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雷劈桃木剑

第一百九十一章 雷劈桃木剑

  “怎么了师父?”我回过头,疑惑地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此刻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看着那副棺材里面的尸骨对我说道:

  “这棺材里面肯定有藏匿阴气的机关。”

  “机关?!”听到这里,我忙把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

  “十三,你离远点。”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往后退了好几步,我才停住身形,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清风道长,他见我退走,然后极为小心地附在棺材之上,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那个棺材,然后连退两步,把手里的匕首朝着棺材里面扔了进去。

  “砰!”匕首落在棺材里面的闷响声传了出来。

  等了一会儿,但是让我觉得意外的是,这棺材里面并没有什么机关被触动。

  “师父,你不会是看错了吧?”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则是对我做了一个等着看的手势,并没有说话,就在这儿几秒过后,突然见在那口棺材里面传出来一阵轻微的摩擦声,接着一股股地黑气就从那木棺之中冒了出去,聚在这通道的石顶之上,固而不散。

  “阴气?!”我看着那一大股极为浓烈的阴气惊呼出声,不过那小小的阴沉木棺材之中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阴气?

  “哼,果然和我猜测的没错,这三阴困魂阵,困住那尸体的魂魄在这阴沉木棺之中,那么这三阴困魂阵的阵眼应该就是这棺材,附近所有的阴气也都会朝着那棺材里聚集,而这个棺材的主人便是想用这源源不断吸收来的阴气,以此求得魂魄永存、不入阴界、不死不灭,长生留世。”清风道长抬头看着那一大股阴气对我说道。

  听了清风道长说这么多,我多少有些懂了,但是有一点儿我还不清楚,就是这阴沉木棺材的主人既然用三阴困魂阵把自身的魂魄困在其中,那么此刻它的魂魄到底去哪了?所以想到这里,我忙开口对清风道长问道:

  “师父,那这个棺材里面那个人的魂魄呢?”

  清风道长冷冷一笑,说道:

  “他的想法太过于复杂化,这世间阴阳相等,相生相克,他虽然精通各种高深道术,却把这个最简单的道理给忽视了,人的魂魄根本无法强制吸收阴气,除非魂魄早已有了数百年或者千年之上的道行,否则这么做,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魂飞魄散!”

  听到清风道长的话后,忙回头看了一眼安如霜问道:

  “既然这样,他死后为什么不和如霜她一眼,哪怕做一个鬼,不也能长存于世吗?”

  “你错了,人死之后,都会被鬼差抓走先入阴间,无一例外,很多孤魂野鬼都是趁着鬼门开,或者头七还魂夜偷逃于世,再一个,像如霜她这样的存在于世间千年的灵鬼,绝对是凤毛麟角,如若不是八字逆天便是命理奇特,而且这棺中之人的目的可不想做一个鬼,受鬼差阴司所束,而是想还魂重生,再次为人,他身怀高深道法和异术,怎肯心甘情愿去当鬼?”清风道长说完之后,朝着那个棺材就走了过去。

  我也跟着靠前,走到那个棺材旁的时候,什么都不管,直接朝着尸菌下手,从棺木之上那尸菌拿下来,放在手中一股冰冷之意从手心处传来。

  小心的把这一小块儿尸菌放好,我朝着清风道长那边看了过去,只见他此刻双眼冒光,看着棺木之中的那把桃木剑双眼直接就挪不开了。

  “师父,这把木剑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我看到清风道长这幅样子,忍不住就开口问了一句。

  “雷劈桃木剑。”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和普通的桃木剑有什么区别?”我问道。

  清风道长干咳了一声,对我说道:

  “顾名思义,这雷劈桃木剑,就是用被雷劈过的生桃树所制成,世间罕有,这么跟你解释吧,这就好比玩游戏,这雷劈桃木剑就是桃木剑的强化版,比那生桃木剑还高了几个档次,若是为师之后用此雷劈桃木剑驱鬼降妖,那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如鱼得水……”清风道长越说越得意。

  我则看了那棺木中的雷劈桃木剑一眼,有些不太相信这把看似很普通的木剑,会有清风道长所说的那么厉害。

  清风道长说完之后,单手放在胸前,嘴里轻声念叨个不停:

  “大定三千六百时,法财伴侣共扶持,小钟轻撞时提醒,莫教神迷入别尸……”我也听不懂他在念叨什么,只看到他念完之后,便把双手在衣服上用力擦了擦,然后朝着那棺中木剑拿了过去。

  清风道长手刚刚触碰到那边木剑,刚一用力,“嘭!”的一声轻响,整把木剑顿时碎成粉末。

  看到这一幕,我一下子就愣住了,难道这把木剑放置的时间太久,从而腐化了?所以清风道长一用力,马上便成了碎木渣子。

  “我……我的雷劈桃木剑!”清风道长此刻满脸痛苦,看着那碎成木渣子的雷劈桃木剑肉疼的就跟丢了五百万差不多。

  “师父,你别太伤心了,该是咱的逃不了,不该是咱的也强求不来,它碎了就碎了,那不还有一把拂尘吗?”我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清风道长被我这么一提醒,马上把目光朝着那把拂尘看了过去,然后伸出手把那把拂尘轻轻地拿了起来,仔细看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对我说道:

  “唉!这只是一把普通的桃木拂尘。”

  “那那本书呢?”我指着棺木中那具死人头骨下面枕着的那本书问道。

  清风道长慢慢地把那本蓝色封面的书拿了出来,放在手里用手电筒照着看了起来,这本书籍也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成,人都化为枯骨了,它竟然一点儿都没有损坏,我此时好奇心也上来了,忙凑到清风道长身旁,朝着那本书看了过去。

  只可惜上面的文字都是文言文,我和清风道长俩人盯着看了半天,啥都没认出来。

  清风道长也是看烦了,把那本书递给了我,然后说道:

  “这本书以后让如霜帮着研究研究,看看上面到底写的上面。”

  “行。”我答应了一声,接过书籍,放在了随身背包里。

  见棺材里面再无一物,清风道长便让我和它一起把棺材盖盖上,重新钉死,并没有放回那水坑之中,因为那水坑下面不知道还有多少条蚂蝗,要是再把棺材往回放的时候,再惊动一个巨型蚂蝗,我们可真就歇菜了。

  “如霜,走人。”我叫了安如霜一声,见她追了上来,我便等了她一会儿,她身形一闪,化为一道淡光,一下子就飞进了我前胸的玉佩,我便跟着清风道长朝着来时的路赶了回去。

  我们走了没多远,身后就传来了一声落水的声音,看来是那个装死的巨型蚂蝗见我们走了,逃回到了水里,不过这个东西还真的是胆小,它要是真跟我们打起来,谁胜谁败还真说不准。

  等我和清风道长两人顺着绳子爬出这井口的时候,我这才发现这天已经暗了下来,我俩直接朝着那老大爷家里赶去。

  回到老大爷家里,见他正在院子里劈柴准备做饭,他见我和清风道长回来之后,先是吃惊,之后便满脸期待地笑着站起来迎了过来:

  “我说道长,嫩们把那僵尸旱魃除掉了?”

  清风道长点点头:

  “除掉了,你也不看看是谁出马,本道长乃是茅山派龙虎宗宗主清风是也,我走到哪儿不是威震八方,就我这气质……”

  清风道长牛还没吹完呢,老大爷家里的一个小笨狗晃晃悠悠地就朝着他跑了过去,一抬腿把清风道长的裤腿当成了电线杆子,直接就尿了上去。

  看着这一幕,我当时差点儿没笑抽筋,清风道长这牛吹的,狗都看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