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杀人蜂

第二百三十九章 杀人蜂

  一路上,即使没有下车,我也感受到了苗族人民的那份质朴的民风民情,道路两旁苗族特色建筑林立,不时有村民担着自家种的青菜出售,也是按堆按捆来的,时不时地还能看到几位身穿色彩艳丽的苗族服饰的姑娘在路旁走过……。

  “师兄,你快,那个苗妹子好看,你再看那个,又高又瘦……”胖子一路上见到个美女他都忍不住评头论足一番,我也懒得搭理他,倒是清风道长时不时地顺着胖子的手指往车窗外面看,目光和心迟迟都不肯车外收回来……

  一路上赵曼边开车,边让清风道长拿出一张手绘的地图不停地看,没一会儿的功夫便驶出了市区,朝着西面偏僻的地方开去。

  在狂奔了四个多小时后,中午时分,我们终于赶到了这二口山附近,赵曼先是把车子在附近找了一个私人开的停车场付费停了下来,然后我们每个人都背上背包和装备,一起下车,朝着二口山走去。

  而此刻陆语却睡了过去,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陆语自从“活”过来之后,就异常的嗜睡,每天不睡个十好几小时都不行。

或许跟她身无命魂有很大的关系。

  清风道长则是让我把自己的背包扔给胖子背着,然后一路上负责背着陆语,我实在是想不通,清风道长带着陆语跟着我们一起去那二里村还有什么别的用意。

  就此,我们几人跟着走在前面的清风道长和赵曼的脚步,徒步行走在大湘西的崇山峻岭中,虽然这里偏僻到荒无人烟,但是我却对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有惊叹和柳暗花明的惊喜,在这里,感受自然风光,和大山相拥,与山涧偶遇,赏苗家风情,四周的景色壮美和柔情,都有一种身心被净化的感觉……

  遥遥望去,在远处的那座神秘二口山,带着一分神秘的色彩,静静的躺在中午的阳光下,我们几个开始沿着上山采药人踩出来的羊肠小道一路往上走。

  越靠近深山,空气质量就越好,而温润的土地上有薄薄的一层绿色的小草,踩在上面软软的,很舒服,即使我一路背着陆真人爬山,也没有感觉特别累……

  在上山的途中,我们会经常遇到一些上山采药或者打猎的苗族人,他们会主动的和我们热情的打招呼,甚至隔着大老远,我们便能听到有苗族的汉子在山林之中放声高歌,歌声响亮:

  “这里是苗鼓的山,这里是苗歌的家,神奇的二口山笑口常开,那是阿公阿婆在说话。都说这是神的山,都说这是仙的家,美丽的二口山飘满云霞,那是天上仙女在画画。赶一回苗乡的边边场,多少爱的种子发了芽,喝一碗苗乡的大碗酒,醉出了,醉出了,醉出了多少心里话。欧~~……”

  ……

  伴随着一路美景,我们一行五人赶路也有劲,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进入了这二口山的深处,进入深山之后,为了避免蚊虫蛇蚁叮咬,清风道长从背包里拿出了长裤长袖让众人换上。

  这个时候陆语也醒了过来,我忙把陆语的衣服拿了过来,帮着她给换上。

  而胖子因为怕热,死活不穿长袖,嘴上还不停地说着:

  “胖爷我宁愿让蚊子在胳膊上面咬成蜂窝煤,也不能热的全身都是汗,那受不了。”

  胖子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们也都没有勉强,便随他去了,就这样,一切准备妥当,我们几个坐在草地上面草草地吃了些压缩饼干和罐头,喝了点儿山泉水,填饱肚子,便继续跟着地图和指北针朝着那二口山深处走了进去。

  只要穿越过这二口山,在二口山之后,便是我们需要寻找的二里村,而那里有能复活安如霜所需要的凤凰胆,每当我想到这三个字,心里去那二里村的念头,便更加坚定了起来……

  越往二口山的深处走,草木就越密集,走了没出半个小时,我们一直顺着走的这条羊肠小道便没有了,清风道长见此,忙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弯刀,递给了胖子,让他在前面开路。

  胖子也不含糊,接过弯刀,往手上吐了口唾沫,握着弯刀便走在最前面开路,不过这样虽然没有改变路线,但是赶路的速度便慢了下来不少。

  虽然现在已是入秋,但是四周的空气还是很闷热,好在我们头顶之上都有茂密的树叶遮挡,把绝大部分的阳光都阻挡开,要不这么热的天儿,我们又穿的这么多,还真够人受的。

  我一边走,一边看着身旁的陆语,还好她一路上也没怎么闹腾,更没有喊累,其实我这担心完全是多余的,陆语虽然现在心智和孩童一般,但是她的体质可没有丝毫改变,相比我们几个强太多了,走这点儿路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继续走了能有一个多小时后,走在最前面胖子突然大叫了一声:

  “哎呀!!”

  “胖子,怎么了?”紧跟在他后面的清风道长上前问道。

  “艹!有个超大号的黄蜂哲了我手一下,特么的疼死了!!”胖子一边骂道,一边疼得不停地甩手。

  赵曼见此,忙走了过去,对胖子说道:

  “把你手给我看看。”

  胖子把手伸过去后,我也靠前看了过去,打眼瞧去,只看见胖子的手背之上马上就起了一个红色的大包。

  赵曼仔细的看了看,接着脸色就沉了下来,然后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一瓶药,抹在了胖子的手背上,疼的他一阵呲牙咧嘴。

  “我们得快些走过这里,都注意下脚下,别千万踩到蜂窝,刚才哲胖子的是杀人蜂,它们喜欢在地下和数根旁筑巢。”赵曼看着四周有些谨慎地对我们说道。

  听到赵曼嘴中所说的杀人蜂后,我心里就是一哆嗦,因为在我小时候亲眼见过那种杀人蜂,在我刚上四五年级的时候,我们邻村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带着他家里的狗和同学一起上山去玩,在山上遇到了杀人蜂的包围,他带的那只狗把杀人蜂引开,那个男孩得救了,那只狗却被杀人蜂活活蜇死。

  所以从那之后,我对就狗有了很深厚的感情。

  “杀人蜂?啥玩意?”胖子一边用嘴吹着手,一边看着不解地看着赵曼问道。

  赵曼走在前面,头也没回地对胖子开口说道:

  “杀人蜂也就是胡蜂的变异品种,毒性大,攻击性强。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已经有几十人被这种毒性极强、凶猛异常的蜂活活地蜇死,至于在这种杀人蜂的攻击下,死于非命的猫狗和其它家畜,更是不计其数,所以很多地方都流传着一句顺口溜:‘蜜蜂轻,马蜂重,杀人蜂蜇了要人命!’而且……”赵曼说道这里,顿了一顿。

  “而且什么?”胖子忍不住接着问了一句。

  “而且杀人蜂它们的天敌很多,如果遇到动物或着人都会主动发起进攻,如果它们不主动发起进攻,就会被其他动物消灭,一旦它们发起攻击,便会在极短时间内集体进攻,追杀对手长达24小时之久,在此期间,不死不休,并且它们飞行距离很远,非常利于蔓延。适者生存,这是大自然永恒且残忍的定律。”

  “不就几个破蜂子吗,有那么厉害?”胖子跟了上去,有些不信邪地看着赵曼说道。

  听到胖子这么说,我忍不住笑道:

  “我说胖子,你刚才被哲了那一下还不够咋地?”

  胖子听到我的话后,转过头看着我说道:

  “不是胖爷我吹,师兄我告诉你,那什么杀人蜂不来算它们长眼,它们今天要是真敢来,胖爷我见一个宰了一个,见一群,杀一堆,让它们知道什么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胖子这牛皮还没吹完呢,我便听到在身后响起了一阵“嗡嗡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听的我后背发凉,顿时就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