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真与假

第一百五十二章 真与假

  “爷爷!!奶奶!!十三来看你们了!!!”我大喊着一下子就跪在了墓碑之前,放声大哭,哭到撕心裂肺,哭到声竭干呕。

  哭着哭着,我想起了爷爷小时候经常抱着我在院子里看星星,奶奶在我睡觉前经常给我讲故事……

  可是现在,我却永远不会再见到他们,在我面前,只有这冰冷无情的墓碑。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爷爷带着我去邻村看戏,我问爷爷戏台上面的那些人为什么都长着长长的胡子?

  爷爷告诉我,人老了就会长长胡子。

  我接着问爷爷,人老了会怎么样?爷爷跟我说,人老了就会死。我问爷爷你和奶奶会死吗?爷爷笑着对我摇头说,当然不会,我和你奶奶还要看着你长大,给你娶媳妇,看孩子……

  “爷爷,你骗我,你说过你和奶奶不会死,你为什么走了?”我双眼模糊地看着爷爷奶奶的墓碑,呼喊着问道,此刻我全身就好似裂开了一般,心里只有伤痛。

  “爷爷,天上到底有多少颗星星?”

  “爷爷,我长大后会不会和那棵树一样高?”

  “爷爷,我想吃大白兔奶糖。”

  “奶奶,我今天想吃鱼。”

  “奶奶,我要听故事,听狐狸精吃人的故事。”

  “奶奶,我要零花钱买好吃的……”

  “爷爷……奶奶……”从此之后,我生命里这两个极为重要的人,永远都不会再答应我了。

我不敢想下去,越回忆,心里就越痛,爷爷和奶奶在那离去的那一刻,一定在挂念他们的孙子,而他们的孙子却丝毫不知道当时的她已经……

  记得,我还跟爷爷奶奶说,等你们孙子长大赚了钱就孝敬你们。

  我跟奶奶说,等我长大了就给你们盖一栋大房子。

  我跟爷爷说,等我赚到钱就给你把脚蹬的三轮车换成电动的,可是他们还没来得及等到我兑现承诺,便离去了,再也……再也不会回来。

  爷爷和奶奶对我的爱,随着这座墓碑那间枯竭,从此再无潮起潮落。

  不,此爱早已凝于骨髓,刻入心扉,只是现在,我的心在滴血……

  可就在这个时候,村子里的大喇叭突然响了起来,一首歌随着大喇叭的声音传进的了我的耳朵: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记忆中的小脚丫,肉嘟嘟的小嘴巴,一生把爱交给他,只为那一声爸妈,生儿养女一辈子,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在坟前哭了多久,一直到看不清爷爷奶奶墓碑上的名字,我才发觉天已经黑了。

  看了最后一眼爷爷和奶奶的墓碑,我起身走了回去,一路上,我就连怎么走回爷爷奶奶家门口的都不知道,只感觉自己身边所有的人和物都是影子,跟我再无关系,没有表情,没有思想,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翻墙进去,我从院子里走进了屋子,拉开灯,看着屋子里依然如旧的摆设,全是爷爷奶奶的痕迹,看着那张从小我和爷爷奶奶一起坐着吃饭的饭桌,看着爷爷用木头给我做的小板凳,看着奶奶剪的“福”字还贴在窗上……

  泪水再次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一直呆呆地站在屋子里,伤痛绝望过后,我心里猛然窜起一股怒火。这股怒火在提醒我,一定要找出杀害他们的凶手!我爷爷和奶奶并没有什么大病,他们突然离去,肯定是被人害死的!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汝之公与姥被谁害,汝自心比谁都明。”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极为阴沉和沙哑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突然传了出来,一下子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谁?你是谁?!!”我看着空荡荡地屋子问道。

  “汝不须知吾谁,杀亲之仇,不共戴天,真相实则在汝心梦之中……”那个阴沉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安如霜?!!!她的名字就在这一刻,猛地窜进了我的脑海之中,而之前我所做的那个梦中的场景随之闪现了出来。

  难道我之前做的梦,是爷爷奶奶死后托梦给我的?他们真的就是被安如霜给害死的?!

  想到这里,我马上把挂在脖子上的玉佩拿了出来,对着玉佩大喊:

  “安如霜你快出来!!你出来告诉我,我爷爷奶奶不是你害死的!!”

  让我感到失望的是,玉佩中没有人回答我。

  “你出来!!”

  四周依旧轻悄悄,我的心也随着四周的寂静,沉了下去。

  “你是不是心虚了?我爷爷奶奶是不是你害死的?!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把这块儿玉佩摔碎!!”

  “十三,我为了你宁愿付出一切,你就如此对待我?”安如霜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响起。

  听到安如霜的声音后,我忙转头看了过去,在我身后的正是安如霜,她此刻正站在屋子里静静地看着我。

  “我爷爷奶奶是不是你害死的?!”我双眼发红地看着安如霜问道。

  “十三,我陪在你身边近十年,何曾有过一次害你和你的家人?你到现在都不相信我?”安如霜看着我的问道。

  我摇头:

  “既然不是你,那你告诉我,害我爷爷奶奶的是谁?!”

  安如霜摇头:

  “我不知道,我也想知道。”

  “为她,即为她,为其杀公与姥,勿为其所惑外,报仇,去报仇,以玉佩坠矣,使之无所归,为汝公姥报…”之前那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再次传进了我的脑海。

  听到这个声音后,我忙看着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我前几天做梦,梦到我爷爷和奶奶都被你所害。”

  “梦不代表现实。”安如霜看着我说道。

  “可是我爷爷奶奶确实是死了!这个你怎么解释?!”我看着安如霜吼道。

  “你真怀疑我?”安如霜的双眼中带着一丝失望,盯着我的双眼,与我对视着。

  “你就不跟我解释?!”我看着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接着说道:

  “我没必要,也不需要解释。”

  听了安如霜的话后,我犹豫了,此刻完全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了。

  “汝看安如霜其牌位。”再次听到那个声音后,我转头看向了爷爷供在加中安如霜的牌位,此刻桌子上的牌位早已不见,而在桌子下面的地面上,写有一个暗红色的字,而那个字正是一个“霜”字!!

  看到这里,我脑子一下子就炸开了,强忍住上去和安如霜拼命的冲动,看着冷冷地问道:

  “你如果再不跟我说实话,我就把这块儿玉佩摔碎!!”

  安如霜一愣,然后对我说道:

  “你如若忍心,我不拦你……”

  听到安如霜的话后,猛地把握着玉佩的手举过头顶,就在我想把玉佩狠狠地摔在地上的时候,可就在这时,安如霜以前多次救我的画面猛地浮现在的脑海中,让我的手一下子定格在半空中。

  “你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我对安如霜说道。

  “十三,你真怀疑是我?”安如霜问我道。

  “既然不是你,你为什么不跟我解释?!”我看着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摇头:

  “我说过了,我只说实话,只有假话,才需要解释。”

  听了安如霜的话,我没有说话,此刻大脑一片混乱,就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控制着我的思绪一般,根本没有了任何的判断能力。

  脑海中也出现了两种不同地声音,一种声音说:杀死你爷爷奶奶的凶手就是她。另外一种则为之相反。

  “你真让我走?”安如霜见我许久都没有说话,再次问了我一句。

  此刻我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想开口留住她,脑海中的另外一种声音却拦住了我。

  “好,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走……”安如霜说完后,身形一转,化为一道淡光,朝着窗外飞了出去,转瞬就消失在夜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