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下井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下井

  等老大爷把公鸡杀了之后,清风道长便分别取了两只公鸡脖颈和大腿之上的鸡骨头,用凉水把上面的血迹洗干净,放进了随身的背包之中。

  而那些黑狗血,清风道长也是拿出了一个小竹筒,慢慢地倒在了一个竹筒里面,然后盖紧也放进了背包里。

  万事俱备,现在我和清风道长便准备在老大爷家里吃些午饭,然后出发寻找那旱魃藏在的所在。

  闲言少叙,吃过午饭之后,我和清风道长带齐了东西,便告辞了老大爷,朝着村子外面西面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都是清风道长拿着一个罗盘不停地推算位置,连着换了好几个方向,绕着圈子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清风道长又绕回了这个村子。

  “师父,咱不是去找那旱魃吗?怎么又回来了?”我看着清风道长不解地问道。

  “恐怕那旱魃的藏身之处,就是在这个村子里面。”清风道长面色如沉水地对我说道。

  听到清风到这句话,我有些不寒而栗,原来这旱魃一直都藏身在村子里面,这要是让村子里的村民们知道,可不得把他们全都给吓坏了?!

  跟着清风道长走回村子的时候,他看着手里的罗盘带着我在村子里的小路上走来走去,又走了大约十多分钟,便带着我来到了一个棺材铺附近。

  这里不仅卖棺材,还卖香锞纸马,门上挂着块老匾,看样子这个棺材铺已经有些念头了。

  不过让我觉得好奇的是,在农村里,特别是不算太大的村子,现在很少有这种个人的棺材铺,一来是这一个村子几年也死不了几个人,根本养不活,二来是就算有人死,棺材花圈儿之类的大多都被火葬场一手包办。

  “就在这附近,错不了,十三,你现在聚精会神,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双眼之上,用眼看看这附近哪里有黑气。”这时走在前面的清风道长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头看着我说道。

  听到清风道长的话后,我集中精神,朝着四周看了过去,只是我在这棺材铺附近,仔仔细细地看了一圈儿,硬是没有看到任何地方有清风道长口中所说的黑气。

  “师父,我没看到什么黑气啊?”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没有?!不可能吧,我这八卦推算肯定不会错,你再仔细瞧瞧,一定要看仔细。”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好。”我答应了一声,再次朝着四周看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在南面的不远处隐隐约约地看了一丝黑气,不明显,而且时有时无。

  “师父,我看到了,在南面。”我手指南面对清风道长说道。

  清风道长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忙一点头:

  “走,过去看看。”

  说着我和清风道长便一起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走过这条土路,前面便有一个废弃已久的土墙屋,早已破旧不堪,屋里屋外都长满杂草,甚至在屋子里面还生出了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从上至下满是岁月和孤寂的痕迹。

  走过这个屋子,绕到前面,在这土屋的院子中突然出现了一口极大的干井,我和清风道长来到这口干井旁,清风道长忙对我说道:

  “十三,看看这井下有没有黑气。”

  我低头看下去,因为这井口特别的大,而且井呈一个四方形,往下望去,并不黑暗,虽有十多米深,但是一眼就能看到底。

  看下去的时候,我只一眼便看到了这井底之下有丝丝的黑气在四周飘荡。

  “有,师父有,那僵尸旱魃好像就藏在这井底下。”看到那些黑气之后,我忙对清风道长说道。

  “好,你在这看着,我去借条麻绳来和手电筒,马上就回来。”清风道长说着就朝着村子里面跑去。

  我则是一个人守在在破土屋前的干井旁,此刻四周微微起了风,吹在身上让人舒服了不少,今天的太阳的确毒的很,走了那么半天路,身上早已被汗水给湿透。

  我坐下之后,便看着四处打量,这里环境的确不错,风景气候宜人,适合居住,但是四周尽是散乱丘陵,不成格局,排不上形势上面的理气,所以这里居住的人多半能长寿,但是却是发不了什么大财。

只不过这僵尸旱魃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出现?以我看来,这里不管是地里还是气候、与阴气都不符合尸变的要求。

  就在我坐在井旁边打量边休息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很轻的脚步声,听到后,我忙回过头去,打眼一看,发现一个挎着竹篮子的老太太朝着我这边颤颤悠悠地走了过来。

  “小伙子,你是哪个村的?”那个老太太操着一口很不标准的普通话看着我问道。

  “我们外地来这里旅游的,路过。”我搪塞道。

  “哦,是旅游的,不过小伙子你旅游归旅游,这口干井可千万别下去啊。”那老太太看着坐在井旁边的我说道。

  听到那老太太这句话,我心中一动,忙开口问道:

  “为什么不能下去?”

  “你不知道,像这种多少年废弃的地井窑子,里面阴气重,湿气也重,不管你是铁打的好汉,这一下去时间长了也抵御不了那井中阴气和寒气啊。”老太太看着我说道。

  “你放心我不下井,就是坐在这里休息休息,你放心好了。”我也不想跟眼前这位老太太多说,便撒了个谎。

  “那行,小伙子千万别下去啊。”那老太太临走的时候又嘱咐了我一句。

  看着老太太远去的佝偻背影,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爷爷和奶奶,也不知道他们在那边过的怎么样?

  就在这个时候,清风道长也背着一大捆麻绳跑了回来,我忙收回了思绪,和他一起忙活了起来,先把麻绳的一头绑在一旁的梧桐树上,另外一头直接放到了井底之下。

  “师父,我先下。”我说着就准备顺着绳子下井,清风道长却一把拉住了我:

  “先别着急,我摆个阵法,这井底之下阴气湿气太重,贸然下去对人体的伤害太大。”

  清风道长说着开始用墨斗线在井口附近摆出了一个八卦图的形状,然后又在中间插上了两根公鸡大腿骨头,最后用黑狗血分别在阵法的八个阵眼上面都倒了一些。

  弄好这一切,清风道长又站在这个阵法的中间处手指掐诀,嘴中念道:

  “命原天,八卦图,顾阴阳,命始明,抱一凝神开妙窍,自交神气会黄庭……”数句口决念出之后,点上一根很粗的香烛,插在了脚下。

  “行了,走。”清风道长说着在我之前当先顺着绳子滑了下去,身法飘逸自然,一步步踩在井壁之上,如闲庭漫步,实有隐世高人之风范。

  “哎呀卧槽!一脚踩到香蕉皮上了,谁特么这么缺德,往井底下乱扔垃圾,还有没有公德心?!!”随着清风道长这句话,我顺着井底看了下去,只见清风道长不知为何,一下子从绳子上面摔到了地上。

  不过这井底下和四面井壁都干净的很,根本就没有垃圾……

  等我顺着绳子下到这井下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这井底下冷,最起码比外面低了好几度,而且还有一股难为的潮湿腐烂味道。

  清风道长见我下来之后,回过身子在绳子上面贴上了一张子宸五甲驱鬼符,我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干,是怕这井底还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趁着我们不再,偷偷地把绳子能弄断,到时候,我和清风道长困在这井下可就麻烦了。

  在这井底的下方,我四处一打量,发现前面有一个通道口,黑幽幽地,不过这井下的黑气便是从那通道口里面散发出来的。

  清风道长同样也看到那个通道口,拿出了阳符,贴在我身上一张,又给自己身上贴了一张,然后对我说了一句“小心点儿。”便打开借来的手电筒,带头朝着那通道口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