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到达跑马村

第一百七十六章 到达跑马村

  听了杨振天的话后,胖子在一旁疑惑地问道:

  “什么是旱魃?”

  “旱魃就是成了精的僵尸。”杨振天语气冷冰冰地说道。

  胖子听到“僵尸”两个字,脸色马上就变了,转头看向了我,估计实在征求我的意见。

  其实当我听到“旱魃”这两个字的时候,开始也没反应过来,只是感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仔细一想,才想了起来,在我小时候也听爷爷讲过在他年轻的时候,村子里也闹过一次旱魃,当时就是爷爷和村子里面的人一起跟着茅山老道士去打的旱骨桩。

  打旱骨桩又称打旱魃,旱魃,是一直成了精或者是变异的僵尸,旱魃的出现多半是死后一百天内的死人由于风水问题所变。

  变为旱魃的死人尸体不腐烂,不生蛆,坟上不长草,坟头还渗水,旱魃一旦出现,不仅附近天气常年大旱,它甚至到了晚上都会棺材里爬出来吃人,转吃小孩的心肝,哪里一旦要是闹了旱魃,方圆几十里都不得安宁,只有找到这旱魃,并且把它给钉住烧了,这祸害才能除去,天才会下雨。

  然而这旱魃到底难不难对付,我便不得而知了,因为咱毕竟没有接触多,但是我猜测这僵尸都成精了,能好对付吗?而且我爷爷还跟我说,那旱魃不好找,它藏身的地方太多,简直就是狡兔三窟。

  “怎么样,答应还是不答应?”杨振天看着我又问了一句。

  “答应。”我一咬牙答应了下来,现在能不答应吗?我要是不答应,去哪找弄那一百万?再一个要是这杨振天怪脾气一犯,再变了卦,我上哪哭去?

  不管怎么样,那我都得答应,绝对不能让胖子挂了,而且我自己心里也有一个小算盘,这旱魃也属于僵尸,而且还是成了精的僵尸,在它藏身的棺材里或许能有尸菌,只要有了尸菌,便能快速的让安如霜恢复千年道行。

这也是我答应陈震天的重要因素。

  见我答应了下来,杨振天先是点了点头,让我和胖子在这里等他,他自己则是走进了屋子。

  约莫了能有十多分钟,他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白色的青花瓷小药瓶。

  他把药瓶递给了胖子说道:

  “这里面的药丸能暂时克制住你身体里的阴阳降头草,等你们把那旱魃给除了,我就给你彻底解开这阴阳降头草。”胖子伸出双手接了过去,直接放进了口袋,也没道谢。

  “那行,胖子咱走,去跑马村。”说着,我俩一起走出了院子,上车,用手机查找了一下地图,朝着白马村就开去。

  “师兄,那什么旱魃不旱魃的,好对付不?”胖子开着车问我道。

  我叹了口气:

  “好对付的话,我杨振天就不会让咱们去了。”我说着拿出了手机,给清风道长打个电话过去,我现在自己没底,只能问问我师父他能不能来帮忙除掉那旱魃,可是手机响了半天都没人接,清风道长他人跑哪去了?我还等着问他关于龙虎七赦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车子一路不停地开去,这段路的确不近,我和胖子开了半天车才赶到,到达跑马村的时候天都已经暗了下来。

  到了这跑马村,我和胖子随便找了一家还没有熄灯的住户敲开了门。

  给我们打开门的是一个老大爷,他见我和胖子都是生人,还各自背着包,有些警惕地看着我俩问道:

  “嫩(你)们是来干啥子的?”

  “大爷,我们是茅山派龙虎宗的道士,听说你们这里闹旱魃?”我看着那个老大爷直接表明了身份。

  果然,那老大爷一听我是茅山道士的时候,本来十分警惕的脸上马上变得缓和了起来,先是瞧了我和胖子几眼,然后笑着对我们说道:

  “弄了半天原来是茅山道士,快,快进屋。”

  进屋之后,我发现这屋子里就那老大爷自己一个人住,没等我和胖子坐下呢,他便上前问我和胖子道:

  “小伙子,饭吃了没?”

  胖子连连摇头:

  “我们这一天光赶路了,还没吃呢。”

  “那我去给嫩俩下几碗面条。”老大爷说着就进屋去给我和胖子下面条去了。

  于是,我俩等面条上桌,多放辣椒,吃得出了一身大汗。

  面条吃到半截,那老大爷上来问我和胖子谁告诉他们这里闹僵尸旱魃的?

  胖子实在,吃着面条直接说出了实话,说是一个叫杨振天的人告诉我们的。

  那老大爷听后点了点头,看着我和胖子,语气有些担心地问道:

  “我说嫩俩个真的要去找那旱魃?它可厉害着来。”

  听到老大爷的话,我心念一动,我和胖子是初来乍道,人生地不熟,但是眼前这老大爷却是在跑马村住了好几十年,何不让他给我们多说一些当地最近所遇到旱魃的事情,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些信息对我们来讲十分有用。

  于是我放下手里的筷子,看着老大爷问道:

  “我说大爷,您能给我们讲讲你们村子里闹旱魃到底是怎么个闹法不?”

  就这样,那老大爷才给我和胖子讲述了起来:

  这闹旱魃,起先是村里老有人丢鸡丢鸭的,开始村子里还以为是来了村外贼,可是过了不久,竟然有人家的牛也丢了,然后就是猪圈里的猪也丢了,终于有一天晚上,村长在家里突然听见院子里的狗叫,然后狗低吼了一声,就再也没叫了,然后就是鸡狂叫的声音,等村长和家里人把屋门打开跑到院子的时候,鸡早已不见了,一只都没有剩下。

  怪异的是,大门竟然还在锁着呢,也就是说,大门从来就没有打开,鸡笼打开了,这下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时,村子长才想起他的狗,当他来到他的狗面前,整个人都怔住了,那狗的肚子好像被什么利器划破了一样,内脏和肠子流了一地,地上一滩血,狗的头直接断了,和脖子分离,只有一点儿皮毛和脖子相连,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活活撕断一样……

  再后来,这慢慢发展成有人家里开始丢小孩子,一到晚上,前一分钟还在院子里自个儿玩的孩子,下一分钟就不见了,门也锁的好好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自此之后,大家就感到事情的怪异和恐惧了,整个村子人人自危,心念惶惶,还有的村民反映说,他和家人经常在半夜里听到房顶之上有动静,好像有人在房顶上走路一样,这里的人住的都是瓦房,房顶稍微有一点动静,就能听的清清楚楚。

  直到村子一个年岁大见识广的老头说村子里这是闹僵尸旱魃,老头这么一说,村民们都联想起附近这几个村子已经小半年滴雨未见了,都各自慌了神,便四处找高人来看。

可是请来的“高人”也不少,各种称自己多牛X,多厉害的人,全都一个不剩的全交代在了村后头的坟圈子里,钱没少花,人没少死,但是那旱魃依旧没有除掉。

  老大爷跟我和胖子说到这里的,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哎!这是造孽啊造孽,这都死了多少人了,村子里能搬走的全搬走了,剩下我们这些老弱病残只能等死咯……”

  听了老大爷的话后,我刚想开口劝道几句,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正是我师父清风道长给我打过来的。

  “喂,师父。”

  “你在医院几楼?我昨天晚上有急事耽误了,马上就到医院了。”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我……我没在医院。”我对清风道长说道。

  “什么?不在医院,那你在哪?”清风道长问道。

  “跑马村。”我说道。

  “跑那么远干什么?”听清风道长的语气,他似乎知道这跑马村。

  “这村子里闹旱魃,我准备和胖子把它给揪出来灭了。”我说道。

  “啥?!你俩个傻蛋二百五!!简直是初生牛犊不怕兰州拉面,那旱魃你们也敢去惹?!听着啊,我马上就赶去那跑马村找你们,你俩千万别去找那旱魃,要不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先随便找户人家住下,我没去之前别出门,听到了没有?!”清风道长似乎被我刚才那句话给惊到了,挂断了电话,火急火燎地朝着跑马村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