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死战

第二百二十七章 死战

  见那两具干尸来势汹汹,我也不敢大意,忙避开其锋芒,身子朝着旁边避,躲闪了过去,然后顺势拿出了烛龙九凤朝着其中的一个干尸僵硬发黑的手臂上就狠狠地划了过去。

  “刺啦!”一声,烛龙九凤划在那个干尸的手臂之上,冒出一阵白烟的同时,也瞬间将其手臂从中斩断,一大半掉落在地,依旧发着“嗤嗤嗤”的声音,冒着白烟。

  我还没来得及想多,那两具干尸便再次带着一股恶臭之气,冲着我扑上来。

  “你大爷的!来!!”我大骂了一声,朝着其中那个被斩断一条胳膊的干尸就迎了上去,用劲全力挥动手中的烛龙九凤,朝着他的前胸就狠狠地刺了过去。

  “碰!”烛龙九凤刺在那具干尸之上,不但没有刺进去,而且我的虎口被这一下子给震的发麻,低头一看,便发现此刻烛龙九凤上面的红光已然退去,变成了一把普通的匕首。

  而那两具干尸却在此刻离我近在咫尺,身上散发出的腐臭之气,一直在刺激我的神经。

  “吼!”我一脚把其中一个用力踹到在地,另外一个则是怪叫一声,朝着我扑了上来,我连忙躲避,可是肩膀之上还是挨了那具干尸一爪子,伤口上立即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

  快速后退的几步,我马上从随身背包里直接拿出了一张阳符,贴在了自己的身上,已增加自身阳气,然后接着又拿出了一张六丁六甲镇邪符,身子快速一转,绕到其中一具追过来的干尸身后,朝着他的后背就贴了过去。

  因为有了上次拿错符纸的教训,我这次这是把背包里的符纸都分了类,阳符阴符放在一起,子宸五甲驱鬼符和六丁六甲镇邪符放在一起。

  可是让我没有意料到的是,那具干尸就好像后背长了一双无形的眼睛一般,身子快速地往前一跳,躲避了过去,我这一招一下子打空。

  于此同时,另外一具干尸也如影随形般接踵而至,伸出两条满是黑色指甲的干瘪手臂朝着我身上就招呼了过来。

  面对这种状况,我避无可避,只能就地狼狈的快速打一个滚,侃侃地躲闪了过去,特么的!这一下子让我同时对付两具干尸还真有些吃力。

  我心里想着,还没从地上爬起来,那两具干尸便在此刻转过身子朝着我飞块地扑了上来,一点儿都不给我喘息的时间!

  见此,我心中灵机一闪,忙在手里的那张六丁六甲驱邪符上面吐了口唾沫,学着清风道长一样,快速地贴在了鞋子底下,然后朝着其中的一个干尸就猛地踹了过去。

  这一脚结结实实地踹在了那具干尸之上,鞋底上的符纸也瞬间贴了上去,那具干尸马上就全身发抖冒着烟躺在了地上。

  而另外一具,则是没有一点儿迟疑地继续朝着我扑上来,我只好再次原地打了一个滚,躲了过去,然后顺势再次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六丁六甲驱邪符,从地上爬起来,朝着那具干尸身上就贴了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身后传来的一股劲风,那股劲风朝着我脑袋上就袭了过来,不敢大意,我忙放弃攻击,双脚在原地用劲一踏,借力弹跳了出去。

  站稳之后,我才看清,在我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程江然突然偷袭了过来,手里拿着的短刃一击没有得手。

  我看得出来,这两具干尸都是受程江然的控制,他们之前没有参手的原因就是同时控制两具干尸根本没有动弹不得,但是现在其中一具干尸已经被我放倒,他便马上冲了上来。

  “小子,现在只是个开始而已,你放心,你那鬼媳妇儿找不来的,我在四周都布下了克制阴魂的阵法,她就算找到也进不来,安心的走吧。”程江然看着我冷笑道。

  对此我冷笑一声,看着他说道:

  “你说的对,这只是个开始而已。”说到这里,我把手中的六丁六甲驱邪符一下子贴在烛龙九凤上,然后嘴中念道:

  “天罡七星,五阳借阳!”然后我脚下,快速一动,摆出的天罡七星步的第一步:

  “一炁混沌灌我形!”

  程江然见此,脸色大变,看着我满脸不相信地说道:

  “天罡七星步?!你竟然会天罡七星步!”

  我没有理会他,接着朝着程江然所在的位置,踏出了第二步“禹步相推登阳明!”然后就是第三步:

  “天回地转履六甲!

  蹑罡履斗齐九灵!

  亚指伏妖众邪惊!

  天神助我潜身去!

  一切祸殃总不侵!”每踏出一步,我便离着程江然近了一些,体内丹田之中的阳气也增添了一分,此刻程江然忙控制那具干尸朝着我扑了上来,想用他来试探我。

  我也没客气,直接对着那具干尸就猛地踢出了一脚,顿时那具干尸便被我踹倒在地,然后我接着上前把烛龙九凤上面的符纸贴了上去。

  接着这具干尸也开始全身发抖、冒烟,腐烂了起来。

  “左十三,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不过我说过,游戏,才刚刚开始……”此刻程江然看着我冷笑道,接着他嘴里快速地念动一连串的口诀,没等我扑上去,他的脑袋便和身子分了家!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就是一震,这是降头术中的飞头降!!

  程江然他怎么突然就学会了这极难血的飞头降?这是飞头降以前那个老太婆降头师就用过,是一种对自身下降,让自己的头颅能离身飞行,达到提升自己修为的降头术,身子和头颅同时行动,极难对付,而我师父清风道长就是输在了这飞头降上面。

  我万万都没有想到,程江然这畜生王八蛋,竟然学会了飞头降。

  “咯咯咯,受死吧!”程江然飞起了头颅上发出了一连串诡异的笑声,然后脑袋和身子同时朝着我冲了过来。

  其中程江然的脑袋来袭的时候,快速地在空中旋转了起来,瞬间多出了一股极为强烈的血雾和血花,朝着我就扑了过来。

  “百花飞头降!”看到这里,我脑海之中就马上闪现出了这五个大字,这百花飞头降是清风道长之前对我讲述过,算是降头之中最为厉害的一种飞头降,飞起的脑袋来袭的时候,伴随着极为强烈的血雾和血花,如果是不明真相的人,就会被杀死在那一片血雾之中,所以南洋的降头师都称其为百花飞头降。

  这所谓百花,就是指无数的血雾和血花。

  知道这百花飞头降的厉害,我忙躲闪到一旁,身子快速退开,然后马上从背包里拿出了数面五颜六色的旗子握在手中,朝着地上快速地插了下去。

  我现在手里拿着五面旗子,而此刻我插旗便是在布阵,这个阵法就是“五行阵”,此阵正是贵真人教我的,不但布法简单快速而且能有效的克制阴邪之法。

  五行阵,讲究阵势圆转浑成,不露丝毫破绽,内含五行生克变化之理,集五行之精于一身,故其又与五行相畏: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故此,遇阴则破,遇煞则克!

  就在我插下四面旗子,准备插下第五面旗子的时候,程江然的无头身子和那个带着一片血雾的脑袋便已经到了近前,没有办法,我只好暂时放弃插下最后一面旗子,起身躲了过去。

  可同时那程江然的人头接着就吹了上来,不再给我任何布下阵法的机会,我一边躲闪,一边朝着五行阵的另外四面旗子看了过去。

  只见程江然的身子竟然开始朝着那四面旗子走了过去,伸出脚,一脚就踩在了其中一面旗子之上。

  “咔嚓!”一声轻响传来,此面旗子,已然作废。

  “我艹大爷!”我大骂了一声,然后把手里仅剩下的一面旗子朝着程江然的脑袋就扔了过去。

  同时嘴里快速念道:

  “金庭能百日,初见电光生!急急如律令,赦!!”旗子顿时发出一道淡黄色的光芒,硬着程江然那个带着一片血雾的脑袋就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