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神秘笛声

第二百五十三章 神秘笛声

  听到安如霜的话之后,我回过头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一股股地阴气从那地底之下不断地涌了出来。

  “那里是有地下室?”我看着那边问道。

  “咱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安如霜说了一句,带着我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来到近前,我顺着附近的地面低头寻找,没一会儿的功夫,并看到了一堆十分杂乱的乱石,走过去,把那些乱石搬开,一个木质的门框出现在我和安如霜的脚下。

  门框上面贴满了各种各样压制阴邪之物的符纸,看来那些冤魂鬼物多半就在这个木质的门框下面。

  “看来这里的确有一个地下室或者地窑子,我打开看看。”我说着蹲下身子,一用力,直接把地上的那个木门框给掀开,随着我打开门框,下面黑洞洞地洞口中,猛然窜上了一股阴气。

  接着里面便传出来一阵冤魂的哭喊之声,极为尖锐。

  看到这一幕后,我站起身子,手里快速地拿出了一张六丁六甲驱邪符,以做防备,然后看着这个门框下面的黑洞喊道:

  “下面的冤魂野鬼,我乃是茅山派龙虎宗的道士,若是想让我超度你们,重新投胎做人,就全都给我住口,消停点。”

  我话音刚落,顿时从下面传进我的耳朵里面的那一声声刺耳的鬼哭之声戛然而止。

  见此,我点了点头,单手放置与胸前,半闭双眼,嘴中快速地念起了超度冤魂的《度人经》:

  “说经一徧,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垄病,耳皆开聪。说经二徧,盲者目明。说经三徧,喑者能言。说经四徧,跛痾积逮,皆能起行。说经五徧,乆病痼疾,一时复形……”

  十遍说经完本之后,我慢慢地睁开双眼,看着这个地窑子下面的那些阴魂都顺着《度人经》一个个全部朝着轮回路飘去,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只是现在我还有一点儿没有弄清楚,为什么这些冤魂的哭声、惨叫声我在那木屋之中就能听到,而赵曼和安如霜她们却听不到。

  想到这里,我便向身旁的安如霜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安如霜听后,对我说道:

  “因为你是天生道体啊,肯定会和别人不一样,能感受到、听到、看到别人感受不到、听不到、看不到的也属正常。”

  “原来是这么一会事儿,对了如霜,我以后能不能直接叫你媳妇儿?”我回过头认真地看着安如霜问道,不知为何我在此刻突然就想这么问,也想这么叫她。

  安如霜听到我这句话之后,明显地一愣神,估计是被我这种跳跃性的思维给弄蒙了,看了我一会儿才说道:

  “媳妇儿?”安如霜对我微微一笑。

  “嗯。”我点头。

  “我不一直都是你媳妇吗?”安如霜对我说道。

  “那……那你是答应了?”听到安如霜这么说之后,我心里不禁乐开了花,若是换做之前,我叫她媳妇儿,她指定得骂我一句流氓。

  可还没等安如霜说话,在屋子前面一直等着我和安如霜的赵曼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十三,怎么样了?找到了吗?”

  “啊……啊,找到了……”我看赵曼走了过来,忙开口答道。

  赵曼顺了顺被风吹乱的头发,接着对我问道:

  “都超度了?”

  “嗯,一切都弄好了。”我说着朝着赵曼那边走了过来。

  “那行,既然没事了,咱就赶紧烧了木屋走人。”赵曼说着朝着那个木屋里走了过去。

  看着赵曼走远,我回头一看,发现安如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已不在,回到了我挂在脖子上面的玉佩之中。

  我把玉佩从衣服里面拿了出来握在手里低头看着说道:

  “如霜,你刚才是不是答应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

  “媳妇!!”我朝着手里攥着的玉佩喊了一声。

  “流氓!!”我话音刚落,在这时玉佩之中传出来安如霜如水般的声音,不知为何,每次听到安如霜叫我流氓的时候,我心里总是有一阵暖意传来……

  ……

  等我和赵曼从木屋旁离开的时候,点燃的房子早已被烧的差不多了,我们一直等到明火都灭了之后,便顺着来时的路朝着帐篷那边赶去。

  不过好在之前那个养尸人把这个房子建立在这个角旮旯里,要不然光这点火就麻烦的很。

  回到帐篷附近的时候,我大老远就看见胖子一个人坐在篝火堆旁烤着什么,忙活的很。

  “胖子!自个儿在那偷吃什么呢?!!”看到胖子之后,我隔着大老远就吆喝了一声,在叫他的时候,我故意压低了声音,弄出一个极为沙哑的嗓子。

  正在烤东西的胖子突然听到有人叫他后,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是我和赵曼来了,忙站起来吼道:

  “我说师兄,你这没事干啥?!说话就特么跟哭丧似得,刚才让你给我吓一跳!”

  我笑了笑,朝着胖子那边走了过去,看见他手里正拿着什么肉在烤,便问道:

  “胖子你这是在烤什么呢?我们一走你这生活就改善起来了?不地道啊你!”

  “你可拉倒吧,这是长虫肉,刚才这条长虫差点儿没钻进那帐篷里,亏着牛爷我火眼金睛,要不让它钻进去那还得了!”胖子有些得意对我说道。

  不知为何,我一听到“长虫”这两个字,全身就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不自觉地想起了在我九岁那年想害我全家性命的那条百年长虫精,也不知道那长虫精它现在在哪?以后还会不会再来找我麻烦。

  “对了,你们这次的行动怎么样?搞定那什么铁尸了吗?”胖子见我没说话,便又问了我一句,然后再次走到篝火旁坐了下来,继续认真的烤他手中的长虫肉。

  “搞定了。”我说着也靠在胖子身旁坐了下去,而赵曼则是一个人回到了帐篷里面,我估计是她是去给自己的伤口换药去了。

本来我还打算问问她需要不需要帮忙,不过这个女人太过于要强和自立,所以我也就没多问出口。

  “那凤凰胆找到了没?”胖子闻了闻树枝上面的蛇肉问了我一句。

  “没有,咱师父和陆语他们怎么样,都没什么事吧?”我对胖子问道。

  胖子听到我的话后,一拍自己的胸脯:

  “没事!有胖爷我在这里看着他们能有什么事,咱师父刚刚还醒了过来,我给他喂了点儿水,又睡了过去。”

  听到胖子的话后,我心里稍安。

  “师兄,这长虫肉熟透了,你来一半不?”

  我摆了摆手:

  “我不要,你留着自个儿吃吧。”

  胖子听到我的话后,自己咬了一口,然后对我说道:

  “师兄,其实这长虫肉没什么别的味道,就跟鸡肉味儿差不多,唯独不好的就是带有一点点的土腥味,肉质还算鲜美,你真不吃?”

  “不吃!”我说道。

  “这长虫肉吃了有不少好处呢,它可以强壮神经,有延年益寿之功效,甚至还可以解除疲劳,很多野外求生或者探险的人见到蛇肉两眼都放光呢。”这个时候,赵曼换了一套衣服从帐篷里走了出来,看着我和胖子说道。

  “那赵小姐你来一块儿不?”胖子看着赵曼问道。

  “我现在可没什么味口。”赵曼笑着对胖子摆了摆手,然后走到我们的对面盘腿坐了下来。

  “赵曼姐,你肩膀上的伤都处理好了?可千万别感染化脓了。”我有些担心地看着赵曼问道。

  赵曼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从地上捡起一块儿木头顺手扔进的篝火堆之中。

  “什么?赵小姐受伤了?伤在哪了?”胖子听到后,有些着急地看着我和赵曼问道。

  还没等赵曼回答他的话,就在此时,突然从远至近传来了一阵悠扬婉转的笛声,越来越近……

  “这荒郊野外大半夜的什么声音?”胖子听到之后,放下嘴里啃着的长虫肉问道。

  “先别说话。”我喊住了胖子,仔细地听了过去。

  听到那忽然间传来的一阵阵优美笛声,仿佛让我置身于美丽的梦境,让人陶醉,让人沉迷,就如同一幅无声的灵动画卷,清脆与柔和相应,委婉与清亮并存。宛如天籁,怡人心脾!……

  我们三个人竟然听的有些出神了,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了坐在我们对面的赵曼毫无预兆的地站了起来,双眼出神地朝着那笛声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的神情木讷,脚步生硬,就好像她的灵魂此刻被那笛声摄取了过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