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三十章 下决心

第二百三十章 下决心

  白若彤听到我说出的话之后,嘴角微微上翘,轻声言语道:

  “三哥,谢谢你,我走了之后,会送你一样东西,它或许能帮着着你们寻到那复活如霜姐姐所需要的凤凰胆,我真心的祝福你们……”

  白若彤她话音刚落,我便突然感觉躺在我胳膊上的白若彤身子微微地颤动了几下,双眼之中渐渐地失去了光泽,慢慢地闭上,脑袋垂了下去,一头秀发也随着垂了下去,一动也不动。

  见此我心中大惊,忙喊道:

  “白若彤,白若彤!……”同时我伸出手,搭在白若彤手腕上的脉搏上,已然停止了跳动。我在此时感觉自己一颗心几乎也停止了跳动,伸出手探她鼻息,也已没了呼吸……

  就在此时,白若彤的身体开始一点点儿的虚化了起来,渐渐地开始消散,慢慢地从一个人,变成了一条通体雪白的狐狸,我低头看着这只嘴角依旧挂着血迹的白狐,心中再次抽搐了起来,她,从此之后,永远都不会再站起来……

  我就坐在原地静静地等,等白若彤的阴魂从她身体之内出来,准备送她最后一程,让她早日投胎。

  可是等来的结果并不是白若彤的阴魂,而是她那具白狐尸身也接着开始一点点儿的消散,慢慢地消失之后,整个地上除了一片血迹之外,便是一棵晶莹剔透的白色珠子,我伸出手,颤抖着,慢慢地把那棵珠子从血迹之中拿了起来,握在了手中。

  就在我把这颗珠子紧紧握住的时候,我突然好像听到了白若彤的声音:

  “我信道,也信缘,缘与道,不与我……”

  丛林四周的虫鸣声也在此时,响了起来……一声又一声,静谧而安详,即使在酷夏的这个好月份里,我也感觉那代表夏天的虫鸣声里也带有寒冬的味道,让我心里不寒而栗……

  之前的黑云依旧没有散去,早将月亮遮得没一丝光亮,一条长长的闪电过去,照得四野通明,宛似老天爷忽然开了眼一般。

  老天爷,他真的会开眼吗?

  我笑了,是苦笑,也是自嘲,又一个为了救我而死,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因为我天生能克死人的命理?!还是那道家的五弊三缺?!!

  此刻我实在忍不住仰头大吼,天空之上也开始窸窸窣窣地下起了小雨,我不在乎那点儿雨点打在我的身上,就这么颓废地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地上白若彤的血迹一点点儿被雨水冲散……

  不知过去了多久,一个人的手轻轻地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并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慢慢地回过头,来的正是安如霜。

  她就这么看着我,双眼之中充满了柔情和理解,甚至还有包容,一个女性所有的优点都在这一刻,从安如霜的身上展现了出来。

  “如霜,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看着安如霜问道。

  “好久了……”安如霜平静地对我说道。

  “她不应该死,若是她不认识我,根本就不会落到这种下场,如霜,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身旁的人都会一个个的因为我而死?为什么?!”我抬头看着安如霜问道,似乎把她当成了诉苦的对象,此刻我的双眼之中依旧还是湿的,已然分不清究竟是泪水,还是雨水。

  安如霜听到我的话之后,静静地蹲下了身子,靠在我身旁对我说道:

  “十三,虽然白若彤为了救你而死,但是你反过来想一想,你杀死了那个到处害人的程江然,你因此也在无形之中救了很多人的命,其实我一个女流之辈,懂的并不多,但是也知这阴阳之道,世间所以的事情,既然会有阳的一面,就一定会有阴的一面,没有一件事情是完全对的,也没有一件事情是完全错误的。”

  听到安如霜的话之后,我心里依旧迈不过那个坎,看着安如霜继续问道:

  “如霜,她本不应该死,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白若彤她的确是走了,可是她却走的没留下一丝遗憾,她把她心中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而且你也答应了她想让你答应的事情,所以她走的并不遗憾……”安如霜看着我轻声说道。

  听到安如霜的话之后,我心里反而却愈来愈难受了起来,这就好比一只野兽受了伤,它可以自己跑到一个山洞或者角落里躲起来,然后自己舔舔伤口,自己坚持,自己等待伤口愈合,可是一旦被嘘寒问暖般的安慰,它就受不了……

  “十三,你怎么了?”安如霜看我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语气有些担忧地看着我问道。

  “没……没事,对了如霜,你不会生气吧?”我直到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才看着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却看着我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会……”

  “为什么白若彤她死了之后,我甚至连她的阴魂都看不到?!”我突然想了起来,看着一旁的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听到我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才对我说道:

  “我也不能确定,只能猜测她的阴魂估计是化为了你手中的那颗珠子了。”

  听到安如霜的话后,我慢慢地把手里紧握地那棵白色的珠子松了开来,上面依旧带有白若彤的血迹,看到这里,我心中就泛起莫名的窒息感,连忙把那棵珠子放进了随身的背包里。

  我不敢去面对,我不想去面对,如果可以逃避的话,我愿意选择,不是我懦弱,只是有些痛苦太猛烈,太难以忍受。

  “十三,我们应该回去了……”此刻安如霜看着一直在下着雨的天空对我提醒道,雨水虽然不大,甚至都无法湿透衣衫,但是四周却起了一阵阵冷风,冷到透骨……

  我突然在这个时候想起了被程江然捅了一刀的方子燕,便对安如霜问道:

  “如霜,方子燕她怎么样了?”

  “没事,我找了一个你们学校里的同学,帮忙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送去了医院,我跟去一直听到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后,才过来找你。”安如霜对我说道。

  我看着安如霜答应了一声,然后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白若彤之前所倒下的位置,转头带着安如霜朝着学校里赶去。

  在冒雨回学校的路上,我便暗下决心,明天就给刀疤脸打个电话,让他帮我再请一个长到不能在长的长假,我不想继续留在学校里了,我想去那昆仑雪山,去那阴地凶墓,去寻找那传说之中的洛河神水,帮助安如霜重生为人,我还要帮陆真人寻找那最后一魂,我也同样要找到了那一直在幕后控制着这一切相田的藏身之所,当然,我也要解开那个商代古墓木棺之中和白若彤长得一模一样女尸的秘密。

  当然,茅山派的叛徒,上次给我下引魂咒的人,一直想至我于死地的林林、林穆鑫父子,还有那条害的我小时候全家不得安宁的蛇精,这些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一直在我心底生了根,如同烙印般,死死地记下了……

  就这样,我心里想着,不知不觉中便走回到了学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没有去叫门,而是直接从外面翻墙爬了进来。

  等我走回到宿舍里的时候,雷子、老黄还有大龅牙都睡的跟死猪一样,我估计现在就算真来个地震,他们都不带醒的。

  坐到自己的床上,我此刻一点儿都没了情绪,满脑子都是白若彤临死之前的眼神和对我说的话……

  摇晃了一下子脑袋,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脱掉衣服,然后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

  躺在床上,我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思绪乱的很,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我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