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的对手是我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的对手是我

  “哈哈哈,阁下还真是有些手段,竟然能一眼看出奴家藏身在哪儿。”一个半阴半阳的声音从我和胖子身后不远处响起。

  为什么说它半阴半阳?因为刚才那个人开口哈哈大笑的时候,是一个粗狂的男人声音,到了后面说话的时候,却变成了一个柔若如水般的女人声。

  顺着那个声音我回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个不男不女的人从暗处慢慢地走了出来,等他走近,我借着月光看了那个人半天,始终没有分辨出他的性别到底是男还是女。

  他不光说话不男不女,就连长得也是不男不女,皮肤白皙,长发,身子轻柔,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中国古代大家闺秀之气质,但是胸平,双眼之中透着一股狠劲,又像是一个爷们……

  难道……难道他是个太监不成?!

  不过我转念一想,现在都21世纪了,哪来的太监?哪个男人傻到把自己传宗接代的东西给切掉?

  “阁下,奴家看你身手不凡,能否摘下斗笠来,咱们都以真面目示人,你看如何?”那个不男不女的中性人见斗笠男一直没有说话,接着又说道,他的声音依旧前半句像男人,后半句像女人,听的我全身冒冷汗,直起鸡皮疙瘩。

  “师兄,今天这他娘的还真是邪门了,怎么咱净碰上一些怪人?”此刻胖子看着我低声问道。

  我对胖子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要他先不要说话,先看看他们准备怎么办。

  斗笠男听到那个太监的声音后,并没有摘下斗笠,而是看着我身后继续冷冷地说道:

  “还有一个,滚出来!!”

  他的话音刚落,果然自我和胖子身后又走出了一个人,我回头一看,认识,正是上次被陆真人打的半死只剩下一个脑袋逃走的那个老太婆降头师,此刻她的那张老脸之下,又多出了一具佝偻的身躯,也不知道此刻她到底是人还是尸。

  “左十三,清风,别来无恙,咱们又见面了,咯咯咯……。”那个老太婆降头师看着我和清风道长咯咯咯地笑着说道。

  他大爷的!当初让她逃了就是个祸根,果然从日本带着人回来报复了。

  清风道长此刻冷哼一声,看着那个老太婆降头师说道:

  “哼!一个会飞头降的降头师,我还不放在眼里,你不来也就算了,今天既然来了,就把命留在这!!”

  “口气可真不小,你可知道他是谁?”老太婆降头师指了指在她身前的那个不男不女的人说道。

  “一个娶了自己女儿的阴阳人而已,你说我说的对吧,安倍野村?”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斗笠男突然看着那个不男不女的人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个被点明叫安倍野村的人,听到斗笠男直接说出了他的老底,脸色微微一变,但是转瞬间就恢复常态,却是没了刚才那种无所谓的样子,面色谨慎地看着斗笠男问道: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认得我?”语气已经恢复成了一个男人。

  斗笠男转过身子,与安倍野村对立,看着他语气不善地说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日本的阴阳师也准备来插手我们中国的阴阳两界的事?你是真的当我们这里没高人了吗?!”

  “呵呵呵,高人?真是笑话!近些年来,你们这儿也就出了寥寥数人耐打一些,不过还死了一多半,其他的人嘛……哼,如病狗一般,东亚病夫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你们实得,实得……”

  “大言不惭!!”斗笠男冷哼一声,身形一动,快速地朝着安倍野村就冲了过去。

  同时,他手中银尺亮光一闪,直接朝着安倍野村的要害处刺了过去。

  在我眼里看来,此刻斗笠男的身形,竟然丝毫不比陆真人差多少,甚至都比陆真人要快上一些。

  安倍野村见此双眼中寒光一闪,想躲避过去,可是速度终究是慢了半拍,一下子就被斗笠男手中的银尺给刺在左边袖子的衣服上。

  “刺啦!”一声衣服被撕破的声音传来,可是就在这个声音还没彻底停下来的时候,斗笠男再次快速出手,挥动手里的银尺朝着安倍野村的前胸刺去,这次的速度,竟然比刚才还要快!

  随着“噗嗤!”一声轻响,银尺直接穿透了那来不及、也没法躲避的安倍野村前胸,他此刻凸着双眼,满脸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嘴角往外溢着血,张了张嘴看着斗笠男吃惊地说道:

  “黄玄经?!你……你是清……”他话还没说话,斗笠男把手中的银尺一转,安倍野村马上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地上。

  斗笠男见此,上前一步,左手快速地从身上拿出了一张符纸一下子就贴在了那安倍野村的前额之上,接着用手里的银尺一划,一下子就把安倍野村的脑袋和身子分了家。

  把安倍野村的脑袋拿了起来,斗笠男看着他说道:

  “临死之前送你一句中国的古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老是用老眼光去看旧人的人,往往都不会有好下场。”斗笠男说着手中银尺一动,直接就把那安倍野村的脑袋连同符纸一起斩为两截。

  血腥、残忍,看到这里我有些忍不住了,这简直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此刻就连空气中头带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看的我一阵干呕恶心,我转头看了一眼胖子,此刻就连他这个大老粗,脸色也是煞白。

  不过让我心里疑惑不解地是,为什么那个安倍野村毫无还手的余地就被斗笠男给解决了?难道是他一直在打肿脸装胖子,其实就是一个唬人的纸老虎?

  “别杀我,我是无……无辜的……别杀我,我现在就回日本,马上滚回去,再也不敢来了。”此刻那老太婆降头师见他请来的靠山直接被秒杀,顿时吓得全身哆嗦,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斗笠男听到那老太婆降头师的话后,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慢慢地朝着她走了过去,那老太婆降头师见此已经猜出斗笠男今天是不可能放她走了,双眼中凶光一闪,双手掐诀,嘴中快速默念一道咒语,然后头和身子顿时同时分开,朝着斗笠男就冲了过去。

  斗笠男往前跨出一步,快速地从身上拿出了三块木牌扔了出去,这三块木牌全部都是黄色的,其上画满了道家符文。

  被抛出去的那三块儿黄色的木牌呈三角形,一下子就将那老太婆降头师的脑袋给包围在了中间,她想冲出去,木牌上面顿时发出一道淡淡的黄光,直接把她给打了过去!

  此刻斗笠男单手快速地掐出一个手决,嘴中默念道:

  “真凝气化神,中宫成三令,凭久视神凝,寂照内灭魂,急急如律令!赦!!”刀疤脸话音刚落,手指对着那老太婆降头师的脑袋一指,顿时那三面令牌就同时朝着她的人头贴了上去。

  “砰!砰!砰!”随着三声爆炸开来的声响,那个老太婆降头师都来不及发出半声惨叫,便落得了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在我阴阳眼中看的清清楚楚,三张木牌炸开的同时,连带着把老太婆降头师的三魂一并给炸灭了。

  “十三,你趁现在赶快跑!!”就在这个时候,安如霜的声音突然从玉佩里传了过来。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跑?该死的人都被那斗笠男给杀死了,为什么还要跑?

  “左十三,我跟你说过,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或许就是敌人了,接下来,你的对手是我。”斗笠男慢慢地转过身子,冷冷地看着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