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杀狗

第二百四十六章 杀狗

  看着这个身上带着阴气的中年男子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清风道长同样发现了他身上的不对劲,但却也迎了上去,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他突然身子一软,整个人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里,我心里就打了一个哆嗦,忙朝着清风道长那边跑了过去,一下子把他从地上给扶了起来,看到他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我连忙喊道:

  “师父!师父……你醒醒!!”

  这时赵曼也跑了过来,先是伸出手试了试清风道长的脖子上面的脉搏之后,又把他的双眼给撑开看了看,然后才对我和胖子说道:

  “你们师父他没事,是因为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再加上过度乏累就昏迷了过去,休息几天也就好了。”

  听到赵曼这么说,我心里多少松了口气,我还真担心清风道长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怎么了?他没事吧?”这个时候那个中年汉子和之前那些聚在一起聊家常的老妇人也走了过来,看着躺在地上的清风道长问道。

  我摇了摇头对他说道:

  “没什么大事,我师父他一直赶路累昏了过去。”

  “那……那你们快背着他到我家里休息休息,我家里空着好几张床,你们来的都是客,来我们这里不容易,今天晚上我招待你们。”那个中年汉子语气十分热情地看着我们几个说道。

  我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赵曼忙,想询问一下她的意见,赵曼看了我一眼后,便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那个中年汉子说道:

  “这位大哥,我叫赵曼,您贵姓?”

  那个汉子笑道:

  “我叫卢狄,你们叫我老卢就成。”

  “没问题,不过我们这么多人,你家里确定能住的开?”赵曼笑着看着老卢问道。

  “住的开,住的开,我家里现在就我自己。”老卢笑呵呵地看着赵曼说道,他一边说还一边上下打量着赵曼的身子。

  赵曼听到后,很果断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那请你前面带路吧,对了,这里就是二里村吧?”

“对,这里就是二里村,你们是探险的吧?我们村子里有时候经常来一些探险队,他们都住在我家里,空床多着呢。”老卢走在前面说道。

赵曼听后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什么……

  就这样,胖子背着行李,我背着我师父清风道长带着陆语我们一行五人就跟在老卢身后朝着他家里赶了过去。

  这二里村本来就不大,所以也没走多久,走在前面带路的老卢带着我们转过一个胡同后,便推开门走进了一个较为宽敞干净的木屋里。

  院子里有只大狼狗,见我们生人来了之后,一个劲的叫个不停。

  “草泥马!你个王八犊子!别叫了,今晚就炖了你吃肉!!”老卢对着他家院子里的那条大狼狗骂了几句,而那只大狼狗好似真的能听懂他的话一般,低声叫唤了几声之后,便委屈地趴在了地上,一声不吭。

  “来来来,我安排你们住下,在我们这整个二里村也就数着我家的房子宽敞了,这房间足够你们住。”老卢说着把我们领进其中一间木屋,打开门走进去先是把油灯点燃,然后指着屋子里的两张木床对我说道:

  “来小伙子,我帮你先把他给放到床上休息。”老卢说着就走过来帮忙。

  等把清风道长放在床上安顿好后,老卢又给赵曼和陆语安排了一间房子,便忙着给我们做饭去了,说什么也得好好地招待我们大吃一顿,他们这里啥都没有,就是野味儿多。

  见老卢走了,我和胖子把身上的行李都放下后,马上躺在床上休息了起来,这一路赶路太不容易,本来这荒山的山路就极为难行,每个人的负重也不轻,累到几乎虚脱了。

  和我胖子正躺在房间里的床上休息,躺着躺着,渐渐地我有了一丝困意,双眼一闭,直接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好像有人推了我一下,耳边也有人在轻声叫我:

  “十三,十三,你起来……”

  好像……好像是安如霜的声音!

  听到她的声音之后,我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正好看到了安如霜站在了我身旁。

  “怎么了如霜?”我看着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脸上有些不好的看着我说道:

  “十三,我好像感觉这一路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跟着我们,他好像想对你不利,而且杀气特别重,要不我们赶紧走吧?”

  听到安如霜的话后,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斗笠男,便看着安如霜对她说道:

  “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之前那个头戴斗笠的男人清幽?”

  安如霜摇头:

  “跟着我们后面的那个东西,好像并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到底是什么东西一直跟着我们身后?”听到安如霜这句话,我一下子就蒙了,完全想不通那个跟在我们身后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安如霜有些担忧地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也没有把握确定那东西是否真的就一直跟着我们,但是小心点儿总是没有错的。”

  “不行,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养铁尸的人,还凤凰胆,要是我们这次走了,那不白来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一定要找到凤凰胆。”我看着安如霜说道。

  “可是……”安如霜的话刚刚说出口,我们同时便从窗外听到了一阵狼狗的惨叫声!

  听到这里,我忙回头朝着窗外看了出来,只见在院子里,那个老卢正一双紧紧地攥住手里的狗链子,另外一只手则是拿着一根木棍,不断地朝着那条大狼狗的后脊背上面狠狠地砸了下去。

  这……这怎么一回事?看到这里,听着那条大狼狗不断地哀嚎,我再也坐不住了,忙一边下床穿鞋,一边对安如霜说道:

  “如霜,走咱出去看看。”

  “师兄,外面怎么回事儿?”这时早已睡着的胖子也被那狗的惨叫叫声给吵醒了过来,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那老卢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正在院子里打狗呢,下手那叫一个狠,往死里打,咱出去看看。”我从床上站了起来,对胖子说道。

  胖子一听,顿时就不乐意了,一下子就从床上下来,穿上鞋便和我一起走了出去。

  胖子他和我一样,自从上次被虎子救了一命后,就对狗这种忠城而且护主的动物有了一种别样的情感。

  跑到院子里,赵曼也被惊动带着陆语走了出来,门前也有好几个二里村的村民闻声赶了过来看热闹,有的站在外面,有的走近了院子里面。

  我见老卢依旧拿着手里的木棍死命的打他手里牵着的那条狼狗,便和胖子一起忙上前喊道:

  “老卢大哥,老卢大哥,你先停下来!!”

  老卢见我和胖子走了过来,停了下来,看着我俩问道:

  “两位大兄弟,怎么了?”

  “我说老卢大哥,这狗它犯什么事了?少打两棍子让它长长记性得了,你再这么打下去,它能被你活活打死!”我看着老卢说道。

  谁知老卢听到我的话之后,嘿嘿一笑看着我说道:

  “我说兄弟,这狗它一直给我用链子拴着,能犯什么事?”

  “那既然它没凡事,你无缘无敌地打它干什么?这狗整天帮你看家护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我十分不解地看着老卢问道。

  “什么打它,我这是准备把它给宰了,给你们做狗肉汤喝,补补身子!”老卢看着我笑嘻嘻地说道。

  “啥?你把给你家里看门的狗宰了炖汤喝?!”胖子看着老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