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方子燕来电

第一百七十二章 方子燕来电

  我仔细地看着地面上的那棵精参,突然被它的这份求生的欲望给触动,好似在它身上,看到了自己刚才和程江然玩命时的影子,不太忍心再次把它从土中拔出来。

万物皆有灵性。

  不过既然是白若彤送给我的,也不好就此丢掉,我直接用手把它连着土一块儿从地上给挖了出来,用找来一块儿短袖破布,把它包了起来,放在背包里。

……

  一个多小时过后,天上的毛毛细雨也停了下来,太阳再次从阴云中照射了下来,胖子这时候已经挖好坑,把程江然和老刘的尸体埋了起来,为了不被发现,胖子还在上面撒了一层干树叶。

  处理好现场的一切,我便胖子上车,朝着东店市赶去。

  胖子也是着急我身上的枪伤,一路上把车子开的挺急,下午三点多便回到了东店市,胖子车子停都没停,朝着东店第一医院就赶去。

  在去往医院的途中,我拿出手机,给刀疤脸打了个电话,把我身上有枪伤的事情告诉了他,让他帮下忙,看看能不能在医院里给我走个后门,别惊动派出所。医院对任何枪伤的治疗,肯定是要上报通知当地公安的。

  刀疤脸接到我的电话,听了我的叙述后,忙问了我现在所在的地址和车型以及车牌号,对我说先别去医院,他马上赶过来。

  挂断了电话,我忙让胖子在路旁停下车,等待刀疤脸来。

  约莫了不到二十分钟,我便从车子上的后视镜中看到了刀疤脸的越野车开了过来,他的车牌号好记,三个五,坐过一次就忘不了。

  刀疤脸的车子在胖子的车前面靠边停下后,我同时也把车窗的玻璃放了下来,刀疤脸下车走了过来,先是检查了一下我大腿上面的伤口后,然后对我说道:

  “你们开车在后面跟着我,我带你们去专业的地方,那里的医生对枪伤的治疗可比普通医院的有经验多了,绝对不会让你留下什么后遗症。”

  车子发动,胖子开着车一直跟在刀疤脸的车子后面,连着拐过几条街道后,便到了一个医院,直接开了进去,在进门之前,我扫了一眼医院门前墙壁上的字“东店军区医院”。

  胖子这时也纳闷了,对我问道:

  “我说师兄,那个脸上带着一条刀疤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把你带到这里来了?我开始还以为他是个混社会的,带咱去私人诊所呢。”

  “国家的人。”我对胖子含糊地说道。

  “国家的人?国安局还是国防部的?”胖子看着我有些开玩笑的意思。

  听了胖子的话,我微微地挪了挪身子,背靠在车子后面,没再搭理他。

  就这样,停车之后,刀疤脸带着我和胖子直接朝着医院里面走去,进入医院,刀疤脸出示了挂在脖子上的证件,一路畅通无阻,不用排队,不用挂号,没多久我就被一个外科医生带进了手术室,准备做取弹手术。

  这效率,没的说,不过咱转头来一想,估计我这是借用了刀疤脸的身份,才能有这种待遇,其实像他们这种时刻为国家卖命的人,享有这种待遇也不算是过分。

  半个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我也被暂时安排先住院观察治疗几天。

  胖子和刀疤脸把我推进了单独的病房里,扶着我上了床,这时胖子说是下楼去给我买点吃的和水果,我叫住了他,把让他上来的时候买个花盆带上来,我想把那棵精参先种上。
胖子下楼后,站在我身旁的刀疤脸又仔细地问了我一些关于老刘和程江然的问题后,起身看了看手表便对我说道:

  “老弟,我也是昨天刚回到东店,那边还有些急事,不能在这里久待,得先回去,对了,我给你找了个特护,你安心养伤,学校那边我也帮你打过招呼了,走了啊。”刀疤脸说完后,也不等我问明白那“特护”到底是啥的时候,便急匆匆地走人了,看来他是真有挺急的事。

  刀疤脸走之后,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拿出手机,给清风道长打了电话,把我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为止经历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当我说到“龙虎七赦印”,刚想问问他为什么我有时候能用,有时候却不能用的时候,在电话那头一直默默听我讲述的清风道长马上开口对我说道:

  “快闭嘴!!”

  我一愣神:“师父,怎么了?”

  “你身旁的病房里还有没有别人?”清风道长忙对我问道。

  “没有,病房里就我自己。”我说道。

  “那龙虎七赦令的事情你还跟谁讲过?”清风道长压低声音接着问答。

  “你是第一个,到底怎么了?”我不解地问道。

  “记住了,这龙虎七赦令的事情,以后千万不能跟别人提,任何人都不行!”清风道长嘱咐我道。

  “好,我记住了。”听后,我答应了下来。

  清风道长语气这才缓和了一些:

  “那就行,十三,你先在医院里安心养伤,其它的事情别多想,晚点儿我就赶过去看你……”

  挂断了电话,我接着又给我父母打了个电话,因为那程江然一直都躲在山东,根本就没有逃远,我有些担心他们,电话响了一会儿,我妈接了,我悬着的心也落了地。

  我爸依旧在出差,跟我妈聊了一会儿家常和开学的事情,就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放在了枕头旁,伸了个懒腰,我便准备开始练习炼己术,有了这次老刘和程江然抢夺安如霜的教训,我想要变强的心越来越强烈,舍不得浪费任何时间,修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虽然不能打坐盘腿,但是却也不影响我练习炼己术,就在我刚刚进入状态的时候,病房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的声音,估计是胖子买水果回来了,不过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礼貌了?进来还知道敲门了。

  这里的病房不像是普通医院,房门上面的玻璃并不是透视的。

  “胖子,你装什么文明绅士,要进来就赶紧进来。”我对着病房门外喊道。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身穿护士服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看着我说道:

  “你好,我是这个医院的特级护理,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出院,都是我负责照顾你。”

  听到这个护士说的话后,我这才明白了什么叫“特护”……

  “不用,不用,我这儿不需要,小伤而已,又没啥事,自己能搞定。”我连连摆手,拒绝了这个特级护理。

  等那特级护理走了之后,我松了一口气,刚想继续练习炼己术的时候,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我拿出来一看上面的名字,正是方子燕给我打过来的,每次看到方子燕,我马上就联想到了那一直想害死我的林森、林穆鑫父子,恨屋及乌,所以我不知不觉地对这个方子燕也没了多少好感。

  看着手机里方子燕的名字,我有些犹豫了,接还是不接?

  想了想,算了,都是一个班级的,开学之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还是接吧,看看她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儿。

  “喂。”我接听了电话。

  “喂,左十三,你为什么一直不接我电话?”方子燕听到我的声音后,对我质问道,我听得出她的语气中还有一丝抱怨和委屈。

  “不是不接你电话,我前一段时间和朋友去了一趟贵州旅游,手机根本就没带。”我对方子燕解释道。

  “那你现在手机带在身上了吧?也肯定看到了我给你发的信息,你为什么不给我回个电话,你知道我一直联系不上你,有多担心吗?”方子燕对我问道。

  “我……”听了方子燕的话,我顿时有些语塞,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了,在电话这方面,特别是谈恋爱后的女人永远比男人要仔细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