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土下石碑

第一百一十六章 土下石碑

  “有人在这附近养鬼?不太可能吧?”听到黄洁林的话之后,我顿时心中一惊,在这个严总的别墅里面,我之前仔细地查看过,整个阳宅都很干净,而且风水布局也没有任何问题,完全是生财聚气的一个上好的风水局,在这样的风水局之中又怎么能养鬼呢?

  黄洁林听到我的话之后放下了手里的茶碗站了起来,慢慢地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故意摆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对我说道说:

  “小道友啊,其实不然,这在一个地方养鬼不同于闹鬼,四周的阴气早已被这风水局给压制了下去,你们道家之人自然看不出来,这养鬼的风水局,就比同在一个土地之上,先是种下生长在土地之下的地瓜,然后再种下一片密集的高树,俯瞰而下,树下之瓜,怎能入眼?其实养鬼和闹鬼的不同就是在这里,有人布阵,有人施法,也有人设用风水局,更有故弄玄虚者,此地可以种树,彼岸亦能开花,风水不光只有风和水,也有天和地,各自之中都有相对应的克制和轮回,你这些懂吗?”

  “那你既然懂这么多,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看着黄洁林问道。

  “这……这个……”黄洁林听到我这么问之后,一下子变得婆婆妈妈了起来。

  “这个,还得等我彻底查清楚附近到底是谁在养鬼,养在哪里,才好有下一步计划。”黄洁林结巴了半天,才对我说道。

  听到黄洁林跟我说了这么多之后,我心里对眼前的这个“风水大师”有了充分的认识,他这哪算是什么风水大师?最多是个刚刚入门的风水先生罢了,从这里看出,那个布下别墅的风水格局的肯定是另有其人,因为这个别墅,不管是养鬼还是闹鬼,都离不开一个东西,那就是阴气!

  如果这个别墅里面没有任何阴气的话,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个别墅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阴魂鬼怪。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严总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没有全部跟我们说实话。

  想到这里,我没有搭理那个风水大师黄洁林,而是转过头看着严总问道:

  “严总,你晚上老是在客厅里听到有人在来回走?”

  “对对,一到后半夜,就能清楚的听到就在这个客厅中有人在不停地来回走,一走就是一两个钟头,特别是刮风下雨的时候,格外的厉害!”严总说道这里,嘴角情不自禁地抽动了几下,情绪跟着激动了起来。

  “几个人在这客厅里面走?”我看着严总问道。

  “一、一个。”严总对我说道。

  “窗门是否关紧?”我又问了一遍。

  “关紧了,绝对不是人为的,为此我还专门买来了一个监控录像,第一天一早查看监控的时候,大厅里什么都没有,但是那脚步声却是每晚都有,而且还不止这样,有时候客厅里的电视、电灯都会自己打开,甚至就连我女儿的房门也会在半夜里经常被那东西敲,所以现在吓的她都留校了,放暑假都没敢会来,这事把我弄的生意也没心思顾虑了,想换房子,但是这套别墅我是下了血本了,实在是舍不得,我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外面,唉!你说……”严总说到这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还有呢?”我看着严总接着问道。

  “还有?……对了,对了,就是晚上出来的那个东西好像是针对我的,我在外面住的时候,保姆一个人留在别墅里,一晚上什么听不到。”严总突然想了起来,看着我说道。

  “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是为了赚钱选择了什么歪路。”我看着严总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我严天华干事情向来都是光明磊落。”严总看着我指天誓日地说道。

  听到严总这么说之后,我双目与他对视,一字一顿地看着他问道:

  “严总,我这是来帮你办事,不是来听你胡扯的,你说实话。”

  “左道友,这关系到我这一整栋别墅,你说我能跟你胡扯吗?我说的都是实话。”严总说到这里,不知为何,回头看了一眼一直站在一旁的黄洁林。

  由此看了,他们两个人并不像是第一次认识。

  这黄洁林又对严总知根知底,而且这栋别墅的风水局也是他布下的,如果这么说来,黄洁林想害用一些小伎俩吓唬严总,那简直是易如反掌,难道是那个黄洁林最近手头紧张了,所以才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戏?

  “胖子,走,咱俩出去看看。”我说着,便带着胖子走出了这个别墅,来到了偌大的院子里,这个别墅的确是够大,院子还分前后两个。

  “切!~严总,他们俩能看出个门道来真就怪了。”别墅大厅里传来了黄洁林不削的声音,虽然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我却足以让我听清。

  摇了摇头,我也懒得去理会他,直接走出了别墅,来到了别墅外的前院中。

  “我说师兄,我这么感觉那个严天华和那个什么狗屁风水师都不像是什么好东西?特别是那严天华整个就是一个笑面虎,你跟他好的时候,他笑脸相迎,客客气气,可是你刚才一开玩笑,他那脸马上就拉下来了,这变脸跟特么唱戏似得,他这俩人不行。”胖子也跟在我身走了出来,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行了,先别说这些了,你也赶紧帮忙看看,这别墅附近有没有阴气。”我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了那剩下的小半瓶牛眼泪和柳树叶递给了胖子。

  “师兄,我这里有,咱师父给过我一瓶。”胖子没有接,说着从他口袋里拿出了一瓶满满地牛眼泪,用我手中的柳树叶沾着抹在了双眼之上。

  等胖子抹上牛眼泪之后,我便和他开始在这别墅院子附近认真地找寻了起来,如果按照那个严天华所说,他家里的确是闹鬼,只要附近有鬼,那就一定会有阴气。

  可是我和胖子两个仔仔细细地围着这个别墅前院和后院都转了一圈儿,就连一直都没有住狗的狗窝也看了一遍,根本就没有发现附近有任何的阴气,这个结果不禁让我和胖子有些狐疑。

  “我说师兄,那严天华到底有没有跟咱俩说说话,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胖子活动了一下发酸的脖子,看着我问道。他和我一起顶着个大太阳,在这院子里晒了半天了,还没有任何的发现,多少有些郁闷。

  其实我心里也开始怀疑那严天华对我们说的话了,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几个,可就在我打算准备回去再问问那严天华的时候,在院子里的一个凸起的小土堆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因为我看到在那个微微凸起的小土堆下面一直往外渗出了丝丝黑色的阴气,土堆在一丛竹林旁,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这个土堆看起来被人挖起来没有多久,在土坑之上的草坪还没有完全长齐。

  “胖子你跟我过来,找到了!”我说着就朝着那个土坑走了过去。

  先是用手扒拉开上面的土,用竹枝往下挖了十多公分,下面立马出现了一个类似于石碑的东西,看到这里,我忙对胖子说道:

  “胖子,我去把严总他们叫来,你去找个铲子,先别着急挖啊。”

  说着我便朝着别墅里快步走去,到了别墅里面,我先是问严天华他知道不知道在后院的竹林下面埋有一石碑,严天华听后连忙摇头。

见严天华自己都不知道,我便带着他们一起从别墅里走了出来,来到了那一小片竹林旁,此刻胖子也在院子里找来了一张铁锨。

  “师兄,挖不挖?”胖子看着我在手上吐了一口唾沫问道。

  “挖。”既然他严天华自己都不知道院子里有这么一块儿石碑,那就是别人故意埋在这里的,我倒是想看看,这土里面到底是埋着什么鬼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