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信缘也信道

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信缘也信道

  听到白若彤这句话后,我忙让胖子把刚刚发动起来的车子停下,然后我走下车,刚给白若彤打开车门,她自己就捂着胸口从车子里走了出来。

  我看着白若彤现在虽然醒了过来,但是面色极为难看,苍白的如纸一般,就连嘴唇也有些发白,这是明显的失血过多所致。

  “三哥,你、你能陪着去前面走走吗?”白若彤看着我问道。

  “你身子没事?”我看她这幅模样有些担心地问道。

  白若彤轻轻摇了摇头,没再说话,而是朝着一个没有路的方向走了过去。

  见此我只得跟胖子打了个招呼,让他在车子里等我,我则是跟在白若彤的身后走了过去。

  白若彤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就这样,我俩一路走着,谁都没有说话,山路并不好走,满是杂草和碎石。

  不知道走出去了多远,我过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后面胖子的车灯已经看不见了,我有些沉不住气,刚想开口问问白若彤到底要带我去哪的时候,她却在我之前先开口说道:

  “三哥,就在前面,马上到了。”

  “前面有什么?”我抬头看过去,发现除了一片密林杂草外,并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东西。

  “你看。”白若彤说着停下了身子,朝着脚下一指,我低头看了过去,除了杂草和乱石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在这里。”白若彤说着,蹲下了身子,把四周的草全部扒开,在中间我看到了一株开满红色伞形的花。

  “这是什么?”我蹲下身子看着那株开着红花的草好奇地问道。

  “精参,是这山上最后一株了,你把它带回家泡水经常喝可以增强你的体质。”白若彤说着双手扒开那株精参旁的土,轻轻一抜,直接把那株精参从土里给抜了出来,递给了我。

  看着白若彤手里递给我的这株“精参”我有些踌躇了,不知道应不应该收下。

  “拿着吧,你收下后,我心里多少还好受一些。”白若彤说着把她手里的那株精参,直接塞到了我手里,我没有推辞和矫情,收了下来。

  白若彤见我收下,嘴角微微一笑,然后看着我问道:

  “三哥,你恨我吗?”

  听到白若彤问我的话,我笑了一声,尽量语气轻松地说道:

  “不恨。”

  白若彤却在这时候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我说道:

  “即使你不恨我,我也会恨我自己,我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真的会彻彻底底的爱上一个人,甘愿为他付出一切……”

  听了白若彤的话后,我心里轻轻地起了一层涟漪,好似从她的话语中明白了什么,但是我故意装作听不懂,也只能装作听不懂,只好看着白若彤捡前略后地说道:

  “别那么说自己,也别恨你自己,做那些事情又不是你的本意,要恨也应该去恨那个成了精的老狐狸,不过她也算是罪有应得了,死得好。”

  白若彤听后,苦笑了一声:

  “三哥,我今天就是跟你告别的,从头至尾都是我骗了你,我已经没有任何颜面和理由陪在你身旁去面对你,你也别劝我,我已经决定好了……”

  听了白若彤的话,我先是一愣,然后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问道:

  “你准备去哪?”

  “回家,我的家就在这大山里,不在城市,我的根就在这儿,或许这一走,我一辈子都不会再出来。”白若彤自己说着,回过头看了一眼郁郁葱葱地密林,心往神从。

  听白若彤这么说,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或许这里才是她的归宿,也或许只有在这里,她才可能无忧无虑的生活,远离都市的浮躁与喧哗,人心的丑恶、争斗与功利。

  “三哥,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白若彤见我站在原地,许久都不说话,便开口问道。

  “你到底是?”我看着白若彤问道。

  “一只从出生那一天开始,不需道行,就能化作人形的白狐狸……”白若彤转过头看着我说道。

  果然,和我心里猜测的没错,白若彤的确是只狐狸,如果白若彤她是只狐狸,而且又和商朝的古墓木棺里的那个死而不腐的女尸长得一摸一样,并且古墓中的蜈蚣处处护着她,同时她天生就能化作人形,轻易不会被任何人发现,这些迹迹象表明,白若彤她……她若非是……

  我不敢往下想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别乱想,千万别乱想……不过,我却在这个时候开始犹豫了起来,因为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跟白若彤他说古墓棺材里那具女尸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事。

  “三哥,我真的就要走了,你、你难道没有什么话对我说吗?”白若彤看着我问道。

  “一路顺风,祝你以后过得开心……”我直了直身子看着白若彤说道,想了半天,我还是决定把古墓木棺里的那具女尸样貌的秘密深藏在心底,就算我跟她说出来,恐怕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那是怎么一回事,只会给她徒增心理压力。

  随着我这句话说出口,周围的气氛似乎也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和她都沉默了起来。

  好一会儿,白若彤才捋了捋前额被轻风吹乱的头发,对我说道:

  “三哥,我也祝福你和如霜姐姐永远在一起……”不知为何,她说出这句话后,眼泪却从她洁白的脸颊之上流了下来,她转过头不再看我,像是在自言自语地接着说道:

  “这个世界上的感情真的好奇怪,因为自己认为喜欢自己的对方并不是喜欢自己,也因为自己认为喜欢自己的对方并不是喜欢自己而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对方。这,真的很无奈……”

  听了白若彤这句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说的这两句话比绕口令都难懂。

  不过我却在这个时候心里面多出了一丝想要她留下来的意愿,或许是因为友情,但绝不是爱情,不过我却没有说出口,也许,我应该尊重她自己的选择。

  “再见了三哥。”白若彤说着转头走了。

  只留给我谈谈的一句话,让我有些猜不透,也或许我不想去猜透:“我信缘,也信道,缘与道,不与我……”

  看着白若彤渐渐消失在这黎明曙光中的身影,我最终还是开口说了一句:

  “再见……”

  ……

  带着白若彤她送给我的精参和一种说不出来的心情回到了胖子的车子里,我刚坐进车子里,便听到了胖子那震天的鼾声,好嘛,他这等人等的倒是清闲,竟然在这荒郊野外睡着了,也亏着他这心,粗成啥样了?

  我伸出手,一下子拍在了胖子的胳膊上,把他给叫醒。

  胖子醒了过来,先是揉了揉眼睛然后看着我说道:

  “你们回来了?这是去哪了,那么长时间??”胖子脸上满是质疑和轻浮……

  “开车吧。”我说了一句。

  胖子发动车子,对我说道:

  “得了师兄你这还装起深沉来了,算了我也不问你了,白妹子,你之前带着我师兄到底去了……”胖子说着回过了头,看到车座后面空无一人,说到一半的话也停了下来。

  “师兄,白妹子她人呢?”胖子回过头看着我我问道。

  “走了,回家了。”我我对胖子说道。

  “去哪了?”胖子又问了一句。

  我没有回答胖子,反而对他说了一句:

  “你这车里有歌吗?放一首。”

  接着,车子里便响起了游鸿明的一首《白色恋人》,曲调有些凄美:

  “人世间悲欢聚散,一页页写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