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阴困魂阵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阴困魂阵

  管它前面是什么龙潭虎穴,我和清风道长都得去看上一看,毕竟这旱魃要是真成了气候,可就祸害的不止是这附近的一两个村子了。

  跟在清风道长身后,走到那通道口里面,这条通道非常宽大,高两三米,宽至少也得四五余米,遍地用长方大石铺成,壁上都渗出水珠,身处其间,觉得四处都是阴寒透骨,让人有种进了微低温室的感觉。

  这个地方真是井吗?我走进来顺着清风道长手里的手电筒四处看去,越来越觉得我们这才下来的井里有蹊跷,若是平常的这种四方大口井,虽也有通道,但绝对不会如此宽大。

  这里在地下十多米深,所以湿气就比较严重,而山东的地理环境海波不高,又时逢雨季,所以才会这样,往里走了没几步,一股极为湿寒的气息迎面而来,让我一下子打了个冷颤,心里又对这个通道口深处增强一分防备心。

  因为是借来的手电筒,亮光当然比不上我们之前下古墓所用的强光手电,在这黑漆漆地井下,只能勉强照清楚脚底下的路,路湿滑难走,我和清风道长都走的很慢,生怕那藏在暗处的旱魃就突然跳出来。

  这条阔大但是并不算长的地道虽然潮湿阴暗很干净,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甚至连老鼠蛇虫都没有一只,估计它们也能感受到这井下阴冷的气息,所以那旱魃来之后,早就逃之夭夭。

  我俩长顺着通道口往里走去,在这个通道口里面除了有阵阵回声和渗出的水滴声,再没有半点其它的动静。

  落下来的水滴滴在头顶、脖子上,异常冰冷,就好似如同冰箱里的冰块一般。

  清风道长带着我走到这通道口的尽头,前面居然毫无预兆地出现了一个石室,全部都是用青石累积所建造出来的,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很结实,有门,也有窗户。

  看到这里,我心里就纳闷了,这井下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人居住的屋子?

  “师父,这、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看着眼前那间怪异的石室对清风道长不解地问道。

  清风道长此刻也是用手电筒照着那间石室上下看个不停,许久才对我说道:

  “估计是修邪道之人修炼长生不老功法的地方……”

  “长生不老?这世间真的有人能长生不老?”我好奇的问道。

  “有。”清风道长对我说了一句后,接着开口说道:

  “不过都是在梦中……咱们茅山派自南北朝时期,到现在不知有多少修道之人为求这虚无缥缈的“长生不老”而误入歧途,有人喝人血,有人炼丹药,更有甚者生吃孩童,人活这一辈子,有生必有死,这是一种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是天道,也是定律,没有任何人可以抗拒和跳出。”清风道长说完后,摇了摇头,便朝着那间石室走去。

  “小心点儿,当心那僵尸旱魃藏在里面。”走在前面的清风道长拿出了桃木剑握在手里,对我提醒道。

  我也同时把符纸拿出握在手中,紧随其后,跟着清风道长走到了这间石室里面,只见里面空间并不大,大约有两间屋子大小,空空如也,手电筒照过之处,除了四面墙壁之外,便只有一张极为宽大的石床。

  见那旱魃不在这石室之中,我和清风道长便退了出去,走到外面,顺着左边的通道口继续走去。

  “师父,我怎么感觉越往里走越冷啊?”我看着这条转弯黑漆漆地通道对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先是把桃木剑插在了身后,然后把手电筒朝着地面之上照了下去,对我解释道:

  “这通道建立的地势就是越往里走越低,因为坡度很小,所以很难感觉出来,所以越往里走,就越往下,肯定会越来越冷。”

  清风道长的话音刚落,前面突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水里的声音差不多。

  听到这个声音后,清风道长忙用手电筒照着前面走了过去。

  往前走了大约能有几十米,手电筒的灯光所照之处多出了一个极为宽大的水坑,水坑里面的水早已发黑,散发着一股股难闻刺鼻的气味儿,手电照下去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光线无法穿透那黑水。

  “井下有水池,这……这难道就是三阴困魂阵?!”清风道长看着这水池嘴里惊呼出声。

  我不解,便问道:

  “什么叫三阴困魂阵?”

  “就是集水、地、石、三个地方的阴气来困住死人的魂魄,让那死人永不超生,在这里面受尽折磨之苦,看来这个地方,的确是咱茅山派的人生前所设。”清风道长看着眼前的水坑对我说道。

  清风道长说完之后,我突然在他手电筒光线所照射的边缘看到了一个黑漆漆地长东西,忙对清风道长喊道:

  “师父,你看那是什么?在你手电筒右边。”

  清风道长听后,忙把手电筒朝又移了过去,出现在我们视线之中的是一条黑色的锁链,手电筒照过去,我发现这条锁链上直达通道的顶端,而下则是伸向那漆黑不知多深的水坑之中。

  铁链很直,沉入水中的另外一头,好像吊着什么东西,清风道长走了过去,抓起那条铁链轻轻地晃了晃,水面之上顿时起了一层层的水纹。

  “这铁链也不知道什么材料的,这这种潮湿阴暗的环境下,竟然一点儿都没生锈!”清风道长把手收了出来,用手电筒照着手上奇怪地说道。

  我刚想问问清风道长这铁链到底是干什么的时候,突然间那铁链底下自己发出一声轻响,铁链随之晃了一晃,水面上立刻又起了一层层的涟漪。

  看到这里我心里就是一惊,忙喊道:

  “师父,刚才那铁链它自己动了!”

  清风道长对我一摆手,用身子我挡在身前,然后把桃木剑再次抽了出来,死死地盯着那条铁链。

  “先别说话,我把手电筒照过去,你用阴阳眼看看那水底之下有没有黑气。”清风道长低声对我说道。

  “好。”我答应了一声,双眼顺着手电筒的光照朝着那黑水坑中看了下去。

  可是无论我多集中精神去看,始终都发现不了那坑下的黑水中有什么黑气,估计是被那黑色的水给阻拦住了。

  “看不到。”我把情况如实地对清风道长说道。

  清风道长点了点头,然后快速地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了几张符纸贴在了那条铁链之上。

  ……静,出奇的静,自从那铁链刚才自己晃动了一下之后,再也没有过反应,四周除了时不时地有水滴落在水坑之中,便是我和清风道长低沉的呼吸声。

  那铁链之下,到底有什么东西?难道之前的那个僵尸旱魃就是藏在这条铁链下面的水坑之中?

  我想问一下清风道长,但是却怕打散他的注意力,只得忍下来,仔细地盯着那条铁链附近。

  “十三,你有尿没?”这时清风道长突然回过头对我问道。

  “有、有点儿……”我说道。

  “对着那水里面尿,就朝着那条铁链附近尿,黑狗血以后还有用,得留着。”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听到清风道长的话后,我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走到了那水坑旁,解开裤子便准备撒尿。

可还没等我尿出来,那黑幽的水坑之中猛地泛起一层波纹,紧接着铁链上传来了一阵“哗啦啦”的声响,一个黑乎乎地东西猛地从那水坑之中就顺着铁链蹿了出来,我还没来得及提裤子,借着手电筒的灯光,我看到那东西张开血盆大嘴,朝着我命根子处就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