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来的不是女鬼

第二百一十八章 来的不是女鬼

  我一起拿着那个死人的头发和写着严天华八字的白纸,回到别墅屋子里,先是把背包给放到在客厅的桌子上,然后开始准备今天引魂,捉鬼和超度所需要的各种东西。

  黑香、朱砂、红线、阴阳两符、还有子宸五甲驱鬼符和六丁六甲镇邪符,然后我又把超度阴魂所用的《灵寳度人经》熟读了几遍,牢记在心。

  这《灵寳度人经》也就是《度人经》,和佛教的往生咒一样,在之前陆真人超度那只惨死刺猬的时候,念的便是佛教的《往生咒》,之所以她身为道士,却念的是佛教《往生咒》,是因为这《度人经》只能度人,而往生咒却能往生世间所有阴魂。

  也就在这个时候,之前的那个风水大师黄洁林却走了进来,看着我们三个说道:

  “我善意的提醒你们一句,其实这种事情牵扯太多,依我看最好是让国家灵异调查组来,你们虽然能看出缘由来,但是不一定能制服的了那个女鬼,到时候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笑了笑回头看着黄洁林说道:

  “这个还真不用,我们自己能搞定。”

  黄洁林见我这么说,嘴上动了动,还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咽回了肚子里,自顾自地叫着严总严天华一起走了出去。

  准备好一切,此刻天也是临近傍晚,保姆也在这个时候做好了晚饭,招呼我们几人先吃饭。

  在吃饭的时候,那个风水大师黄洁林已经告辞而去,只有那严天华陪着我们三个一起吃,看来那个黄大师自觉脸面有些挂不住,所以提前走了。

  吃饭的时候,胖子也不让记,自己只管自己的吃喝,整个就是风卷残云。

  因为今天晚上还得引魂捉鬼,所以我们四个坐在一起并没有喝酒,晚饭也吃的比较快,吃过晚饭,保姆开始收拾碗筷,我则是跟严天华打了个招呼,便带着胖子还有雷子一起到了院子,开始最后的准备。

  走到别墅前院中间,此刻天已经暗了下来,打开院子里的灯,我先是把那个女人身前的头发用红色的绳子和黑香绑在了一起,然后把写着严天华八字的那张白纸也插进了头发之中。

  弄好这一切,我又让胖子帮忙找来了一根一米多高的竹竿,把黑香插在竹竿顶端,最后把竹竿整个牢牢地插在了地上。

  我这么做的原因就是让目标最大化,让那女鬼只要一来到这个别墅里,马上就能发现她自己的头发所在。

  全部准备妥当后,我便招呼胖子还有雷子先回屋休息,准备半夜来临的时候,大干一场。

  其实即使做足了充分的准备,而且我跟着清风道长还有贵真人苦练了一个多月,无论是从身体、精神还是道术上,都有了精进,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生怕会出什么意外。

  “三哥,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就在我沉思的时候,雷子从沙发那头凑了过来看着我问道。

  听到雷子这么问,我心里一下子就有些百感交集,雷子他不提也就罢了,他这一说,我发现自己现在的心事还真是挺多的,一个是我想尽快去寻找复活安如霜所需要的凤凰胆还有七巧玲珑果和洛河神水。二一个是我还想去帮着龙虎宗一起寻找陆真人的第三魂,也就是最后一魂:命魂。还有就是那个龙虎宗宗主的女孩邱莎莎之前一直找我是为的是什么?包括斗笠男为什么要杀我,相田阴魂现在又藏身在何处,幕后控制他的那个数千年的邪恶阴魂又会是谁?还有我们道家之人的三弊五缺,我到底缺的是什么?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心乱如麻。

  “三哥,三哥,你没事吧?你在想什么?”这个时候雷子见我一直没有说话,轻轻地推了我一下。

  “啊,没……没事,我在想今天晚上怎么对付那个女鬼。”我说着,顺手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三哥,那你觉得今天晚上咱对付的那个女鬼,会比之前在林森那个别墅里对付的怎么样?”雷子此刻也有些紧张地问我道,毕竟上一次在林森的别墅里,他也被那个女鬼给吓的不轻。

  “应该差不多,这个女鬼也没多少道行,正常情形下,人死之后的头发及指甲都会腐烂不见,而这个女鬼的头发却还保存的完好,由此可见,她过世并没有太长的时间,而且她身上没有怨念,也比之前在林森别墅里遇到的那个充满怨念的女鬼要好对付多了。”我在安慰雷子的同时,也在安慰自己。

  “那就行……”雷子听到我的话之后,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之前紧张的情绪也缓和了下来。

  而坐在一旁的胖子却和我俩刚好相反,大条的坐在沙发上一直玩手机游戏,完全不把今天晚上的事放在心里。

  一直坐在大厅中等着我们的严天华,我看得出他也是紧张地够呛,虽然他自己在极力压制,但是他双眼之中的神色和额头上面的冷汗,却在告诉着别人,此刻他内心中真实的情绪。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中我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时间,已经是深夜十点半多了,约莫那女鬼也差不多应该来了,我便从身上拿出了三张阴符分别递给了胖子和雷子,让他们贴在身上,我自己也在前胸贴上了一张,以防身上的阳气被那个女鬼提前发觉。

  “哎,左道长,我的呢?也给我一张符贴上。”这个时候严天华看到我们三人身上都贴上了符纸,心虚地找我要道。

  “你不能贴,你要是贴上了谁来引那女鬼来?”我看着严天华说道。

  “这……这,左道长那你能给我个防身自保的宝物行不?这万一我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剩下的钱你们也白瞎了不是?”严天华擦了擦额头上面的冷汗接着对我说道。

  “你就放心得了,她要是真想害你,恐怕你就早死透了。”看着严天华这个样子,还真验证了一句话,越有钱的人越是怕死。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走,都出去。”我说着带着头朝着别墅的前院走了出去。

  来到别墅前院,我先是用打火机点燃了插在院子正中间的那根竹竿上的黑香,然后让严天华坐在黑香附近的一个椅子上,我则是叫着胖子和雷子躲在一旁的阴暗处,静静地等着那个女鬼来。

  胖子这时也趁机拿出了牛眼泪和柳树叶抹在了自己的双眼之上,然后又递给了雷子,也让他抹上。

  就此,众人安静了下来,只等正角那女鬼前来,四周开始变得寂静无比,泛白的月光照下来,照在那绑在竹竿上面的一大屡头发上,倒下去的影子,描绘着它身不由己的宿命,更给这紧张的气氛多了一丝诡异,一阵冷风吹过,那头发也跟着那阵冷风轻轻飙舞,就好似一个个张牙舞爪腐烂的白骨。

  四周的树木和泥土在这个时候,好似开始溃烂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道。

  而倒映在地面之上的那一屡屡长发,形成了一个个重叠的黑影,像是在对我们哭诉着什么,也像是在绝望地撕破这令人不堪的夜色……

  “师兄,你这招能管用吗?万一那女鬼她不来怎么办?”等了一会儿,胖子轻轻挪动了一下身子,低声对我问道。

  “先别说话,等着看。”我说着继续静静地看着严天华附近,此刻他坐在椅子上,整个人的情绪都显不堪,双腿也在不停地微微发颤。

  大约又过了十多分钟,我隐隐地看到对面远处慢慢地飘来了一阵黑色阴气,随着那股阴气的出现,在其中有一个鬼的影子,可当我聚精用阴阳眼看清在黑气里的那个鬼的时候,心中就大吃了一惊!

  因为前来寻头发的那个鬼,并不是女鬼,而是一个男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