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救命药材

第一百八十一章 救命药材

  我先是把清风道长跟我说的金银花、连翘、白头翁、白花蛇舌这四种药材默念记住之后,然后忙把他给背了起来,朝着屋子里走去,把清风道长刚刚放在床上安顿好,老大爷便打来了一盆温水和一条毛巾,让我给用毛巾盖在清风道长的头上。

  安顿好了清风道长,我又试了试胖子的体温,发现他现在已经开始有了发烧的迹象,便又找来一条湿毛巾盖在胖子的头上,等忙完这一切,我才发现这天都已经大亮了。

  见天亮了,我便计划准备在这附近找找那四种药材,不过清风道长对我说的那四种药材里面其它的我都认识,就是那白花蛇舌我是听都没听说过,剩下那三种药材也不算是什么稀有的药材,农村山地里到处都有。

  “小伙子,我煮了些稀饭,来喝两碗。”这时一直在忙活着做早饭的老大爷叫了我一声。

  我答应着走了过去,坐在桌前就着咸菜喝起了稀饭,毕竟这去外面找药材也是个体力活儿,不吃饱肚子,怎么能行?

  “对了大爷,你知不知道那白花蛇舌是哪种药材?”喝稀饭的时候,我看着坐在我对面的老大爷问道。

  “这个我还真木有听说过,嫩打算把他们两个人怎么办?要不要我给嫩们叫来村子里的医生来给看一看?”老大爷看着我问道。

  我一笑说道:

  “这倒是不用,旱魃这件事儿你可千万别声张,我准备自己出去去采些草药来,他们都没什么大事。”我谢绝了老大爷的好意。

  老大爷听我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埋头喝起了稀饭,可是他没喝几口,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把手里的瓷碗放下,看着我说道:

  “对了,嫩不是不认得那什么百花蛇草吗?我们村里有一个老中医,他经常上山里面采中药,要不我带你去问问他?”

  听后,我心中就是一喜,正在愁到底应该怎么找那白花蛇舌呢,这里要是有个见多识广的老中医的话,那么问题就简单多了。

  想到这里,我忙把剩下的小半碗稀饭喝了出来,和老大爷一起稍微收拾了一下,便让他带着我去了那个老中医的家里。

  乡下人都讲究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以这天才刚刚亮,便有人扛着镰刀背着竹筐,从家里走了出来,估计是准备上前面草窝子里割些草,带回家喂牲畜。

  一路上我跟着老大爷见人就打招呼,总算是来到了哪里老中医的家里,经过老大爷的帮忙引见,我看到了那个60多岁,身体十分硬朗的老中医。

  一阵寒暄之后,我直接表明了来意,就是想问问他这白花蛇舌到底是哪种药材,到底是草本还是木本?大约长得什么样子,怎么去识别?

  老中医听到我问的话后,捋了捋下巴上的白胡子,对我哈哈一笑,说道:

  “小伙子,我这里刚好就有那白花蛇舌这种药材,这白花蛇舌对清毒奇效,你要是急用,就送你一些好了。”

  我听到那个老中医对我说的话后,不免乐上心头,看着他说道:

  “那行,谢谢你,我给你钱……”

  老中医听到我这么说后,连连摆手,面带慈意地对我说道:

  “小伙子,你看你这话的,那白花蛇舌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中药,我怎么可能要你的钱?我这里是救人的地方,不是害人的,要是较真起来,你用这能害人的东西换我这能救人的东西,岂不是我亏了?所以你赶紧把你的钱收起来。”

  这个时候,带我来的那老大爷也开口对我说道:

  “这李大哥在我们村子里看了几十年的病,分文都不收……”

  听到这里,我不禁对眼前的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中医肃然起敬,这现在这种浮躁而又功利的社会,竟然还有这种悬壶济世、心系天下、视金钱如粪土的人,实在是可歌可颂。

  “他只要地。”话说到一半的老大爷补充了这么一句话,我一下子没栽倒过去!

  ……

  好在这老中医的确是说话算数,给我找来两株昨天刚采回来的白花蛇舌药材,手里捏着这白花蛇舌,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在张口问人家要别的,只得和老大爷告辞走人。

  然后便打算自己上山去找那剩下的金银花、连翘和白头翁,这三种药材也比较多,在大山里到处都是,并不难寻找。

  老大爷把我送到村头,我自己就朝着村后面不远处的前面的一片密林中赶去,因为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怕迷了路,耽误了救胖子的时间,所以也敢走太远,只得村子附近来准转悠着着。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没多久,我便连着找到了两株金银花,从地上把它们挖出来后,放进口袋里,继续寻找,半个小时后,我又在一堆灌木丛中找到了一棵连翘,连枝带叶的折断一小根,一并收了起来。

  接下来,也只剩下最后一种药材了,那就是白头翁,它在我们乡下也有一个别名,叫做“奈何草”,至于它为什么会叫奈何草我不清楚,但是白头翁这个名字的典故我是知道的。

  相传,在唐代诗人杜甫困守京华之际,生活异常艰辛,往往是:“残杯不与冷炙,到处潜悲辛”。

  一日早晨,杜甫喝下一碗两天前的剩粥,不久便呕吐不止,腹部剧痛难耐,但他蜗居茅屋,身无分文,根本无钱求医问药。这时,一位白发老翁刚好路过他家门前,见此情景,十分同情杜甫,询问完病情后说道:“你稍待片刻,待老夫采药来为你治疗。”

  过不多久,白发老翁采摘了一把长着白色柔毛的野草,将其煎汤让杜甫服下。杜甫服完之后,病痛慢慢消除了,数日后痊愈。因“自怜白头无人问,怜人乃为白头翁”,杜甫就将此草起名为“白头翁”,以表达对那位白发老翁的感激之情。

  所以这白头翁也异常好认,看着有一株植物上面带着一圈儿白色的柔毛,那就是白头翁了。

  找了半天,终于让我找到了一棵白头翁,见药材已经全部收集完本,我生怕事迟有变,便急匆匆地赶回去了。

  回到老大爷家里,我见他正在修理窗户,便打了声招呼,从桌子上面找出了打蒜泥的蒜臼,清洗了一边,把四种药材一起放进了蒜臼里面,慢慢打磨碎。

  把这四种药材磨碎之后,我拿着就朝躺在床上的胖子走了过去,当我慢慢地把胖子身上的纱布揭掉之后,一股极为难闻的气味随之散发了出来,就好像是腐肉的味道!

  我低头一看,便发现在胖子胸钱的那三个血洞里,开始慢慢地冒出了黑色的液体,甚至中间还有一股股化脓所产生的黄色液体。

  眼前的这些看的我头皮发麻,心想胖子这次得遭多少罪,那旱魃身上的尸毒也太厉害了吧?!

  心里想着,我便把之前抹好的那些药材全部都小心均匀地抹在了胖子前胸的那三个血洞上面,抹上之后,伤口里面的黑色液体不停地往外泛,昏迷的胖子也在这个时候竟然疼的哼哼了几声,然后又不动了。

  看到这个反应,我心里多少安定了几分,果然有用,我站在胖子床边等了一会儿,然后等那些黑色的液体冒出来的差不多了,又一次地给胖子伤口上抹了上去。

  这次冒出来的黑色液体明显的比上次少多了,看样子胖子身内的尸毒也差不多了。

  我便用布条帮胖子再次包扎了起来,清风道长也正好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我张口就问:

“今天是阴历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