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玄黄地经

第二百二十三章 玄黄地经

  “就是我想来看看你,还有你课桌我也帮你收拾好了,顺便问问你要不要我帮你去食堂打饭……”方子燕看着我低声说道。

  听到方子燕的话之后,我心里实在是有些过意不起,便对她说道:

  “方子燕,你以后别这么对我好,咱学校里好男人多的是,就凭你这条件,找个学习比我好,比我帅的不要太容易。”一个萝卜一个坑,我左十三这个屌丝既然有幸了安如霜,就绝对不能对不起她。

  “但是他们绝对不会跟你一样,宁可舍弃自己的生命来保护我。”方子燕看着我说道。

  听到方子燕这么说,我顿时回想起了她和我在一起守那个子母凶煞石棺时候的场景,便忙对他解释道:

  “方子燕,关于那件事我得跟你解释清楚,当时那个情况,其实不管是谁,我都会那么做,而且说时候,我当时也是害怕的要命,心里一直想让你来救我,就是没来得及喊出口而已。”

  “我不管,事情都过去了,你想怎么说都行,反正我方子燕就是认定你了!”方子燕看着我有些着急地说道。

  “行了,我话就就跟你说到这里了,再说了我心里有人了,就是安如霜,不可能再喜欢别人,我得出去吃饭了啊,他们都在等我,我先走了啊。”我说着逃似得跑出了教室。

  ……

  来到老春面馆的时候,雷子和老黄还有大龅牙已经叫好了菜和啤酒,我们四个人坐在一起就海吃了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几个在等着大龅牙去柜台结账,我突然发现在这个前台后面的台子上面竟然摆放着一幅画着四壁罗汉的画像。

  我曾经在《茅山道术大全》上面看过关于风水的介绍,其中就有这四臂罗汉,而这四臂罗汉是驱邪克煞镇家宅之用,根本不是饭店里应该摆着的,如果硬要摆设只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看到这里,我忙走了过去,对老板娘问道:

  “老板娘,你们这里的那副画像是什么时候挂上去的?”

  老板娘听到我的话之后连忙说道:

  “你说这个啊,两个月之前有一个亲戚送来就挂上了,怎么了?”

  “那你饭店里的生意,这两个月以来是不是比以前差了不少?”我问道。

  老板娘听到我这句话之后,脸上一惊愕,然后才狐疑地看着我问道:

  “小伙子,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就是因为那副画,估计是你们那个亲戚没有跟你说明白,这幅四臂罗汉,是驱邪这家宅之用,可不是招财之用,所以我建议你还是把它给挂在家里。”我看着那副画对老板娘说道。

  “你咋懂这么多?”老板娘看着我问道。

  “我小时候跟我爷爷学的……”

  “那小伙子你再给我说说店里还有没有别的地方需要改的?今天你们这顿饭我请了。”老板娘笑呵呵地看着我问道。

  “饭钱我们该付还是得付,但是你要是相信我的话,那我就说两句,你这几张吃饭的饭桌可摆在生气、延年、或天乙的位置,这样会令财运亨通,家道如火势燎原,日益兴旺。”我说着用脚点出了生气、延年、天乙这三个位置。

  老板娘听后连忙拿出了一块儿画粉,在地上标记了起来。

  “谢谢你了啊小伙子,要是我们店里生意真能好起来,你们以后来统统免单!”老板娘说着客气地把我们四个送了出来。

  刚走出来,老黄就拉住了我胳膊问我道:

  “我说十三,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假的?你这去道观几个月,还真没白去啊。”

  我笑了笑,对他说道:

  “咱们说都没用,你过两个月自己来问问老板娘不就知道了?”

  “也是这么个事……”一旁的老黄点了点头。

  回到宿舍里的时候,因为下午有老梗的课,我们翘不了课,只能在宿舍里休息了一会儿,下午便去上课。

  本来就是必须课,不然拿不到学分是不能毕业的,其实这说白了,念大学就是一个攒学分的过程,学分修满了就可以毕业,学分不够那就玩蛋!

  其实上起课来,除了一些学霸之外,多数的都在偷偷玩手机的玩手机,睡觉的睡觉,看小说的看小说,基本上老师在讲台上面讲,下面没几个人抬头看。

  我也是一个没心思学习的主,便利用上课的时候,开始用课本练习画符,等下课之后我便是吃饭然后开始到后操场训练,接着回到寝室盘腿练阳气。

  当天晚上,我在修炼完最后一遍阳气的时候,宿舍里的雷子、老黄和大龅牙都睡了过去,可是我还是觉得自己精力充沛的很。

  便准备继续开始练自身的阳气,可就在这个时候,安如霜突然从玉佩里出来,坐在了我的床边上。

  “十三,是不是我一直不出来,你就一直不打算找我啊?”安如霜依旧是那一身雪白的衣衫,坐在我身旁,轻声细语地看着我问道。

  “没有,我最近上学,白天虽然有时间但是你不能出来,这一到晚上,不用说,你也看的到,我一直在训练,再一个,还有我怕我老是找你,你会烦我……”我看着安如霜说道。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烦你,真傻!对了十三,上次那阴帅白无常找你要那本叫《玄黄地经》古籍的时候,我就隐隐觉得那本古籍之中肯定有什么秘密,所以阴间才会派出阴帅白无常亲自来找你要,他们就是怕中间出了差错,由此可见那阴间地府对那本《玄黄地经》的重视程度。”

  我点头,同意安如霜的观点,虽然那本《玄黄地经》是我和清风道长在一个大口古井下面的棺木中找到的,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把它给送出去,自己辛苦寻来的东西,就这么拱手相送,说一点儿都不遗憾那是假的。

  “哎,其实就算那本《玄黄地经》上面真的有什么秘密的话,咱们也不可能知道了。”我看着安如霜有些丧气地说道。

  “那可不一定。”安如霜看着我神秘一笑说道。

  “啊?你什么意思?”听了安如霜的话之后,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没弄明白她这句话中的意思。

  “十三,你之前不是给我看过那本《玄黄地经》了吗?我把里面的内容全部都记了下来,我现在随时都可以写下来。”安如霜对我说着,轻轻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我天!如霜,你……你这记忆力也太厉害了吧?!”听到安如霜的话之后,我表示受打了惊吓,她这脑子比电脑都厉害,不过我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让安如霜帮我的办法。

  “对了如霜,你以后可不可以帮我把课本上的东西都记下来,然后我考试的时候,你告诉我答案怎么样?”我看着安如霜问道。

  “你想的倒是美,我才不会帮你作弊!对了十三,你去找纸笔来,我连夜帮你把那本《玄黄地经》写下来。”

  “好,你等我一会儿。”我说着打开台灯,从书桌上面找出了一个日记本,和一根中性笔。

  “十三,有毛笔吗?这个我用不惯……”

  “有,有。”我说着把放在背包里的画符用的朱砂毛笔拿了出来,洗干净之后,又找出墨汁来,一起递给了安如霜。

  安如霜接过我手中的毛笔之后,接着沾上墨汁,端坐在桌前认认真真地写了起来。

  我则是拿了一把椅子坐在安如霜的身旁,静静地看着她写字,当我看到安如霜写在纸上面字的时候,她已然写了一行字,我之前也是练过一段时间的毛笔字,只一眼就认出了安如霜写的是楷体,不过当我仔细看清安如霜所写的字之后,心中就是一惊。

  因为安如霜写的字对我的印象太深了,笔力均停,起笔轻柔连贯,落笔遒劲有力,简直就是曼卿之笔、颜筋柳骨,每一个字似乎都在安如霜的笔下生出了花,有了生命一般,我竟然看的有些痴了,我从来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有一天,会看着一个人写的字而入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