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八十章 希望

第一百八十章 希望

  旱魃在这个时候,吼叫着从地上蹦了起来,伸出双爪直接就朝着清风道长猛扑了上去。

  清风道长看到后,虽然没有慌乱,但是也顾不得重新念口诀了,只得快速地从身上抽出了一把黑漆漆的木剑,迎着那僵尸旱魃就用劲砍了过去。

  可是清风道长他终归是慢了半拍,我从地上站起来,还没看清楚呢,便听到清风道长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被打的横飞了起来,一下子撞在了屋里窗户上,玻璃和木窗被撞碎,他的身子也随之摔出了屋子。

  那僵尸旱魃并不停顿,再次吼叫了一声,身子一动,同时也从那窗口蹿了出去。

  而现在,我怕清风道长在院子里遇到什么意外,赶忙跟着追了出去,刚到院子,我便看到清风道长手里多出了数张符纸,身子挺得笔直地站在院子中间,而那旱魃则是与清风道长对视,似乎彼此都在找对方身上的破绽和机会。

  “师父,你没事吧?”我看着清风道长问了一句。

  清风道长活动了一下脖子,对我说道:

  “你师父能有什么事儿?刚才我那是故意放水,那屋子空间太小,本道长施展不开拳脚。”清风道长话音刚落那旱魃却低吼了起来,随着它一声声地低吼,我能明显地看到它的身子的绿毛开始慢慢地脱落,先是一点点,然后是一片片,整个身子也发抖的越来越厉害。

  看到这里后,我心里还在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清风道长的脸色此刻却变得煞白,单手结出一个手印,另外一直握住黑木剑的手同时掏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贴在了木剑剑身之上,然后快速地在嘴里念道:

  “气伏龙,宫止火,外形举,定工坚,自交神,气会庭,急急如律令!赦!!”随着清风道长这句话落下后,之前贴在剑身上面的那张符纸猛地自燃了起来,紧接着本来很普通的黑木剑上面开始隐隐地生出了一道道类似于闪电的亮光。

“噼里啪啦”地发出阵阵轻响。

  “十三,你先回屋子里去!进去之后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或者你听到什么声音,都千万别出来!!”清风道长这个时候对我说道。

  我实在是害怕清风道长分心,听到后,也没犹豫,直接跑回了屋子里,一进屋,我手里的烛龙九凤便失去了红光,这是匕首的时间到了。

  先把烛龙九凤贴身放好,然后我朝着躺在地上的胖子那边就跑了过去。

  当我跑到他身旁,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想把他给从地上拉起来,可就在我刚刚碰到他的胳膊的时候,身子就是一颤,因为此刻胖子身上依旧是热乎的!

  有体温,那意思就是他还没有死,惊喜之下,我马上把胖子给服了起来,试了试他的呼吸,虽然有些微弱,但是还有!

  我忙把他身上的衣服给撕开,检查了一下他的左胸,之间在他的左胸之上,有三个血淋淋的血红,虽然血液已经很少往外流了,但是伤口看似极深,血肉模糊,看到这伤口后,我心里不免有些疑问,按照常理那伤口深到足以插进胖子的心脏里,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没死?

  想着我轻轻地把手放在了胖子的左胸上面,等了好久,没有一丝心跳!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胖子身上有呼吸,却没有心跳?在我心里越来越迷惑不解的时候,屋子里的那老大爷朝着我和胖子这边,弓着腰走了过来。

  “嫩这伙计怎么样了?我刚才去屋子里给他拿了些止血药。”老大爷看着满身是血的胖子对我问道。

  “我这朋友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明明身上还有体温和呼吸,心跳却没有了。”我对那老大爷说道。

  老大爷听到我的话后,先把手里的止血药和布条递给了我,然后伸出手放在了胖子的左胸之上。“咦?”老大爷赶紧到胖子身上没有心跳后,也是吃了一惊,不过他马上又把手移到了胖子的右胸之上,试了一会儿,然后满脸惊喜的看着我说道:

  “嫩这个朋友命还真是大的很,他的心脏长在左边!”

  老大爷他的话还没说话,我马上就把手放在了胖子的右胸之上,没一会儿,果然感觉到了胖子右胸里传出来的一下下有节奏的心跳。

  还真是!

  “老大爷,这还有人心脏长在右边?”我问道,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听说有人的心脏是长在右边的。

  老大爷对我点了点头:“有,这种人非常少,我年轻住院的时候就遇到一个。”老大爷对我解释道。

  看来的确是自己孤陋寡闻了,听了老大爷的话后,算是多少松了一口气,忙用他递给我止血药帮胖子的左胸上药止血,然后用布条给他包扎了起来。

  希望他没事,能挺过去,都说这胖人有福气,或许胖子这次还真的能逢凶化吉……

  “小伙子,嫩师父在外面怎么样了?”老大爷这时看着门外有些担忧地问我道。

  其实我刚才帮胖子包扎伤口的时候,就一直在担心清风道长,虽然他嘴上说的轻巧,但是这魁拔我也是交过手的,深知这东西极难对付,他不光力气大、动作快、指甲锋利,而且最可怕的是,他还有自主意识,懂得战术。

  果然这成了精的僵尸,和普通僵尸大不一样。

  “我师父他肯定不会有事儿。”我对老大爷说道,可是就在我这句话刚刚说完没多一会儿,我便听到了屋外院子里传出了一阵阵“砰!砰!砰!……”的闷响声,就好像练习拳击的人打在沙袋之上发出的声音差不多!

  听到外面这个声音之后,我心里马上就打了个哆嗦,怕清风道长出事刚想冲出去帮忙,却想到之前他对我说的话“不管外面听到什么声音,你都千万别出来。”所以我也没敢接着出去,而且便朝着窗户那边走了过去,顺着窗外我往院子里看了过去。

  借着外面的月光,目光所及便看到清风道此刻手里拿着一个有棱有角的铜镜,举在胸前,与他旱魃对峙,而那“砰!砰!砰!”的声音正是清风道长一脚脚跺在地上所发出的声音,不知为何,此时的清风道长每次跺地,地面之上就会弹起一层尘土,力道十足!

  那僵尸旱魃似乎很是忌惮清风道长手里的那面铜镜,一直都没有上前,最后鸡叫天明之时,它朝着清风道长怒吼了一声,转身一跃,从墙头之上跳出了院子,整个身子一下子就消失在这还没有完全亮起来的夜空之中……

  清风道长见那旱魃走了之后,嘴里微微地说了一句:“猫了个咪的!终于走了,要是他再不走,老子就挂了……”说完,清风道长的身子微微一颤,随之“咔嚓!”一声,他手里的铜镜同时应声而碎,接着,清风道长的身子晃了几晃,一下子后倒在地。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后,我忙从窗户上跳了出去,朝着清风道长那边跑了过去。

  “师父,师父,你没事吧?”我跑到清风道长的近前,把他扶起来问道。

  清风道长微微睁开了眼,轻声地对我说道:

  “那……那胖子要是命大没死,你就去找金银花、连翘、白头翁、白花蛇舌这几种草药放在一起磨碎涂在他的伤口之上,以防他中尸毒而尸变,我得……睡觉了……”说完之后,清风道长他头一垂,整个人便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