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身中尸毒

第二百二十八章 身中尸毒

  随着那面旗子与程江然接近,我顺势把背包里清风道长给我的借雷符拿了出来,心想若是那面旗子奈何不了他,便用此符借雷,虽然在之前清风道长跟我说过,这借雷符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刻绝对不能轻易使用。

但是现在已然到了非用不可的时候,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今天都不会让程江然再次逃走!

  就在我扔出去那面发着黄色淡光的旗子,冲进程江然那个飞起的脑袋前面的一片血雾之中的一瞬间,程江然的双眼之中猛地迸发出一道精光,嘴角一咧,漏出了一丝邪笑,然后脑袋再次快速地旋转了起来,四周的那片血雾更胜更浓。

  而此时在那片血雾之中的旗子上面的暗黄色淡光开始一点点的暗淡了下来,直至慢慢消失,我那面旗子也在淡光消失的那一刻瞬间被那一片血雾化为齑粉……

  “卧槽,这么厉害!!”我看到这一幕后,心里不免大吃了一惊,这些旗子可都是贵真人送给我的,其中自带的阳气不说,并且我还用五行道家口诀增加其阳气,却不想就这样被程江然轻松化解。

  看到这里,我便知道今天绝对不能留手了,忙咬破自己的手指,抹在了借雷符的上端,以阳血符箓为引,道法阴阳为主,借天雷,灭阴邪。

  其实上次清风道长用借雷符借雷,并不是真的借雷,而是用自身的阳气打开借雷符之中的小雷,以此来对付那个未成形的旱魃,但是对面的程江然绝对不是小雷能灭的,所以我现在必须借天雷。

  其实本来是我打算用“龙虎七赦印”的,但是考虑到它的不稳定性和风险性,所以最终我还是选择用带有后遗症,但是保守一点儿的借雷符。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役使雷霆,精怪忘形,雷神隐名……”我趁着程江然还没有冲过来,单手掐出一个雷诀,嘴里快速地念出了借雷口诀。

  程江然听到我嘴里在不停地念叨的口诀后,脸色顿时大惊失色,看着我满是吃惊地说道:

  “借……天雷!?你这样做,可是有损自己阳寿和苦苦练来的修为!!”程江然看着我吼道,此刻他的那个脱离身体的脑袋之上,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之中满是惧意和惊恐。

  “洞慧交彻,五炁腾腾!”我大喊了一声,符纸之上,顿时黄光闪现,在此刻天空之上飘来了一道黑云,遮住了月光,四周渐渐地变得阴沉了下来,我拿着手里的借雷符,看着程江然冷冷地说道:

  “别说是损阳寿、损修为,今天就算拼了我这条命,也要为我爷爷奶奶报仇!!急急如……”

  “等等!!你只要不杀我,我便告诉你幕后指示我杀你爷爷奶奶的人是谁!!”此刻程江然见我准备催动借雷符,忙开口打断了我的话。

  听到程江然说出这句话后,我连忙把后面没有说出来的两个字咽回了肚子里,看着他问道:

  “到底是谁?!!”

  “你得保证我说出来,就一定放我走。”程江然看着我说道。

  “行!我保证!”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其实在我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就算是程江然今天跟我说出来,我也绝对不会放他走,对一些人渣来说,何必跟他们讲诚信?

  “好,我希望你说话算数,其实指示我杀了你爷爷和奶奶的人是……”程江然说到这里,双眼之中寒光一闪,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随之也浮现在他的嘴角。

  看到这里,我心中一沉,暗叫一声不好,随之在我身后便传来了一股腐臭之气。艹他大爷的,中计了!心念至此,我来不及多想,马上向前跳了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我面前离着我最近的程江然的无头身猛地就朝着我扑了过来。

  如此千钧一发、前后夹击的状况下,我已经无从躲避,一咬牙,特么的,拼了!!

  “急急如律令!!”我大喊一声,然后把手里的借雷符朝着我前面程江然的无头身扔了过去,符纸瞬间飞去,紧紧地贴在了无头身的前胸,随之在我头顶之上的天空中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声响。

  紧接着我只感觉眼前一股极为刺眼的白光从天而降,耀的我直接睁不开双眼,“咔嚓!!!”一声巨响在我耳旁响起,同时震的我耳朵嗡嗡嗡,响个不停,直冒金星。

  就在我准备睁开眼的时候,突然感觉后背之上猛地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就好像被之前的干尸那黑色干枯的爪子狠狠地挠了一下一样,我顺势往前一跳,忍住痛,睁眼回头一看,便看到不知在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具干尸,正挥动着他那一只带着鲜血的爪子再次朝着我扑了上来!

  “奶奶的!老子今天玩死你!!”我此刻也是火了,红着眼再次从背包里拿出了一道六丁六甲驱邪符,不管不顾地朝着那具干尸就扑了上去。

  身子靠近那具干尸,我左手用力挡开他那条干瘪胳膊的同时死死抓住,朝着我这边用力一拉,另外一只手拿着六丁六甲驱邪符朝着干尸的前胸贴了上去。

  就在那具干尸黑色的长指甲离着我脸只有分毫距离的时候,六丁六甲符便被我贴在了他的前胸,顿时那具干尸便全身打着抖、冒出一股股地白烟倒在了地上。

  我松了口气,亏着这具干尸身矮胳膊短,要不刚才哥们儿非得破相了不可!

  就在我刚刚准备回头的时候,猛地感觉到了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忙回头看了过去,在我眼及之处,处了那具已经被天雷打的焦黑的无头尸,程江然的脑袋却在此刻不翼而飞,整个儿脑袋如同烈日之下的露珠,转瞬消失……

  虽然程江然的脑袋消失了,但是他绝对没有逃走,我依旧能看到四周有一股股阴邪之气,而且我一直有一种知觉,在某一个我看不到的地方,正有一双眼睛在死死地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程江然你个畜生王八蛋,有种的你就给爷爷我滚出来!!”我此刻看着四周大吼,可是喊声刚落,我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全身也跟着没了力气,差点没栽倒在原地。

  糟糕!估计是之前身体里的尸毒起了反应,那些干尸的指甲之上都不干净!想到这里,我微微低下头,朝着自己受伤的左肩膀上看了过去,只见之前被那些干尸所挠的数条伤口里面,已经开始泛出黄色且黏稠的液体……

  果然,是尸毒现在开始发作了!

  没时间再继续跟那个王八蛋往下耗了,必须尽快找出他……就在我刚刚想到这里的时候,头一晕,双腿一软,整个人朝着地上就倒了下去。

  恰在此时,不知从哪里伸出来的一条胳膊,拉住了我倒下去的身子,然后马上给我过递上来一株淡绿的草药。

  “三哥,你快吃了它。”

  是白若彤的声音!

  听到是白若彤的声音之后,我忙把她手里递给我的草药接了过来,直接放进嘴里,吞了下去,紧接着一股清凉之气带着浓郁的药香便从我的喉咙之处全部了全身,直至丹田之中。

  顿时我便感觉精神百倍,之前的那些头晕目眩和全身发软无力的感觉也随之消散……

  直到现在,我才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我身旁,扶住我的白若彤,有些吃惊地对她问道:

  “白若彤,你怎么突然来了?你知道我在这里?”

  “因为你吃了……”白若彤话还没有说完,她好似发觉了什么一般,停住了说到一半的话,小巧的鼻子在四周轻轻地嗅了嗅,然后俏脸之上脸色大变,转过身子,用她的两条手臂用力的朝着我前胸就猛地推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