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白若彤身世之谜

第二百三十七章 白若彤身世之谜

  “师兄,你俩对暗号呢在那?”胖子在这个时候,不知状况地问了一句。

  “你不明白?那我就让你明白好了!”我没有理会胖子,说着转手就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子宸五甲驱鬼符,身子猛地从那个女孩儿身上起来,马上用右手拿着符纸快速地朝着那个女孩儿的胸前就贴了过去。

  我之所以选择用子宸五甲驱鬼符,而没有直接用六丁六甲驱邪符是因为我感觉在我面前的这个女孩儿身上的阴气并不算重,用六丁六甲驱邪符实属浪费。

  那个女孩儿看到我手里的子宸五甲驱鬼符后,大惊失色,刚想起身躲开,却被我反过来死死地压住了她的腿,手上的符纸也随之贴在了那个女孩儿的前胸。

  一声刺耳的声音传出,接着马上有一个黑影就从那女孩的身体里蹿了出来,朝着酒吧外面飞了出去。

  见此,我忙把这个昏迷过去的女孩儿放倒在沙发上面,然后对一旁的胖子说道:

  “胖子,你帮着看好她!”说完之后,我便跟着那黑影逃走的方向追了出去。

  跑出酒吧之后,站在门口前左右一看,发现那个黑影朝着左边的那条路逃去,赶忙追了上去。

  一边跑,我一便把身上贴着的那张阴符撕了下来,转而换上了一张阳符在贴在身上,以此增加自身的阳气。

  刚才附在那个女人身上的阴魂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是刚死不久便从阴间里逃了出来,走上了引人阳气而快速增加自身道行的这条邪路。

  跟着那道黑影一路狂奔,一直窜进了一条小胡同里,见我自己跟那道黑影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这么跑下去不是个办法,便从随身背包里拿出了一面旗子握在手中,口中大喊道:

  “游思妄想莫纷纷,净土能归了悟真。急急如律令,赦!”然后快速地把手里的那面旗子朝着前面的黑影就扔了过去。

  旗子瞬间从我手中飞了出去,朝着逃在前面的那道黑影追了上去,瞬间就追近,打在了那道黑影的上面!

  “呲!!”那个黑影被旗子打中之后,竟然发出了一声怪异的惨叫声,然后一下子摔落在了地上,接着便显出了鬼体,见此我忙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张子宸五甲驱鬼符,朝着那个躺在地上的阴魂就冲了过去。

  靠近之后,我才看清那个躺在地上的阴魂竟然穿着一套极为破旧的军服,看军服的样子,竟然是二战时期日本兵!

  日本兵阴魂!!看到这里我楞了一下,怎么会在这里突然遇到在白虎煞凶地出现过的日本兵阴魂?!

  “八嘎!!”躺在地上的那个日本鬼兵从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过头,一脸凶相地伸出胳膊朝着我就扑了上来,腐烂不堪的面貌在路灯的照射下更加可怖。

  “找死!!”我冷哼一声,再次拿出一张子宸五甲驱鬼符朝着那个日本鬼兵前胸之上就贴了过去。

  而那个日本鬼兵靠到近前,我顺势用左手把他的胳膊给挣开,右手朝着他的前胸之上就贴上了一张子宸五甲驱鬼符。

  被贴上符纸的那个日本鬼兵随之便发出一声极为难听刺耳的惨叫声,冒着白烟就躺在了地上,随之鬼体开始慢慢消散,不一会儿,便魂飞魄散……

  看着地上那张废弃发黑的符纸,我心里不免有些疑惑:这日本鬼兵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竟然还敢明目张胆地跑到闹市区勾人,难道就不怕龙虎宗和国家灵异调查队发现?

  就在我疑惑不解地的这个时候,安如霜突然从玉佩里面出来,站在我身旁对我说道:

  “十三,看来那个相田很着急恢复自身道行,所以才会冒险派出这些鬼兵到处勾人吸取阳气,以给他带回去,用阳补阴,由此可以推断,最近他们害死的人绝对少不了。”

  听到安如霜说的话之后,我接着看着她问道:

  “那个日本相田手下到底有多少个这样的鬼兵?”

  安如霜轻轻地摇了摇头:

  “具体我也不知道,虽然在二战期间死在中国的日本兵数以十万百万,但是多数都去了枉死城,在枉死城中的阴魂即使是头七和鬼节也不能回到阳间,所以能逃出来或者留在阳间的日本鬼兵绝对不会太多。”

  “这样啊,对了如霜,那枉死城是什么地方?”我看着安如霜问道。

  “枉死城也属于阴间所管束,枉死即不是寿终正寝,而是由于自杀、灾害、战乱等,坏事做尽而死身亡的都被称之为枉死,而枉死城便是那些枉死之人的鬼魂在阴间所居之处,因为这些人死之前都是大恶之人,所以死后在那枉死城之中自由会受到严厉的控管,每天都要不停地被阴间的阴差和阴司打骂出气,还要不断地在阴间做苦力,修城建墙,既无法收到阳世亲友烧给亡魂的冥纸及纸扎祭品,也无法在中元节,像其他亡魂一样,返回阳世见亲人,一切烧给这些亡魂的金钱物品都会暂时存放在辅佐地藏王菩萨的目莲尊者处。”安如霜看着我仔细地解释道。

  听到安如霜这么说,我点点头,算是明白了这枉死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行了十三,现在咱先别想那么多,应该回去了,要不胖子他可等不及。”安如霜看着我说道。

  “好,走。”我说着便和安如霜一起朝着“花天酒地”酒吧赶了回去。

  回到酒吧的时候,我大老远就看到胖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闷酒,走了过去看着他问道:

  “胖子,刚才那个女孩儿呢?”

  胖子把手里的啤酒往桌子上一放,对我说道;

  “你走了没多久,她自己就醒了过来,然后给她男朋友打电话,带走了,对了师兄,你刚才出去干什么去了?是不是追鬼去了?”胖子一脸好奇地看着我问道,他虽然现在都还不知道刚才具体发生什么事,但是他之前看到我朝着那个女孩儿身上贴符纸,多少也猜了出来。

  “嗯,追到让我给灭了,行了胖子,咱这酒也喝了,美女也看了,应该回去了吧?”我看着依旧坐在沙发上美女跳舞的胖子问道。

  “师兄,咱再……再看一会儿呗,现在才刚刚十点。”胖子依旧有些意犹未尽,看了看时间对我说道。

  “要看你自己看,我先回去了。”我说着便朝着酒吧门口走了出去。

  “哎,师兄,等等我……”胖子见此,忙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跟在我身后追了出来。

  从酒吧里出来之后,我先让胖子一个人回到旅店里,然后开始了今天的训练。

  长跑、深蹲起立、俯卧撑、仰卧起坐,全部锻炼完毕之后,我跑回到了旅店里,胖子此刻已经洗好了澡,正坐在电脑前看电影呢。

  “我说胖子,你没事的时候多练习一下画符,对你没啥坏处。”我看着胖子说道。

  “知道了师兄,我先看完这一集……”胖子应付了我一句。

  我也懒得再说他,再次洗了个澡,把身上的汗水洗净,然后回到床上,开始用吐纳决和炼己术练习自身的阳气。

  练完一次之后,我觉得有些倦乏,便先躺下睡了过去……

  就在朦朦胧胧中,我好像自己走到了一个陌生的草地上,然后便在一旁看到了一条雪白色的狐狸,而那条白色的狐狸看到我之后,也不害怕,反而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亲昵地在我双腿间来回蹭。

  “白若彤?”我慢慢地蹲下了身子看着这条白色的狐狸问道。

  那条白狐并没有回答我,而是见我蹲下身子自己转身跑了,我看着它跑去的背影,慢慢地从一只白狐变成了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孩儿,那女孩儿正是白若彤!

  “白若彤!白若彤!……”我看到白若彤之后就大喊着追了上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脚下突然一踩空,猛地掉进了一个深渊之中,低头一看,在无尽地黑暗之下,有一个木质棺材立在其中。

  同时,棺材里面飘出了一个极具动听和诱惑的声音:

  “来吧,想知道她的一切,来找我,我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