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旱魃

第一百七十五章 旱魃

  听到安如霜的话后,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嘴里跟着默念道:

  “男人不怕拼命与折磨,最怕平凡……可是,可是我现在经历的全部都是痛苦,一点儿都不快乐。”

  “你错了十三,快乐会使人轻浮,能够让你快速成长的,就只有痛苦……”安如霜语气肯定的对我说道。

  仔细回想了一下,安如霜她说的对,人有了痛苦才会为了摆脱痛苦,去努力挣扎,去全身心的投入,去激发自己的全部潜能,这些足够让人成长。而快乐往往让人迷恋其中不能自拔,意志就这样慢慢的被磨掉,剩下的只有浑浑噩噩了。

  只不过我现在即使有了痛苦,依旧一事无成,学习学不好,道术也是算是个刚入门的新手,如果再次碰到和程江然那样的高手,我自己都没底到底能不能保护得了身边的人。

  “你腿好了吗?”安如霜在这个时候问了一句,然后走了过来,半蹲在我身前,双手轻轻地放在我的大腿上,头也慢慢地依偎在上面,轻声对我说道:

  “十三,别给自己太多压力,现在的你带给我很强的安全感,我想靠一会儿行吗?”安如霜似乎会读心术一般,一下子就说出了我心中所想。

  “行啊,别说一会儿,多久都成。”我点头说道。

  安如霜其实就在我大腿上轻轻地靠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我一低头,正好与她四目相对,看着她近在我的面前绝美脸庞,心跳此刻加速了起来,我甚至能从她那双清澈的眸子里看到我自己。

  “相信我,你朋友肯定不会有事的,千万别自责。”安如霜说着,突然朝着我靠了过来,双唇对着我的脸上如蜻蜓点水般轻轻地亲了一口,就是这轻轻地一下子,我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都有些发飘了。

  这是我认识安如霜这么多年以来,她第一次主动亲我。

  “噗嗤~!”在我对面的安如霜突然看着我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我看着安如霜不解地问道。

  “你、你流鼻血了……”安如霜说着起身从柜子上拿过卫生纸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一边用纸擦着鼻血,一边红着脸死皮烂脸的解释道:

  “我……我这是之前跟那两个畜生打架的时候受了点儿内伤……”

  “对了,十三,我觉得那个叫程江然的降头师很不简单。”安如霜好似想起了什么一样,坐在我身旁看着我说道。

  “怎么个不简单法?”我问道。

  “就以这阴阳降头草来说,莫说在现代,哪怕再上去几百年也基本属于传说之中的东西。因为阴阳降头草本属于阴阳两性,只能生长在至阴至阳的地方,而这种地方实在是太少了,因为一个地方基本只有一种属性,要么至阴,要么至阳,能够拥有两种属性的地方十分稀有。

  但是那个甚至连飞头降都修炼不了的降头师却身带着这种稀有的奇草,的确让人觉得他很不一般,而且……”

  “而且什么?”见安如霜停了下来,我忙问道。

  “没、没什么了……”安如霜好似并不想让我知道的太多,我也没有勉强。

  就这样,安如霜一直陪着聊到凌晨2点多,她便因为时间所限,回到玉佩里面。

  我也从安如霜的口中得知,这阴阳降头草都是午夜12点开始发作,一般最少都会持续2—3个小时,白天基本不会发作,这让我心安不少,决定明天在天黑之前一定要带胖子去找那杨振天。

  安如霜走后,我也是困的不行,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比我早起的胖子给推醒了,我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胖子问道:

  “胖子,你怎么样了?肚子还疼不疼了?”

  “疼倒是不疼了,不过我总感觉肚子里面有东西,撑得慌。”胖子揉着自己的大肚子对我说道。

  听到胖子这句话,我全身就是一凉,那阴阳降头草不会在胖子的胃里面吧?!想到这里,我也不等医院送来检测结果,拉着胖子一瘸一拐地就往医院外面赶去。

  “师兄,你这是准备带我去哪,你腿好了?”胖子跟子我后面问道。

  我没有说话,趁着早上人少,带着胖子一起溜出了医院,让胖子开车,前往北九水,去找那鬼医杨振天。

  车子发动,驶出了医院,在车子里,我擦对胖子说他昨天肚子疼的原因就是因为中了那程江然所下的阴阳降头草,或许只有那个北九水的鬼医杨振天能治好他。

  胖子听后,点上一根烟抽着,脚下加快了车速……

  等我和胖子到达崂山白沙河上游杨振天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我俩顾不得吃饭直接敲开了门。

  没一会儿,一个小男孩就从里面给我和胖子打开了门,看着我俩问道:

  “你好,请问你们找谁?”这孩子还挺懂礼貌。

  “找鬼医杨老前辈。”我看着那个小男孩说道。

  “哦,那你们进来吧。”那个小男孩说着就把我胖子带了进去,走进院子里,我一眼便瞅到了正在院子里浇花的杨振天。

  “师父,他们两个人说是来找你的。”那个小男孩对杨振天说道。

  杨振天听后,点了点头:

  “嗯,知道了,你看医书去吧。”他说话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也没有看我和胖子。

  “杨老前辈,您近来可好?”我走向前问了一句。

  杨振天却没有说话始终在一旁专注地浇花,好似我刚才说的话他根本没有听见一眼。

  我心里明白,他这古怪脾气定是上来了,这又开始刁难我了。

  咳嗦了一声,我把声音提高了几分:

  “杨振老前辈??”

  “有话就直接说,我又不聋,别拐弯抹角地惹人烦。”杨振天语气极为不耐烦地对我说道。

  “哎,我说你……”胖子听到后,正要说话,我忙拦下了他,省的他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后,得罪了他,那这趟可就算是白来了。

  “杨老前辈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直说了,我朋友身上中了阴阳降头草,我想让你帮他看看,这个降头术能不能治。”我直接把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杨振天听到我说到“阴阳降头草”的时候,脸上的肌肉明显地抽动了几下,浇花的手也随之停了下来,转过头朝着胖子仔细地打量了过去。

  胖子被杨振天一直盯着估计是有些发虚,看着我低声问道:

  “我说师兄,这老头靠谱吗?”

  “别说话!”我打断了胖子。

  过了能有五六分钟,杨振天才把目光从胖子身上收了回来,继续开始浇起了花:

  “我看他那样子是刚中降头不久,能治,要是过了48小时,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无力回天。”

  听到杨振天这句话后,我心中一喜,忙问道:

  “那杨老前辈有什么条件?”

  杨振天把手里的水壶放在了地上,然后直起身子看着我说道:

  “让我帮你朋友解开那降头术也可以,一百万,少一分都不行。”

  “多少?!”我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一百万!”杨振天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一旁的胖子这时忍不住了,走上前看着杨振天就损了起来:

  “卧槽,你这老头是不是没见过钱?!看个病还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抢?!”

  “胖子,你别说话。”我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又看着杨振天问道:

  “杨老前辈,这么多钱我们实在是拿不出来,有没有别的办法?”

  杨振天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看着我说道:

  “有倒是有,在北九水的南面有一个跑马村,他们村子附近方圆数十里地正在闹干旱,我听说那里有旱魃,如果你们能去跑马村帮那村子里的人把那旱魃给除去,我就给你朋友解开这个阴阳降头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