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满天纸钱

第二百一十九章 满天纸钱

  本来引魂我以为来的一定会是一个女鬼,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来的却恰恰相反。

  这一突然变故,让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而此刻坐在离黑香最近的严天华,他此刻却全然不知,依旧前看后看的张望个不停。

  看来前来的那个男鬼并不想让严天华看到他自己。

  我强压下心里的疑问和不解,慢慢地把背包里的子宸五甲驱鬼符拿了出来,握在手中,静观其变。

  而那个男鬼飘来之后,先是围着那根竹竿和严天华慢慢地转了一圈儿,之前那个男鬼的双眼一直死死盯着竹竿上面的长发,让我觉得好奇的是,他看到那一屡屡随风舞动长发的时候,眼神之中竟然多出了一丝怀念的柔情。

  看到这里,我心中疑惑更胜,难道那些长发是眼前这个男鬼情人生前的?

  就在我心中思量的时候,一直蹲在我身后的胖子轻轻地推了推我,我回头,见他一直用手指着前面,我顺着胖子所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别墅的上空,不知道在何时开始慢慢地飘落起一片片纸钱,那些黄色的纸钱随着风一阵阵飘舞,慢慢地落到了严天华的身上,接着,朝着我们这边飘了过来。

  本来一直盯着竹竿看的那个男鬼,从那些纸钱出现之后,双眼之中的柔情变成了仇恨和不甘,一转头,冷冷地看向了还坐在椅子上面的严天华。

这些纸钱有问题!

  接着,那个男鬼慢慢地从半空中飘落下来,双脚着地,然后朝着严天华那边一步步地走了过去。

  脚步声也同时在这个静谧的院落中响起:

  “啪嗒,啪嗒,啪嗒……”

  听到脚步声的严天华吓得差点儿没从椅子上面摔下来,忙朝着四周看去,他双眼之上又没有抹牛眼泪,哪里会看到?而且这个男鬼似乎并不想让严天华看到他,始终没有现行。

  “谁?!谁……谁在那里?!”此刻严天华双眼之中满是惊恐地朝着四周哆哆嗦嗦地喊出了一声。

  如若不是有我们几人在暗处给他撑腰,恐怕此时他早就拔腿跑人了。

  严天华喊出那一句后,四周没有任何人或鬼回答他,而那一直没有停下来的脚步声,离着他却越来越近:

  “啪嗒,啪嗒……”随着脚步声,那个男鬼也时不时地发出“桀桀桀”的鬼笑声,好似在刻意的吓唬他。

  “啊啊!!~~左……左道长,救命!!有鬼!……鬼来了!!”终于严天华此时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恐惧和畏怯,大声嘶吼了起来,身子也在同时向后一仰,连同椅子一起翻倒在地。

  我见是时候了,忙对身后的胖子和雷子说道:

  “动手!!”

  话刚说完,我马上把贴在胸前的阴符给撕了下去,接着身形一跃,同时把自身的阳气提了起来,加快脚上的步伐,朝着那个男鬼就冲了过去。

  那男鬼见我们三个突然出现,冲他跑过去,双眼之中满是疑惑,先是一愣神,接着就对着我一咧嘴,脸上马上裂开,漏出了血肉模糊的惨状。

  见此,我冷笑一声,原来是个只会吓唬人的纸老虎,马上手脚并用,跑到那个男鬼近前的时候,快速用手里的子宸五甲驱鬼符朝着那男鬼的前胸就贴了过去。

  “啪!”我手里的子宸五甲驱鬼符准确五误的贴在了男鬼的胸前,果然还是男性阴魂好对付,要是碰上个女的,往她胸前贴,心中还真是有些压力。

  就在我刚刚把符纸贴在那男鬼身上的时候,他身上本来不算多的阴气一下子猛地涨了起来,我看到之后,咯噔一下,心知坏了,用错符纸了,贴在那个男鬼身上的并不是子宸五甲驱鬼符,而是一张阴符!

  阴符不光是压制阳气,还可以增加阴气,我这一打马虎眼,顿时让眼前的这个男鬼如虎添翼。

  心念至此,我来不及多想,忙想伸出手把男鬼胸前阴符给拿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鬼抬起头,对着我大吼了一声,然后双手一挡,把我的手给夹在了中间,用一朝又一晃,我整个人就被他给甩了出去。

  我身子被甩出只会,一下子就砸在了严天华刚才所坐的椅子上面。

  “哎呀!!”我后背一下子就撞到了那个椅子上面的棱角,疼的我直接喊了出来。

  忍住痛,从地上爬起来,这个时候胖子和雷子也拿着符纸朝着那个男鬼冲了上去,见此,我伸手一掏,拿出一张子宸五甲驱鬼符,朝着那个男鬼再次冲了过去。

  之所以我一直选择用子宸五甲驱鬼符,而不用比它更厉害的符纸,比如六丁六甲镇邪符,是因为我不想把这个男鬼直接弄个魂飞魄散的下场,能制服超度是最好,不到万不得已,我并不想那么做。

  可是还没等我冲上去,那个男鬼把胖子和雷子放倒之后,身子一飘,便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见此我忙一低身子躲了过去,而那男鬼则是顺着伸出双手死死地掐住了在我身后的严天华。

  “左……道长,救我……”此刻严天华也看到了那个男鬼,脸色煞白,全身也跟着不停地发抖,双手死死地抓住那男鬼发青的胳膊。

  见此,我刚想冲上去救人,可就在这个时候,安如霜的声音突然传进了我耳朵:

  “十三,你等一下。”

  “怎么了?”我听到安如霜的声音之后,忙停下了身形。

  “那个叫严天华的商人,是不是一个奸商?”安如霜问我道。

  “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怎么了?”我抬头看了一眼严天华对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听后,发出一阵悦耳如银铃般的轻笑声,然后对我说道:

  “十三,既然他不是什么好人,那你干嘛不趁着这个时候,坐地起价呢?”

  听到安如霜对我这么一提醒,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故意把手中的子宸五甲驱鬼符撕掉了一个角,然后朝着那掐住严天华脖子的男鬼后背之上就贴了过去。

  “啪!”符纸贴在那个男鬼身上之后,那男鬼马上开始嘶吼了起来,同时松开了掐着严天华脖子的双手,可符纸刚贴上去没几秒,马上自燃了起来,身上没有了子宸五甲驱鬼符的克制,那男鬼再次朝着严天华扑了过去。

  “左道长,你用点儿厉害的符纸,这……这样下去我早晚……”严天华他话还没说话,脖子再次被那男鬼给死死地掐住。

  “严总,不是我不帮你,这个男鬼实在是太难对付了,寻常的符纸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只要你舍得花钱,我便用成本十万一张的茅山神符来对付他,保证分分钟让他在你眼前消失。”我看着严总问道。

  “用!……”严总此刻被那男鬼给掐的脸色发青,好不容易从口中挤出了这么一个字。

  “好嘞!”我答应了一声,再次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子宸五甲驱鬼符,贴在了那个男鬼的后背之上,顿时那男鬼身上开始不停地冒着白烟,接着就松开了掐住严天华的双手,一下子倒了下去,我顺势从他身上把之前贴上去的那道阴符拿了下来。

  此刻那男鬼躺在地上不断地惨叫,转瞬之间随着符纸一起化为一道黑色的影子,腾空而起。

  见此,我忙开始单手放置与胸前,半闭双眼,嘴中快速地念起了《度人经》:

  “说经一徧,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垄病,耳皆开聪。说经二徧,盲者目明。说经三徧,喑者能言。说经四徧,跛痾积逮,皆能起行。说经五徧,乆病痼疾,一时复形。说经六徧,白发反黑,齿落更生……”

  十遍说经完本之后,我慢慢地睁开双眼,却意外的发现那道黑影并没有随着我念出的《度人经》前去投胎,而是一直围绕在那一缕缕长发旁,来回不停地转圈。

  他好似在跟我说:

  “我要带着她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