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中国好媳妇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中国好媳妇

  “十三,你先别着急过去,等下。”清风道长一下子拉住了我的胳膊。

  “怎么了师父,是不是你先上?”我回头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并没有接我的话,而是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打开盖子倒出了两颗红色的小药丸,把其中一颗递给了我:

  “先把它给吃了。”清风道长说着,自己先吞掉了一颗。

  “这是什么?”我把手里的那颗红色药丸吃掉之后,感觉它自己一下子就顺着嗓子眼滑了下去,胃里面立刻生出了一阵暖流。

  “鹌鹑红骨丹,避毒除阴气专用的,咱俩在这到处充满阴气的井下面待得时间太长了,身体难免会自个儿吸收阴气,如果不即使排出体外,不出一天,肯定会垮掉。”清风道长对我解释道。

  “那……那师父,你那什么鹌鹑红骨丹在给我几颗,我以后带着身上,以备不时之需。”我看着清风道长商量道。

  “两万一颗,自己存钱来买。”清风道长白了我一眼,然后朝着水坑中的那条铁链旁走了过去。

  “切~。”我在清风道长身后对着他竖了下中指,跟了上去。

  “哎呀!”刚走出没几步,我突然感觉脚上面的小腿处传来了一阵麻嗖嗖地刺痛,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口的感觉。

  “怎么了?”清风道长听到我的声音后,停下身子转过身看着我问道。

  “我小腿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口。”我说着原地坐了下去,把右腿的裤子往上一拉,顿时就在左腿之上看到了一条绿油油的吸血蚂蝗(水蛭)!

  此时它正趴在我的小腿上面猛吸着我身上的鲜血,看到后,我不禁全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忙对清风道长问道:

  “师父,你有打火机吗?”其实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当一旦遇到水蛭叮在身上时,千万不能用手去把它拔下来,那是很蠢的做法。因为蚂蟥有两个吸盘,很可能你会适得其反,令它吸得更紧,同时硬拔,会让它的口器断落于皮下,引起感染。

  用浓盐水涂在蚂蟥身上是一种常见的方法,除此之外,还可以在蚂蟥身上涂肥皂水、烟油、酒、醋等等,很快,蚂蟥就会掉下地来。

  当然了,用火也可以让蚂蟥吃不消。

  清风道长听到我的话后,蹲下身子,快速拿出一打火机,朝着那蚂蝗身上一烧,那条正在猛吸我鲜血的蚂蝗身子一卷缩,一下子就从我小腿之上掉了下去。

  见它落地,我直接一脚就踩在了那条吸的圆滚滚地蚂蝗身上,结束了它这猥琐的一生。

  清风道长在这个时候,又拿出了一些消炎止血的药出来,帮我在伤口之上上药包扎,我现在真的怀疑这清风道长的背包里,简直就是一百宝囊,啥都有。

  不过我也从这件事得出,那黑漆漆的水坑之中,肯定有着数不清的吸血蚂蝗,我刚才只是双腿掉在水里几秒而已,就爬上来一条,要是整个人掉下去,多半是别想再上来了。

  上完药,清风道长又让我自己仔细的检查检查,发现身上别的地方再没有蚂蝗后,才朝着水坑中的那条铁链走去。

  我也从地上站了起来,跟在了清风道长身后,来到那条铁链跟前。

  本来看那铁链那么细,而且又是在水底,水有浮力作用,估计没多少分量,可是当我和清风道长两人紧紧地抓住那条铁链网上拉动的时候,才发觉我之前的想法有多么天真了。

  我和清风道长两人用尽吃奶的劲来勉强把那条铁链拉上来一点儿,咬着牙憋着一股劲儿,继续用力拉,可是拉上来没多少,我俩同时看到,在这条铁链上面爬满了绿油油一片的蚂蝗!

  有大的有小的,长的甚至能有十多公分,整个身子都缠在了铁链之上。

  看到这里,我头皮就是一阵发麻,这水坑底下到底有多少条蚂蝗?!

  这时清风道张回过头来对我说道:

  “十三,用力抖这条铁链!”说着我俩同时用力,把铁链一抖,顿时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尽是铁链上的蚂蝗落水之声,就这样我和清风道长每往上拉两次,就抖一下铁链,一直拉上来五六米,我早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两条胳膊就好似不是自己的一样,发麻发胀。

  “师父,我……我说咱这样也的确不是个办法啊,这才拉上来五六米,谁知道这水坑有多深,要是有个几十米的话,就算是把咱俩给累死也拉不上来啊。”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对身旁的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现在也是累的不轻,连喘粗气,回过头看着我说道:

  “快了,我估计没剩下多少了,咱先拉住它休息一会儿,等下一鼓作气把它给拉上来!!

  就这样,我和清风道长拉住那条铁链,站在水坑旁休息了一段时间,然后继续咬着牙往上拉动那条铁链,可是这次刚刚拉动了几下,那黑乎乎地水面之上猛地一阵翻涌,再用力一拉,一个黑漆漆的长方形棺木直接被拉出了水面!

  那个棺材刚一浮上水面,四周的空气立刻就降了下来,我说之前掉那水里怎么感觉水如此凉,原来是跟这幅棺材有关系。

  虽然我不知道这口棺材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但是单凭刚才那股阴冷的气息,我就能判断这里面的东西不简单!

  随着那口棺材浮出水面,一股难闻腐烂的恶臭味也跟着传进了我的鼻子,呛人的很。

  “十三,你一个人能拽住它不?”清风道长看着我问道。

  “差不多,你松手我自己试试。”我紧紧拉住手里的铁链说道,因为那口棺材还有一大半是在水下面,水的浮力帮我减轻了大部分重量,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清风道长慢慢地把双手松开,虽然吃力了一些,但是绝对拉的住。

  “没劲了就说话啊。”清风道长说着把放在地上的手电筒拿了起来,朝着那口棺材就照了过去。

  我也顺着手电筒的光照朝着那口棺材上看了过去,等我看清之后,眼前的这副景象差点儿没让我吐出来。

  在那棺材之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数不清的蚂蝗,在来回蠕动,最长的甚至跟一条小蛇差不了多少,我和清风道长这他娘的是进了蚂蝗王国吧!

  棺木之上的那些蚂蝗看我的心里面都起了疙瘩,不过安如霜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自我身后传了出来:

  “阴气好重,这里好舒服啊~。”

  我回头一看,安如霜已经从玉佩之中出来了,正飘在我身后看着我。

  “我说灵鬼大人,您怎么出来了?”这时清风道长也看到了安如霜,便开口问了一句,对于清风道长称呼安如霜为灵鬼,我一点儿都不感觉意外,因此曾经陆真人对我说过,鬼过千年,乃为灵,此鬼若千年不犯杀戒,称之为灵鬼,见之需敬。

  安如霜听到清风道长的话之后,双脚从半空之中落地,微微施一万福:

  “如霜见过师父。”

  “灵鬼大人,您可千万别这么称呼我,这我可受不起,折寿……”清风道长见安如霜又给他行礼,又称呼他为师父,忙连连摇头,其实在安如霜第一次见清风道长的时候,就给他施礼了,只不过那时候清风道长一直在怀疑安如霜,也便把她的礼数一并忽略。

  安如霜微微一笑:

  “十三的师父便是我的师父。”

  “你可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中国好媳妇儿!”随着时间的推荐,我隐隐地感觉清风道长对安如霜的看法开始慢慢地发生了改变,不再想之前对她那般谨慎认真了。

  不过我听到清风道长刚才所说的那句话,一下子就不乐意了:

  “师父,你刚才说谁是狗?”

  “谁答应谁是……”清风一脸欠揍地看着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