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二十章 阴帅白无常

第二百二十章 阴帅白无常

  “师兄,你刚才是不是念错了,他怎么还不走?”此刻走过来的胖子看着那个黑影对我问道。

  我对胖子摆了摆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然后看着那个黑影说道:

  “人死投胎之后,心中所想,念中所思都被会遗忘,即使你带走了她的头发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的会忘记过去。”

  可是那道黑影听了我的话之后,依旧死死地缠在那长发之上,久久都不肯离去,或许此刻他心中有一个执念,这个执念不会因为任何外力,任何人的话而改变。

  看到这里,我心中一下子就被他触动了,可是我并不知道如何让他连同那些头发一起带走,正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安如霜的声音突然从那玉佩之中传了出来,轻声地对我说道:

  “十三,你就让他带着那些头发一起走吧,那头发应该是他恋人的。”

  “可是我并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才能让他带着头发走。”我低头对安如霜说道。

  “你个笨蛋,烧了那些头发不就好了嘛。”安如霜对我说道。

  听到她的话之后,我才反应了过来,怎么一到关键时刻,自己却把最简单的事情给复杂化。

  “胖子,你打火机借我用一下。”我看着一旁的胖子说道。

  接过胖子手里递过来的打火机,我接着把那一大屡头发从竹竿之上解了下来,然后慢慢地放在地上,被打火机一点燃,这头发就和汽油一般,突地燃烧了起来。

  随着那些头发渐渐燃烧,空气中飘起了一阵阵焦糊的味道,火堆之上,有一层层黑烟慢慢地朝着空中升腾而上,而此刻之前的那道黑影也慢慢地随着那一股股黑影朝着远处飘走。

  见此我再次半闭上双眼,嘴里又轻轻地念出了一遍《度人经》,念经的同时,我心中也默默祈祷,如果他们真的是情侣的话,但愿他们来生还在一起……

  “三哥,搞定了?”就在我刚刚念完一遍《度人经》的时候,一旁的雷子突然凑了过来,看着我问道。

  我点点头:

  “行了,超度了。”说完之后,我又转头看着严总问道:

  “我说严总,鬼都走了,你还藏在椅子后面干嘛?”

  我话音刚落,严总便伸从椅子后面探出脑袋先是朝着我这边看了看,然后转头在院子里打量了许久,确定之前的那个男鬼真的走了之后,才慢慢地从椅子后面站了起来,整整衣服,看着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左道长,真是谢谢了,谢谢你了,他以后都不会再来了吧?”

  “不会,不过我得提醒你,这是分明是有人想害你,本来没有那些纸钱之前,那个男鬼并没有想害人的心念,只冲着那些头发而来,但是自那些纸钱落下之后,那男鬼心性就发生了改变,严总您是一个聪明人,当然能猜出最有可能害你的是谁,这些事情不必我多说了吧?”我说道。

  “多谢左道长提醒啊,我自己心中多少已经有了数,不过咱得提前约好了,改天我做东,请你们三个吃顿好的!”

  胖子却在这个时候走了过去,伸出手,看着严总说道:

  “吃饭就不必麻烦严总了,我们事情都办了,之前答应的钱也应该付了吧?”

  “那是,那是。”严严天华说着就从身上开始拿支票,摸了半天,然后笑着对胖子说道:

  “兄弟,等我一会儿,笔没有带在身上,我去拿笔。”说着就急匆匆地跑会了别墅里。

  过了能有三五分钟,严天华手里便拿着一张支票走了出来,笑呵呵的递给了我。

  接着支票来一看,我心里就一阵不爽,忙抬头看着严天华问道:

  “我说严总,咱之前不是说好了符纸十万,事后再付十万,一共是二十万,你这张支票上面怎么只有十万?”

  严总听到我的话之后,先是楞了几秒,然后故意装出了一副恍然大悟,刚刚想起了的样子,有些歉意地看着我说道:

  “哎呀,左道长,你不提醒我我还真不记得了,我再给你写一张支票,再写一张,你等一会儿啊,人老了,这记性就不好用了,唉……”严总说着再次走回了屋子。

  “呸!还记性不好用,我看他刚才就是故意的!”胖子这个时候看着严总的背影吐出了一口唾沫。

  等了一会儿,严总再次拿着一张支票走了出来,笑嘻嘻地给我送了过来,不知为何,我一看到他那副狡诈虚伪的脸,就觉得全身不舒服,就想马上收钱走人。

  等我和胖子还有雷子一起走出别墅的时候,胖子开车带着我们俩直接朝着市中心赶去,在车里看了看手机,才刚刚凌晨2点多。

  可是车子刚刚开出去一半,前面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低着头站在马路中间,挡住了我们几个人的去路。

  胖子见此,忙用脚踩住了刹车,即使是这样,车子依旧划行出去好几米,等彻底停下来的之后,胖子便骂骂咧咧地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我跟在他身后,也随之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可是让我感觉到意外的是,四周根本就没有什么穿着白衣服的人……

  见此,我忙聚精朝着四周看了过去,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别看了,就凭你现在那点儿修为,即使有阴阳眼,想看到我阴帅谢必安,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一个极为阴冷,让人听到之后,身上就起鸡皮疙瘩的声音从我身前不远处响起,把我给吓了一跳。

  这个声音明明就在我面前,我却无论如何都看不到他,不过听那个声音刚才自称自己是什么阴帅谢必安,我不免疑惑了起来,什么是阴帅?谢必安他又是谁?

  “谢必安?你是谁?”我看着面前问道。

  “无知小儿,竟然敢直呼本阴帅的名字!该打!”那个声音再次在我面前不远处的空气中响起,随着他的声音,接着我马上感觉自己脸上一痛,好似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我特么去你大爷!”这打人不打脸,我被莫名其妙地扇了一耳光之后,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伸出腿朝着前面的空气中就踹出了一脚。

  “十三,别冲动,他是阴帅白无常!”这个时候,安如霜的声音突然从我身旁响起,我转头一看,她在这个时候同时从玉佩之中蹿了出来,自半空之飘落下来,站在我身旁。

  随着安如霜的出现,在我面前接着有升腾起一层白烟,接着一个身材高瘦,面如白粉,头顶之上还待着一个尖尖的白色帽子,手执脚镣手铐的丑鬼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就是传说中黑白无常之中的白无常?长得也太磕碜了吧?我看着眼前的这个鬼在心中想道。

  “我当这小子是怎么回事,敢有胆子跟阴帅我动手,原来有千年灵鬼撑腰,不过这位灵鬼大人,您身上的阴气为何如若细丝,难道千年道行已然废了?”白无常看着安如霜语气阴冷地说道。

  “这个就不劳阴帅您费心了,我只想知道,您拦下我们有何贵事?”安如霜此刻看着阴帅白无常问道,虽然此刻她全身的道行已废,但是说话的语气依旧不卑不亢,这个是她从骨子里面就有的气质,永远不会因为自身的道行没有,从而对人低声下气。

  白无常听了安如霜的话之后,转头看着说道:

  “为了他。”

  “我?”我有些不解地看着白无常问出了口。

  “对,我来找你,就是要提醒一下你,虽然你也算是龙虎宗的道士,有维护阴阳平和之责,但是应该打通打点的事情,绝对不能少。”白无常看着我说出了这么一席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