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惊心

第一百七十七章 惊心

  “师兄,咱师父给你打电话说什么?”胖子看我挂了电话,对我问道。

  “嘱咐咱俩不能轻举妄动,那旱魃不好对付,他正在往这边赶。”我说着喝了一口面汤。

  这时,一直坐在我和胖子对面的那个老大爷说话了:

  “我呀,也劝劝嫩们俩,算了,还是别去找那僵尸旱魃了,太凶、太厉害了,当地派出所来了好几百人,不分黑白的搜查了好几天,愣是没有找到那僵尸旱魃,人还不知不觉地失踪了好几个,所以这事儿派出所也撇了摊子,对了,你们都是茅山派的?”那大爷明显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才会突然这么问。

  胖子点头:

  “是啊,我们的的确确是茅山派的,如假包换,怎么了大爷?”

  大爷听了胖子的话后,然后身子朝着我们这边靠了靠,小声说道:

  “前些日子,我们村子里来了一个自称是茅山派掌门人的老道士,结果同样死在了那村后头的坟圈子了,死的时候那个惨,头都没了,嫩们茅山派的掌门人都对付不了那旱魃,我劝你们还是别去送那个死了。”

  我听了老大爷说的话后,忍不住笑了出来,胖子这时也笑了,他掏出一根烟递给了那老大爷,然后看着他眯着眼睛问道:

  “我说大爷,你怎么知道那个老道士就一定是我们茅山派的掌门人?”

  “他自己说的。”老大爷说着从胖子手里接过烟后,胖子接着用打火机帮他点上。

  我一笑,心里想到那个假冒掌门人的倒霉蛋的性格倒是和清风道长有些相像,他也是整天吹牛说自己是龙虎宗的宗主。

  “老大爷,那个人说他自己是茅山派的掌门人你们就相信?”我看着老大爷问道。

  老大爷先是吸了一口烟,然后才对我说道:

  “咋嘞?那人身上还带着嫩们茅山派掌门人的大印,那还能有假吗?”

  胖子听到这里乐了,笑着说道:

  “大爷,什么大印不大印的,这都啥年代了,你还信那个,你给我几百块钱,我去我们东店二巷里随便找家店铺马上就给你刻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来,别说是茅山派的大印,就算是康熙、乾隆的大印,你花钱都能给你刻出来,那技术没得说。”

  “你、你们的意思是说那个人是骗子?”老大爷看着我和胖子问道。

  我点头:

  “十成十的是个骗子。”要是这茅山派掌门人真死了的话,清风道长早就回茅山派了,而且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一点儿风声都没有。

  “唉,自作孽啊,没那金刚钻偏偏要揽这瓷器活儿,白瞎了一条人命。”老大爷说道这里,又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烟,有些浑浊的双眼中,满是愁色。

  “师兄!对了!!!”这个时候,胖子突然一拍自己的大腿,猛地从板凳上站了起来,看着我吼了一嗓子。

  “什么事?你这一惊一乍的吓人呢?”我看着胖子问道。

  “咱那棵大人参好像忘记在医院了。”胖子看着我说道。

  听到这里,我也一下子想了起来,的确,今天早上我带着跑胖子走的太急,竟然把那棵精参遗忘在了医院的病房里面。

  此刻我心里要是急了,白若彤送给我的那株精参绝对不是俗物,紧紧只是上面开的红花所散发出的花香,就能让人神清气爽,这精参可万万丢不得。

  “师兄,怎么办?”胖子见我没有说话,又问了一句。

  “别急,我给刀疤脸打个电话,让他帮忙去医院里帮咱看看,我估计问题不大,应该丢不了,那东西没多少人认识。”我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给刀疤脸打了过去。

  可是刀疤脸那头的手机却提示一直不在服务区,也不知道他又到哪去了,我又找打了赵曼的手机号打了过去,得到的接过依旧是不在服务器。

  现在我真的有些急了,在东店市里我也不认识几个人,我想给雷子打个电话,让他去赶去医院帮我看看,可是现在天都已经黑了,再让他跑到东店肯定不成。

  “胖子,你常年住在东店市区,找个靠得住的朋友帮忙去医院把那株人参先拿出了,等咱回去再找他要。”我看着胖子问道。

  胖子听后让我放心,直接拿出了手机,给他哥们打电话去了。

  等胖子挂了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村子里面的狗突然全都自个儿叫了起来,开始先是一只狗叫,接着带动起了全村子里的狗都跟着狂叫了起来。

  我和胖子正纳闷呢,老大爷听到后,却吓得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赶紧把门窗关紧,又用木头死死地顶住。

  “大爷,你这干嘛呢?突然那么多狗一起叫是怎么回事?”胖子不解地问道。

  老大爷忙完之后,看着我和胖子低声地说道:

  “别大声说话,八成是那僵尸旱魃来村子里找小孩吃了。”

  “这村子大多数人不都搬走了吗?怎么还有小孩?”胖子问道。

  “有,不多了,而且那旱魃真要想吃人,逮到就咬死。”老大爷看着胖子低声说道,随着他的话音刚落下,村子里的狗一个个就如同受到了什么威胁一般,开始低声吼叫,从声音中听得出它们很恐惧,直到最后竟然全都不叫了。

  难道它们都被那成了精的僵尸,旱魃给吓住了?

  我和胖子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和恐惧,在这种环境和气氛之下,我心里多少有一丝恐慌。

  “我说师兄,这、这村子里的狗怎么都不叫了?”胖子狐疑地看着四周问我道。

  “你问我跟问你自己有什么区别?”我回了一句,然后慢慢地朝着窗户那边走了过去,可是我还没走到窗户边上,那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大爷却一下子就把屋子里的灯拉灭了,顿时,四周变的一片漆黑。

  “大爷你关灯干什么?”我回头问了一句。

  “虚~!都别在说话了,千万不要出动静……”老大爷忙开口低声嘱咐我和胖子。

  与此同时,老大爷的话音刚落下没多久,我就开始感觉四周变得似乎有点儿阴冷了起来,就好像有什么脏东西来到附近一样,紧接着在屋顶之上就传来了一阵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屋顶之上走着。

  估计是那旱魃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我忙从背包里掏出了墨斗线,紧握在手里。

  “咔嚓、咔嚓、咔嚓……”有东西在屋顶之上走路的声音越来越明显,甚至开始不停的在我们这间屋子的屋顶之上徘徊,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汗水,顺着额头之上流了下来,流进眼睛里,弄的双眼生疼,但我却连大气儿都不敢喘,生怕被屋顶上面的那个旱魃发现,之前清风道长在电话里跟我说过,我和胖子是绝对对付不了它,所以在清风道长来之前,对于那个旱魃我和胖子还是能避则避。

  “咔嚓!”一声,本来已经停下来的脚步,又开始顺着房顶之上走远,一直到那个声音彻底消失之后,我才慢慢地松出了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着四周黑漆漆地屋子低声问道:

  “老大爷,那旱魃走了吗?”

  “嘘,先别说话,再等等……”老大爷小声地对我说道。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猛地听见身旁的房门处有什么声响,开始时声音很小,慢慢地就变大了起来,仔细听过去,发觉那声音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用的指甲一直不停地挠那个门一样!!

“吱呀,吱呀~……”那屋门外面诡异刺耳的声音,就如同是阴间传来的催命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