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忘记

第二百二十九章 忘记

  被白若彤这用力一推,再加上我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她连着推出去倒退了好几步,脚下一个趔趄,被地面上的树枝给绊倒在地。

  也就在同时,我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了程江然那个带着一大片血雾的脑袋快速地从天而降,只一瞬间,那片血雾就把站在准备逃走的白若彤罩在了中间。

  她终归还是晚了一步!

  “白若彤!!”我此时看到被血雾包在其中的白若彤大声吼了出来,只感觉心胆俱裂,我实在没有想到白若彤这个傻姑娘居然会不惜一切来救我,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她首先想到的是先把我给推开,而不是她自己……

  “程江然我草泥马!!”此刻我脑海之中,全是怒火和悲痛,从地上快速地爬了起来,伸出右手快速结出“龙虎七赦印”的手决,然后大声喊道:

  “气不散兮神岂昏,静中无想一阳生!龙虎七赦印,赦!!”口诀念完之后,我只感觉丹田之中有一股极为猛烈的热气快速地朝着右手之上涌了过去。

  跟着我就感觉右手之上发烫起来,打眼一瞧,此刻结出手印的右手之上已然多出了一层淡黄色的光芒,成了!!

  心里想着,我便朝着那一片罩住白若彤的血雾冲了上去,看准那漂浮在半空之上程江然的脑袋,双脚在地面借力一跳,直接朝着他的脑袋上就用右手上的龙虎七赦印招呼了过去。

  程江然同样看到了我,当他看清我朝着他脑袋打过去的右手上面发出的淡光后,猛然就放弃了白若彤,脑袋旋转着带着那片血雾逃似得躲到了一旁。

  这龙虎七赦印,程江然上一次跟我交手的时候见到过,自然知道它的厉害,所以直接选择避开,没有似乎任何想要反攻的意思。

  我此刻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是血的白若彤,脑海之中的怒火更胜,大喊一声,朝着程江然的漂浮在半空之上的脑袋就冲了过去。

  他有了上次的教训,自然有所提防,每次都在我攻击之前,全部提前躲避了过去,而且还时不时地用他脑袋周围的那些血雾攻击我,我也只能在攻击的同时,不断地躲闪,程江然现在就是在跟我死耗,根本就不给我任何得手的机会!

  虽然我此刻肺都要气炸了,但是心中存留的理智依旧在不断地提醒我:

  这么和这个王八蛋耗下去绝对不是个办法,此时应该怎么办?我一边和程江然交手,脑海之中一边快速地思考,如果我想在短时间内和程江然分出个高下,只有用手中的龙虎七赦印打到他,但是应该用什么办法?

  就在程江然躲过我地N次攻击之后,我脑海之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对付他的办法,那就是胜之险中求!

  既然他不肯给我破绽,那么我就主动给他破绽,让他在趁此反击想得手的同时给他致命一击!

  想到这里,我自个在心里暗下了决心,就这么干,打定主意之后,我便开始不断地朝着程江然猛攻,终于,程江然在我这一连串的猛攻之下,有些自顾不及,我也趁着这个时候,自己的左脚拌了自己的右脚一下,整个人就好似被地面之上的石块绊倒一样,大呼一声,整个人朝着地面上就栽倒了下去。

  倒地的同时,我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程江然一眼,他在这个时候见此,双眼之中寒光一闪,漂浮在我头顶之上的脑袋快速地旋转,带着一大片血雾朝着我就扑了下去。

  正是机会!我见此单手撑住地面,把踏在地面上的双腿和那一条胳膊同时用力,整个人从地上弹跳了起来,一下子躲过了程江然攻击我的血雾,在半空中寻出一个空档,挥动右手,用劲全力,朝着程江然的脑袋上面就狠狠地拍了过去。

  “啪!!”随着我右手拍在程江然脑袋上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躲闪,就被我当场拍碎了脑壳,红的白的溅出来一大片,也溅在了我的胳膊和手臂之上。

  程江然的大脑袋瓜子被我右手的龙虎七赦印活活地拍碎之后,我并没有着急要走,而是站在原地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六丁六甲驱邪符,握在手中静静地等着。

  果然,不一会儿,一道黑色模糊的身影从程江然那破碎的脑壳之中慢慢地飘了出来,而这道黑影正是程江然的阴魂,看到之后,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忙用手里握着的六丁六甲驱邪符朝着程江然的阴魂就贴了过去。

  六丁六甲驱邪符贴在阴魂之上,顿时让那刚成形不久的阴魂渐渐消散,直至消失……

  自此,程江然这个畜生王八蛋彻底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其实这人死之后,不管他生前做过多少恶事,都和阳间再无瓜葛,所谓一死百事了,阴魂是受阴间所束,所审。除非他再次违反阴阳两界的规定,私自偷回到阳间(也有某些特定条件阴魂死后去不了阴间),那么我们龙虎宗才有权利将其消灭,我刚才那么做,完全是违反了阴阳两界的约定,等待我的,一定是阴差阴司的审判,但是我却一点儿都不后悔!

  看到程江然的阴魂永远地消失在这阴阳两界之后,我忙朝着一旁躺在地上的白若彤跑了过去。

  跑到她身旁,我忙伸出手,一把把她从地上慢慢地扶了起来,轻轻地晃了晃她的脑袋对她喊道:

  “白若彤,白若彤,你怎么样了?醒醒,白若彤……”

  就在这个时候,白若彤随着我不停地摇晃,终于慢慢地睁开了双眼,她本来一副很痛苦的表情,在看到我之后,极为勉强地看着我漏出了一丝笑意:

  “三……三哥……”白若彤虚弱的声音,如同细丝。

  “你别说话,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不!我现在就带你去找鬼医杨振天,他一定会治好你!!”我说着便开始忙身上的口袋里找手机,想给胖子打电话马上来接我们。

  可是就在这时,白若彤却伸出了手,轻轻地拉住了我:

  “三哥,不用了,我自己身体什么样子,我自己心里清楚,五脏俱裂,现在哪怕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我……咳!咳!……”白若彤说道这里,忍不住咳嗦了起来,顺带着还咳出了一大口的鲜血,我清楚地看到在白若彤咳出来的鲜血之中,还带着好几块血淋淋的肉块!

  此刻,我再也无法压抑自身的情绪,看着她落下泪了。

  “没事的,白若彤你别自己吓唬自己,杨振天他老人家是鬼医,肯定能救你的命,一定会的!!”

  “三哥,你……你不用安慰我了,我只想在临走之前和你说几句藏在心里的话,你难道这都不肯听吗?”白若彤此刻双眼看着我轻声地说道。

  “好,好,我听,你说,你说……”我颤抖着点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看着白若彤说道。

  “三……三哥,其实……我想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失前告诉你……我曾经爱过你,也许是爱情,也许是真的把你当成哥哥,我也想过离开你,希望自己不会再去打扰你,我也不想再使你为难和悲伤,可是我怕自己做不到,可是……可是现在我真的做到了,从今天之后,我便永远都不会打扰到你……我曾经默默地、没有目的地爱过你,既忍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现在我终于要解脱了,但愿老天真的能够保佑你和如霜姐姐,能够……能够永远的在一起……”

  白若彤看着我说着,双眼之中慢慢地留下了泪水,她的泪水顺着那苍白毫无血色的脸颊滚落了下来,滴在我的手上,如同一滴滚烫沸腾的的开水一般,让我全身一震!

  “白若彤,你真傻,我不值得你为我付出这么多,不值得,不值得!……”我低头看着越来越虚弱,已经半睁着眼的白若彤,心如刀搅,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什么也不能做。

  白若彤却看着我微微地笑着摇了摇头,轻声地说道说道:

  “如霜姐姐总是能为你挡风遮雨,可是我却什么都做不到,之前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看着你不断地经历生与死,而我却无能为力……所以我想……等我走了之后,会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默默地为你祈祷,祈祷你和如霜姐姐,能平平安安……三哥,你一定会忘记我,对吗?”

  “不,不会……”我伸出手擦了擦双眼之中的泪水,看着白若彤摇头说道。

  “三哥……你会的,你一定要忘记我,我曾经听别人跟我说过,回忆就像是太阳底下的雪花,不管能存在多久,终究还是会被太阳融化,还是会从时间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你说对吗?三哥,你告诉我这句话是对的,你告诉我你一定会忘记我,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的走……”白若彤无力地看着我,用近乎恳求的眼神看着我。

  就在这一瞬间,我仿佛听见了全世界崩溃的声音。

  “对,你说的对,我会忘记你,我一定会忘记你……”我嘴上说着忘记,脸上却流下了泪水。

  忘记是什么?

  仅仅只是两个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