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陪你一起看夜空

第二百三十八章 陪你一起看夜空

  就在我刚刚听到这个深邃陌生而又奇怪的女人声音后,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下面的那个奇怪的棺材到底是什么样儿,身子猛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睁开双眼被吓醒了过来。

  “呼~~!”我看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听着房间里另外一张床上面胖子的鼾声,狂跳的心渐渐地平复下来……

  我打开床前面的台灯,穿衣穿鞋下床走到桌子前面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然后把水杯放在了桌子上面,擦了擦额头上面的冷汗,然后走到窗前把窗帘打开,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窗户旁边,就这么抬起头静静地看着那宁静的夜空。

  此刻我心里乱如断麻,完全不知道刚才我为什么会突然梦到白若彤,而那个棺材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在棺材里的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跟我那些搞不懂的话?

  难道……难道是上次我们一起茂兰喀斯特原始森林深处的那个古墓里和白若彤长得一模一样千年未腐的女尸?!

不会吧?

  想到这里,我全身就跟着打了一个激灵,白若彤她只是一直能化为人形的白狐狸,怎么会和那数千年都没有腐烂的女尸扯在了一起?

  本来在遇到那个女尸后,我就觉得白若彤和棺中的女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不过白若彤的身世就是一只成了精的白狐狸而已,难道在白若彤身上还有别的什么秘密不成?

  越想越乱,心里也跟着烦躁了起来,我索性强迫自己不再去想,抬起头看向夜空,我心里刚才的那份烦躁也跟着这宁静的夜空慢慢地平静下来。

  可是平静下来的内心虽然不再烦躁的,但却不由地伤感了起来,我又忍不住回忆起白若彤为了救我而死的那一幕,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她那副娇小而柔弱的身躯在降头术的那片血雾之中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从小我就有个习惯,就是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抬头看着夜空上面的星星和月亮出神,然后渐渐地心情就会好很多,这个习惯即使到现在我依旧还保存着。

  夜空的样子从我小时候到现在依旧如初,无论这地面之上有多么的嘈杂,夜空永远是安静并且祥和,似乎能带给人一种治愈的感觉。

  站起身子,我伸出手打开一扇窗户,接着就从外面吹进来一丝微风,我呼吸着窗外深夜的空气,努力让自己压抑和伤感的情绪缓和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挂在我胸前的玉佩之中突然冒出来一道白色的淡光,飞出了窗口,安如霜从玉佩里面飞了出来,柔美的身形在半空之上转了一圈,然后坐在了这个旅店窗口外面的一个阳台上。

  “如霜?你怎么出来了?”我看着坐在我前面的安如霜问道。

  “因为我感觉你需要人陪,每次你心情不好,你都会一个人抬头看星星……”安如霜回过头笑着对我眨了眨眼睛。

  听到安如霜这么说,我直接从窗口爬了出去,跳到阳台之上,靠着安如霜坐了下来。

  “十三,今天夜色这么好,我教你背诗好不好?”

  “行啊。”我想到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自从与君有缘见,夜夜辗转不可眠。只恨相见时甚少,分分秒秒未能伴。心愿与君化双蝶,飞飞舞舞翅翩翩。但求此生同行路,天涯海角不觉远。”安如霜声音悦耳动听,很有节奏感地一句句背了出来。

  “这是什么诗?你自己作的?”我默念了一遍,然后看着安如霜问道。

  “不是,是我们唐代的诗人李白写的《其六》。”安如霜看着我问道。

  “哦,原来是李白他老人家写的啊……对了如霜,你也是唐代的,那你见过那诗人李白吗?”我突然想到安如霜竟然和李白同出一个朝代,便好奇地问出了口,她要是认识李白的话,我得问问他这个让我从小学开始就给哥们咱增加作业量的人到底长得什么样子?是白是黑,好看还是平庸?

  安如霜听到我这么问她之后,“噗嗤……”一声掩嘴轻笑了起来,她的笑声中满是温柔,就像一朵刚刚浮上水面的水莲花,不胜这凉风的娇羞。

  “怎么了?如霜你笑什么?”我看着安如霜不解地问道。

  安如霜轻声地笑了一会儿,才看着我说道:

  “十三,我去世的时候,李白他还没有出生呢,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

  听到安如霜这么对我说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安如霜曾经跟我和爷爷说过,她瘁于唐贞观二十年,也就是公元646年,而因为经常背李白诗句的我,自然知道李白是公元701年出生的,中间相差好几十年呢。

  不过安如霜刚才说到了她的过去,我便忍不住想问问她的死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她从来不跟我说,而她那个与生俱来且极为奇怪的四庚辰八字又代表着什么?

  想着想着,我实在忍不住便对安如霜问道:

  “如霜,你现在还不能告诉我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早逝,还有你八字的秘密吗?”

  安如霜听到我这句话之后,身子微微一顿,转过头看了一眼,然后又抬头看着星空,过了一会儿,才对我说道:

  “十三,你要知道,并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你现在真的不能知道。”安如霜说道这里,轻轻地叹了口气,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和悲凉……

  我好似感觉到了,安如霜她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一直藏在心底。

  听到安如霜这么说后,我没有再问,同样抬起头,和她一起看着夜空,风吹着树叶在沙沙作响,此时的星空格外澄净,悠远的星闪耀着,像细碎的泪花……

  就这样,安如霜一直陪着我坐在这阳台上面看星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开口对我说道:

  “十三,天快亮了,我该回去了,你今天一早去那二里村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好好照顾自己。”

  “嗯,我知道,你放心就行。”我看着安如霜点了点头。

  安如霜听后点点头,然后身子化作一道白光,再次回到玉佩之中,我也接着回到了旅店的房间里,找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还不到凌晨五点。

  趁着有些时间,我便盘腿坐在床上开始练习阳气,经过这么多天的不间断的练习,我已经渐渐地感觉出自己丹田之中的阳气越来越多。

  收敛心神,练习完一遍之后,我再次睁开双眼,此刻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忙从床上拿起手机来一看,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我忙下床把胖子给从床上叫了起来,然后便去洗漱了。

  就在我和胖子刚刚洗漱完,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外面突然传进来一阵敲门声。

  “来了!”我答应了一声,朝着门口走去,打开门一看,外面站着的正是清风道长。

  “快点,我们在楼下大厅等你们,今天咱就起身去二口山。”清风道长看着我说道。

  “二口山?师父,咱不是去二里村吗,怎么变成二口山了?”我看着清风道长有些不明白地问道。

  “二里村,就在那二口深山里面,那里是湘西最后一个养尸古部落,与世隔绝,咱若是想找到那二里村,必须得先徒步穿越二口山,没有捷径,快点儿,就等你俩了。”清风道长说着关上了门。

  见清风道长走了之后,我忙回头对胖子说道:

  “胖子,快点儿收拾,咱马上就得走了。”

  ……

  闲言少叙,我们一行五人收拾好东西,便一起出了旅店,然后在附近吃了点早点,一起去了地下停车场,由赵曼开车,朝着湘西西面很偏远的二口山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