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符纸坛子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符纸坛子

  之后白若彤自己便去镇上的派出所补办了身份证,让我心里觉得奇怪的是,去派出所补办身份证的时候,白若彤并没有让我和胖子一起陪着她去。

  等她回来之后,我们朝着白家村开去,如白若彤所说,她想最后看一眼那个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出了镇子,一路上都是山中土路,很不好走,不过车窗外的风景秀美,如在画中,这里的风景,一点儿都不必比北九水差。

  车子约莫开了半个多小时后,前面突然就没路了,只剩下一条极为狭窄,生满杂草,好似是人踩出来的小路。

  “到了,就是前面,走过这条小路后,就是我们白家村了。”白若彤坐在车子后面用手一指,然后对我和胖子说道。

  胖子见后,把车子停到路旁的树下,我们三个下车后,胖子看着这条扭扭曲曲的小路说道:

  “我说白妹子,你们这个村子也真够落后的,一到下雨天,里面的人就得和外界隔离了吧?”

  “对,我小时候去云镇上小学,最担心的就是雨天,一到下雨天,都是我爸帮着把自行车扛到好几里以外的柏油路上。”白若彤对胖子说道。

  “行了,别耽误时间了,咱赶紧去村子里看看。”我说着,当先朝着那条小路上走了过去。

  走了能有十多分钟,这条小路便开是坑坑洼洼了起来,胖子走路一个没小心,差点儿摔倒,抱怨地说道:

  “我说白妹子,上你村子里的这条路怎么越走越难走?”

  白若彤说道:

  “我们村里有些人自家盖房子没有土,就挖路……”

  听了白若彤的话,也和胖子顿感无奈,只得小心谨慎地继续往前走。

  没过多久,我们三个顺着这条小路拐了个弯,前面便出现了一个小村子。

  朝着那个村子,我只看了一眼,心里就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因为这个村子里的屋顶都是白色的,雪白雪白的那种白色,甚至都反光,我见过黑瓦、红瓦建成的屋子,却是第一次看到用白色的瓦片盖屋顶的。

  “白妹子,我说你们这白家村可真够奇怪的啊,为什么村子里的屋顶都是用白瓦?”胖子一脸疑惑地看着白若彤问道。

  “这白瓦房是我们白家村的传统,都好多年了。”白若彤解释道。

胖子应了一声,也没再问。

  小路的尽头和白家村中间隔着一个小树林,当我们三个走近那片小树林中,我感觉四周阴暗潮湿,空气中带着一股燥热。

  我走在胖子和白若彤的身后,缓步走在这满是枯枝懒叶的小树林中,心里也越发沉重了起来。

  因为这片小树林里面,地面十分潮湿,和燥热的空气完全不吻合,着实有些怪异,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我在多次经历生死后,性子也变得小心谨慎了起来。

  可最让我感到怪异的是,自从我们走进了这片小树林之后,我总是隐隐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等我停下来回头去看的时候,这种感觉却又不见了。

  这种感觉一直如芒刺在背,让我心头始终保持警惕,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穿过这片让我不全身不自在的小树林后,天一下就阴沉了下来,整片整片的黑云遮蔽了阳光,让这个小村子多出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在白若彤的带领下,我和胖子跟在后面一起进了村子里,等我走进去的时候,发现这里的村民都很奇怪,就算各自见面,都不说话,也不打招呼,本来就不大的村子里,偶而有人走过去,全如陌路,显得白家村处处死气沉沉……

  在我身旁的胖子也发现不对劲了,便对走在前面带路的白若彤问道:

  “我说白妹子,你们白家村里的村民都是怎么一回事?见面也不打个招呼,咱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传统的美德,怎么到了你们这里,一点儿都没表现出来啊。”

  白若彤听了胖子的话后,笑了笑:

  “胖哥,我们村子比较落后,很多人都不太懂人情世故,你别见怪啊。”白若彤说着便带着我和胖子朝着村子中间的一个院子里走去。

  走到那个院子门前,白若彤拿出了一串钥匙,打开了大门,带着我和胖子走了进去。

  白若彤自走进这个院子里后,我看到她的眼泪便开始流了出来,估计是触景生情,我和胖子也不好去打扰她,只得站在院子里四处张望。

  可就在这个时候,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因为一直挂在我脖子上面的玉佩开始微微变热发烫,这是安如霜在提醒我,这个村子里有危险!!

  “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若彤回来了。”就在这时,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极为难听说话的声音,特别尖,特别冷,让我听到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回过头一看,我便发现院子外面走进来一个长相极为怪异的老太太,满头白发,头上盘着头巾,手上拄着一个黒木拐杖,佝偻着身子,一双三角眼带着精光,正盯着站在我身旁的白若彤看。

  白若彤听到那个声音后,吓得全身打了个冷颤,回过头看着那个老太太语气有些颤颤巍巍地说道:

  “村婆,您、您来了?”

  那个被白若彤称之为村婆的老太太听后,点了点头,对白若彤说道:

  “既然回来了,就先到我家里来,对了,带上你的那两个朋友。”村婆留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去。

  等到那村婆转过身子的时候,我才发现,在她的身后竟然盘着一条蛇,一条没有皮,全身血红,而且还在动的蛇!!

  看到这里我顿时感觉不妙,我和胖子被白若彤她到底带来了什么地方?!不过再转念一想,这白若彤既然是五术中的医术传人,出身肯定没问题,指不定她这个村子就是有这种怪异的习俗。

  可是安如霜刚才为什么提醒我?我心里正想着呢,白若彤说话的声音便打断了我的思绪:

  “村婆就是我们村的村长,她叫我们过去……”她看了我和胖子一眼,面带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

  胖子一脸不在乎,手一挥:

  “她让咱去咱就去呗,那有啥?管吃饭不?”

  白若彤听了胖子的话后,叹了口气,当先走出了院子,朝着村婆的身后跟了上去。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走到那村婆家里后,那村婆让我和胖子在院子里等着,她却带着白若彤走进了屋子。

  我俩在院子里待着无聊,胖子看这村子里的景色还不错,便让我用手机给他拍几张相片。

  就在胖子一边走一边摆poss的时候,脚下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东西,差一点儿就把他绊倒,此时胖子也顾不上摆poss了,低头一看,在他的脚下,正是一个黑褐色的罐子。

  就像寻常人家腌咸菜用的那种泥瓦灌一样,有两个大耳朵当提手。

  这罐子不大,和古时候普通酒坛子差不多,坛口被一块红布封的死死的,上面密密麻麻的贴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咒,绝大多数都是黄色纸符,在坛口的正中央,贴着一枚红色的符咒。

  看到这和红符之后,我心里就是一惊,这红色符纸我可是第一次见到,虽然不太明白具体是干什么用的,但是我却知道,这坛子里肯定封着什么东西,万万不可乱动。

  胖子这时走过去把那个坛子拿了起来,一边打量着,一边对我问道:

  “师兄,这坛子里面能有什么?上面这些符又是什么?”说着,那不怕死的二货伸出手,就要去揭掉那坛子上面的符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