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是不是骗子

第二百一十五章 是不是骗子

  听到黄洁林的话之后,我笑了笑,用手一指二楼之上,靠着左边的那间屋子对黄洁林说道:

  “如果按照这栋别墅的风水布局来推算,那间就是这个别墅的主卧室,黄大师,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黄洁林听到我的话之后,明显有些吃惊,看来再次之前,他见我年龄不大,已然是把我和胖子当成了来严总这里骗钱的骗子。

  严总见我一下子就指出了他别墅里主卧室,不禁称赞道:

  “左道长果然慧眼如炬,厉害厉害,那个房间的确是我的卧室,我严天华算是心服口服了。”

  严总话音刚落,黄洁林便接着走了过来,对我问道:

  “也不知道小道友是用何风水术看出来严总这个别墅的风水布局?还有严总这个别墅里的风水布局又是什么风水局?”

  听到这里,我心里跟个明镜一样,当然明白这黄洁林依旧是不死心,还是怀疑我和胖子是骗子,或许在他眼中认为我刚才轻而易举地找出了主卧室的所在,是瞎蒙的。

  既然你想让我出丑,那我就称了你的心意,想到这里我笑了笑,看着黄洁林说道:

  “这还不简单,什么风水不风水的?我是在那个卧室房门旁边的鞋柜之上,看到了放着一双男人穿的皮鞋,这间别墅里就住着严总和她的女儿,所以我才猜测放有皮鞋的那间卧室就是主卧室,你别说,还真让我这个瞎猫给碰上了死耗子,蒙对了。”

  听到我说的话之后,整个大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我估计此刻严总和黄洁林他们两个人的内心是崩溃的……

  “我……我说左道长,您刚才真的是猜的?”严总脸色有些不太好的看着我问道。

  “对,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一下子就蒙对了……”我笑着对严总说道。正好我借此机会,看看眼前这个严总的心性和人品如何。

  严总听到我的话之后,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但是那种神色马上随之消散,接着强颜对我说道:

  “左道长,您这么说的话,莫非刚才是在玩我严天华和黄先生了?”

  我刚想说话,可就在这个时候,从进屋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那个少妇却站了起来,走过来对严总说道:

  “我说严总啊,有句俗话说的好,这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既然请来的左道长,何必这样猜忌呢?有失一个大老总的身份和气度,来的时候我就跟你说了不止一次了,这左道长,可是真有真本事的。”

  严总听到那个少妇的话之后,转过头对她说道:

  “我这也不是怀疑左道长,但是刚才的事情,你也听到了,这……这……”

  “这样吧,我不妨再问问左道长如何?”这个时候,黄洁林又走了过来,看着我漏出了一脸异样的冷笑。

  “怎么都是你问我们,我们还想问问你呢!”这个时候胖子也不乐意了,一边说着,一边和雷子一起走了过来。

  黄洁林听到胖子的话之后,咧开嘴一笑,漏出一口大黄牙说道:

  “好啊,关于这间别墅的风水布局,你尽管问。”

  胖子听到黄洁林这么说之后,马上卡壳了,他哪知道什么风水布局,黄洁林让胖子他问关于风水的问题,能不卡壳吗?

  “那我就问你,这别墅里大厅里的地面上有多少块地板?”胖子这个时候用脚踩了踩脚下的木质地板问出了一个几乎是耍无赖的问题。

  这个别墅大厅实在不小,要是真算起来的话,没有上万块,最少也得有七八千,这谁能看得出来?其实这个问题就算去问真正的风水大师,他们也只能给胖子那张50号的大脸来上一脚!

  “我说这位朋友,你这叫什么风水问题?”此刻就连严总也是被胖子这个不靠谱的问题给雷到了,在他的印象当中,又把我们这俩个从茅山来的道士和骗子画上了等号……

  “我说小左道长,你这朋友靠谱吗?怎么这样啊?”这个时候,之前的那个少妇也走了过来,看着我低声问道。

  我则是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就让胖子去闹吧,本来这件事要不是因为雷子,我也不想来,既然严总他已经请来的高人,不待见我们,走就得了。

  我这个人向来有一种臭脾气,从小就有,小时候到现在,只要我去邻居朋友家里串门子,他家里的人要是有一点儿不欢迎的样子,我马上调头就走,并且以后也不会去。

  所以现在我就在等,等那严总对我们下逐客令,我马上就带着雷子和胖子走人,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可是接下来,我等来的不是严总的逐客令,而是黄洁林的话,他听到胖子这么问之后,脸色不变,看着胖子口中说道:

  “这个大厅长15米,宽则有12米,木板准确数目我算不出来,但是绝对不会低于9000块儿。”

  胖子听到那个黄洁林的话之后,张嘴说出了一句,让黄洁林兔吐血的话:

  “你这也不怎么专业,最起码得精确到个位数……”

  黄洁林听到胖子的话后,冷哼一声接着看着我问道:

  “轮到我问你们了吗?”

  我点头笑着说道:

  “问,你尽管问好了。”

  “好,这次我就问你严总他的五行属什么,五行之中又缺什么。”黄洁林看着我问道。

  听到黄洁林话之后,我打眼瞧了瞧严总,然后笑着对他说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严总的五行属火,五行之中缺的是水。”

  我话音刚落,严总本来看着我一双满是狐疑的双眼之中,一下子就转变了,看着我说道:

  “左道长说的极对,我五行的确是属火命,命中缺水,敢问左道长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其实这说起来也简单,严总您最近口气有异味,而且额头之上生豆,面红目赤,定然是上火了,所以我就斗胆猜测您的五行是属火的,那既然是属火,命中肯定缺的就是水了……”我对严总说着,看着他脸色因为我说的话,而不停地变化,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你……你这……左道长,你这不是在糊弄我那?!我花钱请你们来,可不是让你来一直跟我开玩笑的。”严总此刻说话的语气也开始有了改变。

  “好了,严总我也不跟你扯皮了,咱话归正题,我和我师弟大老远的赶过来,是帮你忙的,而不是让你一个劲的测试和猜忌的,你要是相信我和我师弟,那就马上给钱,我们办事,要是不相信,直说出口,我们马上就走。”我此刻看着严总认认真真地说道。

  严总听到我说的这些话之后,先是转头看了一眼黄洁林,他并没有表态,而是转身走到一旁,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水,悠闲地喝了起来。

  “好,我相信你们,先给钱,我这就写支票。”严总看了那个少妇一眼,才张口说着,接着拿出了笔,在一张支票上面写上金额,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扫了一眼,钱的数额,签名,还有印章一个没差,便把支票递给了胖子,让他再检查一遍,虽然严总这么大的一老总不至于忽悠我们这点儿钱,但是事事小心,总不是什么坏事。

  等胖子把支票收起来之后,我便对严总说道:

  “行了,既然收了你的钱,我就帮你看看,走,胖子你跟我出去瞧瞧,雷子,你在这大厅里等我们一会儿。”我说着就准备带着胖子走出别墅,朝着院子里走去。

  因为一楼我刚才在看风水的时候,也顺便查看了屋子一番,并没有什么阴气存在,如果这个房子里面没有问题,那么一定是外面被人下了手脚。

  可就在我刚刚准备带着胖子走出去的时候,在一旁喝茶的黄洁林却对我说道:

  “别浪费时间了,我刚才都看过了,这个阳宅干净的很,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所以我猜测,这宅子附近有人在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