去。

  等白若彤帮陆真人穿好衣服的时候,我也把随身带着的东西收拾好,等了一会儿,刀疤脸招呼众人开始集合,我背上陆真人便和白若彤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走出旅店后,众人再次上车朝着山东开去。

  又是经过接近两天在车子里的颠簸,我们总算是回到了东店市,在市区里,赵曼和陈羽洛急着赶回灵异事件调查队先走了,估计他们回去后,马上就组织人着手寻找那逃走的相田阴魂。

  而刀疤脸则是带着我和清风道长还有白若彤朝着青竹观赶去。

  “白小姐,你去哪?”在半路上刀疤脸看了白若彤一眼问道。

  “我……我……”白若彤此刻有些说不出话来,我知道,她现在根本就是无家可归。

  “就在前面那个路口下车。”白若彤用手一指前面的十字路口说道。

  “好。”刀疤脸答应了一声,车子开到前面那个路口,停了下来。

  “白若彤,要是有什么事情尽管给我打电话。”白若彤下车的时候,我对她说了一句。

  “好。”她答应了一声,关上了车门。

  刀疤脸开着车子朝着青竹观赶去。

  一路上,刀疤脸开车虽然没有那赵曼猛,但是也不慢,没多久就到了青竹观,我和清风道长下车的时候,清风道长让刀疤脸在这里等他一会儿。

  当我背着陆真人回到青竹观门前的时候,一下子想到了虎子它还在这院子里,我忙对清风道长问道:

  “师父,虎子不会有事吧?”

  清风道长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儿,我让那胖子天天开车按时来喂它。”

  “胖子?哪个胖子?”我话刚问出口,便想了起来,正是那个死缠烂打要拜清风道长为师的那个胖子。

  推开观门,走了进去,“虎子!”我朝着院子里喊了一声,便看到虎子的身影从道观的后院跑了出来。

  它看到我和清风道长后,高兴的一个劲乱叫,尾巴也是摇个不停,就差扑上来舔两口了,看来它也是想我们想的不行。

  “师父,我把陆真人先放哪里?”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放在我书房的那张木床上。”清风道长说完后,接着对我说道:

  “对了十三,我得赶紧去一趟龙虎宗,你在道观里好好呆着,千万别乱跑。”清风道长说着走进了自己的屋子,背上一个背包,急匆匆地走出了观门。

我还没来得及问他贵真人之前跟我说的帮陆真人找到了一魂究竟是什么意思,清风道长便上了刀疤脸的车,绝尘而去。。

  看到清风道长坐着刀疤脸的车远去,我打算等他回来再问,便走进了书房,把陆真人放在了那张木床上面,然后走了出来。

  “师兄,你回来了?!”我刚走出来,那胖子的声音便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我回头一看,便看到胖子手里拿着两个馒头和两个鸡爪,馒头掰碎了喂虎子,他自己则是啃着鸡爪。

  “胖哥,这几天多谢你帮我照顾虎子啊。”我走过去看着胖子说道。

  胖子听后忙说道:

  “师兄,瞧你说的,咱师兄弟谁跟谁啊,说谢多见外?不用!”

  “我师父答应收你做徒弟了?”我看着胖子有些意外地问道,我没想到清风道长真的会收他做徒弟。

  “那肯定,就冲我这天赋,他能不收吗?”胖子正跟我吹着呢,手里的吃了一半的鸡爪一不小心被跳起来的虎子一口咬住给叼走了。

  “卧槽,死狗,还我鸡爪!!”胖子马上追了上去,那急样,就跟抢了他媳妇儿一样。

  我摇着头笑了笑,没在去管。

  等胖子喂完虎子后,他说是家里还有事儿,便开着车急匆匆地回家了,我把他送出了观门,突然也想回家看看爷爷和奶奶了。

  心念至此,之前心里面的那种不好的感觉也在这个时候,莫名地冒了出来,我想回去看看爷爷奶奶的心越来越急了。

  不管了,先回去看看,要不我心里总是不安,想着,我便带上了虎子,锁上观门,朝着我爷爷的村子就跑去。

  一路跑来,到了爷爷的村子后,有些村民看到了我,也不说话,而是躲得远远地,站在远处指着我低声议论着什么。

  看到这里,我心里隐隐地觉得不对劲了,换做平时,我要是一进村,他们肯定会上来和我打招呼,今天这是怎么了?

  想到之前所做的那个噩梦,我心里就是一紧,不详的预感瞬间笼罩在我的头顶,忙朝着爷爷家里撒腿跑去。

  当我跑到爷爷家门前的时候,突然看到爷爷家的大门紧锁,大门上竟然贴上了白纸!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整个人几乎崩溃!心里就好像插进了一把刀子。

  不可能,不可能……爷爷奶奶他们不可能……

我不敢再往下想,一下子翻墙爬了进去,院子里静悄悄的,我抬头一看,在屋门前挂满了白色的丧幡!长长地布条随风飘动,好似在告诉我爷爷和奶奶的噩耗……

  此刻我大脑一下子就炸开了,心里好像被一下子抽空了一眼,眼前一黑,踉踉跄跄地往前走了几步,差点儿昏倒了过去。

  “老左家的孙子,你小子怎么才回来?!”突然左边的墙头之上有个老头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转头一看,正是隔壁的程大爷,忙对他问道:

  “程大爷,我爷爷和我奶奶呢?”

  “你还知道问你爷爷奶奶?他们出殡的那天都看不到你人,他们老俩个从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容易不?!没见过你这么不孝顺的!!!”程大爷越说越气。

  可当我听到程大爷对我说的这几句话之后,霎那间,撕心裂肺……

  只感觉天旋地转,仿佛天也整个塌了下来,身子也不受控制的止不住颤抖,脑海中的思想也定格在了程大爷哪一句“他们出殡的那天都看不到你人”。

  我……我爷爷和奶奶真的死了?

  不相信,我不相信……他们不会死,我大喊一声,爬出墙,朝着村头的坟圈子就跑了过去!

  到了坟圈子的时候,隔着老远,我便看到了两座摆满鲜花的新坟,强忍着泪水,捂着胸口,我慢慢地走了过去,那两座新坟前面的墓碑上面刻着两个人的名字:

  “左又名……李桂枝……”

  看清墓碑上面的两个人名后,心如刀绞,此时,我体会了到生命中最难承受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