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回家

第一百五十六章 回家

  听到清风道长这句后,我忙从木床上坐了起来一边穿鞋,一边看着他说道:

  “师父,陆真人身体里的那一魂就是那个叫贵典的真人帮忙寻来的,怎么了?”

  清风道长听后喜行于色,一拍手忙对我说道:

  “贵典真人还真有本事,这是天魂,只要找到天魂,剩下的那两魂就不会去阴间,所以只要我们找到你师伯剩下的那两魂,也就是地魂和命魂后,你师伯就有活过来的机会!!”

  听到清风道长说的这些话后,我惊喜欲狂,这是我从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回来之后,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所以一下子就从木床上站了起来:

  “师父,你说的都是真的?!”

  清风道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脸上的喜色随之消失,接着又看着我问道:

  “对了十三,我听龙虎宗的人说,你爷爷和奶奶被那个会降头术的程江然害死了?”

  听了清风道长的话,我点了点头:

  “对,我连他们最后一眼都没来得及看,我今天想回去看看我爸妈。”

  清风道长听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看着我说道:

  “你放心好了,你师父我和龙虎宗一定会帮你找到那个王八蛋,报这个仇。”

  “不,这个仇我以后要自己来报,我一定要亲手宰了那个畜生。”我看着清风道长认真地说道。

  清风道长听到听到我的话后,一愣,然后看着我说道:

  “好。”

  “对了师父,有件事我得问你。”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忙对清风道长开口说道。

  “什么事?”清风道长问道。

  “就是陆真人送给我的那把烛龙九凤好像不管用了。”我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清风道长听到我这句话后,脸色上一惊,忙对我说道:

“不管用了?!怎么个不管用法?!”

“上一次我们去下那古墓的时候,其中有一次我把鲜血抹在了烛龙九凤上面,它没有丝毫反应,还平常的匕首一模一样。”我解释道。

清风道长听后,忙对我道:

“把烛龙九凤拿出来给我看看。”

我听后忙跑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把烛龙九凤拿了出来,递给了清风道长。

清风道长接过去,看了许久,才把烛龙九凤还给了我:

“这烛龙九凤并没有什么问题,这烛龙九凤,一个月解开的封印的次数是有限制的,估计你到限制了吧?”

“一个月多少次?”我接了过来问道。

“最多七次。”清风道长说道。

  “这样啊,对了师父,我今天想去我父母那里一趟。”我对清风道长说道。

  “行,路上小心,我让那胖子开车来接你。”清风道长说着就拿出了电话,给胖子打了过去。

  等清风道长把手机挂断之后,我才对他问道:

  “师父,你真收那胖子为徒了?”

  “记名弟子。”清风道长说道。

  “什么叫记名弟子?”我问道。

  “自己百度,我去书房里看看你师伯,你别乱跑,胖子他过会儿就来了。”清风道长说着,朝着书房走去。

  我看得出清风道长对陆真人的感情很深,自从陆真人死掉之后,他双眼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落寞和黯然,看来师父他已经把他的师姐陆真人当成是自己的亲人了。

  回到房间里收拾了一下,我这才发现,随身的背包里多出了一个钱包,打开一看钱包里面的夹层里面有一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相片,相片中的那个男人是正刀疤脸。

  一直到现在,我才记了起来,这钱包正是刀疤脸在被关入那青铜棺椁后,扔出来给我的,从那古墓里面出来后,接连发生了太多事情,我倒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心里打算,先去我爸妈那里看看,然后再联系刀疤脸,把这钱包还给他。

  收拾完东西,我带着随身背包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等待的时候总是有些无聊,好在院子里还有虎子,就在我坐在道观门前一直逗虎子玩的时候,便听到了一阵按喇叭的声音。

  抬头一看,正是胖子开着车来了。

  我忙把虎子放回到道观的院子里,关上观门,直接就上了胖子的车,他带着我开车就朝着市里赶去。

  这一路上,我让这胖子吵的头都大了,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话,说起话来都不带停的。

  先是从道术谈到理想,又从理想跟我谈到人生,再从人生谈到男人女人,最后从男人女人谈到中日关系……

  反正他这一路上嘴都没闲过,七扯八扯的吹个没完,我只当是车子里放了一台收音机,随便他讲,懒得搭理他,主要是现在的我也没什么心情搭理他。

  “我说师兄,前面就到郊区了,你爸妈住哪?”胖子看着我问道。

  “东店小区。”我说了一句。

  “师兄,我看你今天心情是不是不太好?这一路上不也不怎么说话,有啥心事?”胖子看着我问道。

  我勉强一笑,说道:

  “没什么心事。”

  “那你苦着一张脸,是不是女朋友跟分手了?”胖子看了我一眼说道。

  “没……”我有些无语。

  “那你还苦着一张脸,你学学我,老婆跟着别人跑了,我喝了一晚上酒,第二天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看开点儿,男人嘛,咱拿得起,就放得下。”胖子苦口婆心地对劝我道。

  听到他这些话后,我顿感无奈,看来他还真把我当成失恋青年了……

  “我说胖哥,你说这个世界为什么如此黑暗?”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对他问这么一个问题。

  胖子听了我这句话后,楞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口对我说道:

  “师兄,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多少阳光,就一定会有多少阴影和黑暗,这是我活了快三十年总结出来的答案……”

  我心里暗想,这也是他一路上,说的唯一一句靠谱的话。

  ……

  车子一路行驶,很快就到了东店社区,胖子直接开车带着我开进了小区里面,在我的家那栋楼下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下车的时候,我叫着胖子他和我一起去了我家里。

  人家这一路又是接,又是送,而且现在又是饭点儿,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他一个人在车里干等我,最起码也得上去喝口水,一起吃顿便饭。

  上楼之后,按了门铃,等了没一会儿,门就被人给打开了,我看一,开门的正是我妈。

  她看到门外是我之后,忙打开门让我和胖子进屋,问了问我最近怎么样后,就要给我和胖子俩做饭,自始至终都没有问我前些日子跑去哪了,为什么没有回来给爷爷奶奶出殡。

  直到后来我才直到,原来是清风道长提前给我父母打过了电话,替我解释了一切。

  趁着我妈去厨房做饭的这个时间,我四下一打量,在屋子里的墙下,我突然看到了一张桌子,桌子上面供着两个木质的灵位,不用想,定是我爸妈把爷爷和奶奶的灵位请了回来。

  我朝着两个灵位那边走了过去,看着灵位前面的香台里面还未烧完的香,我拿出了三根点上,对着爷爷奶奶的灵牌摆了摆,插了上去。

  吃饭的时候,我爸并没有回来,他一向都是这样,经常到外地出差,剩下我妈一个人在家里,家里家外的忙。

  吃过饭,我便陪着我妈坐在一起聊天,她始终在和我聊家常,没有提爷爷奶奶的事情,但是我却从她那双发肿的双眼中看出,在我来之前,她刚刚就哭过。

  和我妈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就准备离去,因为我的命格在成家之前并不能和他们在一起太长时间,否则会克制住我父母的时运。

  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我妈生怕我饿着,给我拿了一大袋子水果让我带着在路上吃,我也没拒绝,拿着水果和胖子开车离去。

  从车子里的反光镜中,我看到着我妈站在原地,一直目送我和胖子远去,我心里就不是滋味,从小到大,我和我父母的接触很少很少,有时候我想留在这里住一晚上都是奢望,或许我这种人就是天煞孤星,专门克身边的人,只有远离我,他们过的才会安稳……

  命格命理,生辰八字、五弊三缺,难道这些人力真的就无法改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