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七十章 杀

第一百七十章 杀

  也是以为因为我跑的太急,而且同时程江然他那一脚又来的太突然,我一下子没有躲过去,被他一脚给踹的连连倒退了好几步,险些就蹲在了地上。

  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程江然他竟然没追过来,而是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稻草人,把我的头发放在了那稻草人的身上,同时又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贴了上去,然后口中快速念念有词:

  “草中似觉鬼圆控,念已无存意寂然,三万刻中无间断,灵胎养就便降头!起!!!”随着程江然这声落下,我猛地感觉自己身体突然之间就不受我自己控住了,全身上下都动弹不得!

  只剩下大脑还能保持思维。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程江然给我下了降头术?!我心里大骇的同时也在想各种应对之策。

  “哼哼,姓左的小子,你刚才不是挺能打的吗?挺能拼命么?现在怎么不动了?萎了吗?萎了就把你那倾国倾城的美人媳妇儿给我,自己不行,还偏偏要金屋藏娇,那可就是你的不对了。”程江然手里紧紧地握着那个草人,一脸冷笑地朝着我这边慢慢地走了过来。

  “草泥马的!你这个畜生有能耐现在就把老子给宰了!!”我朝着程江然脸上狠狠地吐出了一口带着血的唾沫,此刻早就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既然我活着无法救安如霜,那我宁愿死后变成厉鬼,还要杀了程江然,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不急,不急,你想死我现在还不想成全你,怎么样也得好好地折磨折磨你,好事总要多磨,等我把你的身上的精血和阴阳眼先慢慢炼化过来,我的修为便能提高不止一两个层次,哈哈哈哈……”程江然看着我,说着说着便开始狂笑了起来。

  就在这种紧要关头,我猛然想起自己之前所用过的“龙虎七赦印”要不要在这里试一遍?!可是我先是全身上下都动弹不得,即使真的能用出那龙虎七赦印来,现在也是无可奈何。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右手的手腕上毫无预兆地传来了一阵暖流,接着我的右手竟然恢复了知觉,慢慢地能自己控制了。

  大喜之下,我朝着右手看了过去,只看到一串黑色的手链在我手腕之上,此刻竟发出一道道微弱的流光,定是它解开了我右手的束缚。

  这串黑色的手链,正是之前救过我的斗笠男送给我防阴魂咒的,没曾想却在这里有了用处!!

  或许这是老天给我最后一次机会,生与死,成与败,就此一举!

  与此同时,程江然见我一直傻楞着站在原地,也不骂他,更不求饶,心里不免犯了嘀咕,他也是怕夜长梦多,所以临时改变了主意,不再打算慢慢地折磨我,而是手脚麻利的从身上抽出了一把造型十分怪异细长针。

那根长针就好似一根织毛衣用的针差不多,只不过程江然手里的这根针尖头要锋利得多,他接着对我冷哼一声:

  “算了,我现在就送你一程,左十三,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说着程江然就用手里的那根尖针朝着我前额中间就猛地刺了过来。

  完了,来不及念口诀了!!我心中大惊之下,闭上了双眼,等待死亡的降临!如霜,我尽力了,等我,哪怕变成厉鬼,我也一定会救你出来!

  “我干你丫的!!你特么几十年前就用烂掉的台词现在还拿出来嘚瑟装B,我特么拍死你!!”这是胖子的声音!

  听到这里,我心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睁开眼一看,发现程江然单手捂着满是鲜血脑袋,手里的草人也掉在了地上,一旁的胖子正手里拿着一块石头猛砸。

  “你这是在找死!!”程江然怒吼了一声,用身子一下子就撞了胖子,然后马上拿出两根一粗一细不停蠕动的好似虫子般的东西,快速念动两句口诀:“阴阳妙化离天谷,寂照无昏降头草!着!!”

  看到这里,我心里也着急了,右手忙掐龙虎七赦印的手印,连吸两口气,同时口中大喊道:

  “气不散兮神岂昏,静中无想一阳生!急急如律令!!”随着我这句口诀落下,在我整个右手之上再次闪现出了一层淡淡的黄光,同时在这一瞬间,我整个身子全部回复了知觉,我心中大喜若狂,口中大喊道:

  “程江然!我来取你的命了!!”话音落下,我忙挥动右手朝着程江然那畜生的左胸之上就拍了过去!

  程江然看到我右手之上闪现的光芒之后,整张脸都扭曲了,身子一动,朝着右边快速移动,想躲避过去。

  可是他终究是慢了半拍,虽然他身上的要害躲了过去,我那一手印却打在了他的左臂之上,随着一声惨叫,程江然的左臂整个断了开来,血如泉涌!

  程江然虽然断臂,但却也不慌乱,身子往后倒退的同时,朝着我这边扔过来一道符纸,我伸出右手,朝着那符纸就迎了过去,触碰一瞬,符纸顿时化为黑灰,烟消灰散。

  “你、你扮猪吃老虎?!你到底是什么来历?!”此刻程江然看到这里后,满脸惊恐慌乱地对我问道。

  我看着他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身子没有任何停顿,朝着他就冲了上去,我怕耽误了时间,过了龙虎七赦印的时效可就得不偿失了。

  随着我脚下一动,身子猛地就来到了程江然的近前,这行动起来的速度比之前快多了,不过现在我可没功夫考虑这些,挥起手朝着程江然他的脑袋之上就拍了过去。

  他想躲开,头刚刚底下,身子却还没有作出反应的时候,我右手的手印直接拍在了他低下的头顶之上。“啪!”的一声,头骨碎裂的声音从程江然那碎裂的脑袋上传了出来,紧接着就是“砰!”的一声我身后有枪声响了!

  我只感觉右腿上一疼,极为剧烈的灼热感传来,感觉就像一把着着火的到扎进肉里面去一样,紧接着就是疼!非常的疼!!

  我忍不住半跪在地上,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肯定是那个在我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醒过来的老刘开的枪。

  咬着牙,强忍住疼痛,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躺在地上的老刘身上虽然没了力气,还在努力想拉动枪栓,见此,我深吸了一口气儿,鼓足了劲,身子一动,朝着老刘那边就跑了过去。

  右腿上的剧烈疼痛让我全身的肌肉都跟着一颤一颤,不过幸好我赶在老刘拉动枪栓之前,跑到了他近前,身子趴在地上,朝着他的肚子上面就用左手上紧握地烛龙九凤狠狠地刺了下去!

  “噗嗤!”一声匕首插入皮肉的声音传来,我手上随着也感觉一热,黏糊糊地鲜血染满了我握住烛龙九凤的左手。

  “你、你……”

  “我说过,任何人敢打安如霜的主意,我都会杀死他!!”我看着老刘那满是惶恐的双眼说完这句话后,心里一发狠,手上用力,匕首再次插了下去。

  老刘嘴里吐出了一口大血沫子,双腿一蹬,睁着眼归了西……

  直到现在,我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万幸安如霜没有被他们抢走,转过身子,我慢慢地站了起来,捂着腿上面的伤口,朝着程江然的尸体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

  把我的玉佩从他尸身上的衣袋中找了出来,我马上就把上面贴着的符纸揭掉,再次贴身挂回在自己的脖子上。

就在这一刻,我那颗跟着安如霜飞出去的心,也踏踏实实地飞回到了我自己的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