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北斗化煞符

第二百五十八章 北斗化煞符

  看到他的那种眼神之后,我心里马上就窜起一股无名之火,想把安如霜拉到我的身后,我即使是死,也绝对不会让安如霜在为了我而受到任何一点儿伤害。

  这是我最后的尊严和底线。

  可是安如霜却伸出手握在了我的手上,紧紧地握住,并不让我把她拉在身后,冰冷的手指一直在掐着我的手背,好像在告诉我,现在需要隐忍。

  “我并不想和你谈以前的事情,我只想问你,你放不放我们走?”安如并没有回答那个男鬼的话,而是看着她反问道。

  那男鬼听到安如霜的话后,突然低声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如霜啊如霜,以前我想和你在一起,你不答应,我亦无办法,因为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只能远远地看着你,可是现在……你觉得我还会放你走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安如霜看着那个男鬼语气极为冰冷,我很少看到安如霜这个样子,看起来她是真的动了气。

  “什么意思?我灵溪得不到的你,别人一样别想得到,以前我是拿你没办法,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绝对不会放你走!安如霜,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很小气,绝对不会看着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绝对不会。”那个叫灵溪的男鬼看着安如霜语气很直接地说道。

  “我告诉你,不可能!”安如霜看着那个男鬼说道,语气不带一点儿拖泥带水。

  “不可能?呵!现在可由不得你!!”此刻那个男鬼冷哼一声,朝着我和安如霜这边就冲了过来。

  见此,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把安如霜拉倒我身后,把贵真人交给我压箱底保命的道术给拿了出来,单手快速地从随身背包里掏出了五面颜色各异的旗子,然后另外一只手快速掐诀,直接大喝一声:

  “急急如律令!!”手里面其中的一面旗子发出一道淡光,直接朝着那个男鬼就飞了过去。

  那个男鬼见此,嘴角不削地冷笑一声,身子在原地停了下来,单手朝着那面旗子就直接抓了上去。

  我则趁着这个机会,一掐手决,嘴里快速地念道:

  “炼心须炼到心空,空内圆明性体充,诸妄无存还旧我,五色五行会旗中……”随着口诀念出后,我猛地就感觉到在我体内丹田之中的那些阳气十分快速地朝着手中的那五面旗子上面涌去,旗子之上也开始慢慢地涌现出一层层的淡光。

  而于此同时,那个男鬼也朝着我这边冲了回来,看到这里,我大喝一声:

  “急急如律令!赦!!”然后手里的这五面颜色各异的五行旗子就从我手中快速地飞了出去,带着五道黄光直接把那个男鬼围在了中。

  “哼,龙虎宗贵典的五行旗?未到火候,雕虫小技!!”那个男鬼看我围着他身旁的不停旋转的五面发着光的旗子冷哼一声,双手之上猛地涌出了一大股黑色的阴气,赤手就朝着其中的两面旗子就抓了过去。

  看到这里,我快速地把手决一换,心念一动,让那五面旗子随之全部从半空之中落了下去,直插在地上,摆出了五行之困阵。

  “相生相克,相补相灭,分点齐入,茅山五行阵,呵呵呵……用道术攻击瞬间转变为阵法,有点儿意思,我刚才还真是小瞧你了。”那个男鬼低头看着插在地上的五面旗子,有些意外地说道,但是在他的语气之中,仍然带着不屑和藐视。

  我没有说话,而是再次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样东西:北斗化煞符!

把它给握在手中后,我心中多少有了点底气,这张符纸是我跟我师父清风道长和贵真人学习道术的时候,贵真人私下送给我保命的符纸,他交给我的时候,不断地嘱咐我,此符的副作用极大,除非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否则绝对不可用!

  而现在,就是到了用这张北斗化煞符的时候,机不可失,心念至此,我大喝一声,便拿起手里的符纸朝着那个男鬼就跑了过去,跑到近前,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我直接咬破了自己舌尖,朝着他的脸上就先喷出了一大口至阳之血!

  那男鬼看到这里后,忙用手臂之上的宽大袖子遮挡住了自己,而我那一大口鲜血也全都喷到了他的袖子之上,同时冒起了一大股白烟,而他也忍不住低声闷哼了一声。

  “天生道体?!!”那个男鬼看着自己依旧在冒着白烟的袖子,双眼中充满吃惊地看着我问道。

  我没有理会他,见现在正是机会,直接用手里的北斗化煞符朝着那个男鬼的前胸就贴了过去。

  那男鬼或许是知道了我的天生道体的原因,对我手里的这张北斗化煞符有些忌惮,身子一侧,躲避了过去,然后他顺势伸出一只长满黑色长指甲的爪子对着我的左胸心脏之处就一把抓了过来,速度快到我根本就看不清!!

  “不要!!”此刻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安如霜猛地出现在我身前,用她自己的身躯挡住了我。

  而那个男鬼伸出了的手,也因为安如霜的突然出现,停在了半空之中。

  “哼!”那男鬼冷哼一声,并没有说话,直接爆喝一声,一股极为强烈的阴气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出来,直接把他脚下困住他的五行阵给打散,而我和安如霜同时也本那一股强劲的阴气击飞了出去!

  身子摔落到地之后,我忙从地上爬起来,跑到安如霜的面前着急地问道:

  “如霜,你没事吧?”

  安如霜从地上直接飘到半空之中,看着我摇了摇头。

  “先担心下你自己吧!!”此刻在我身后传来了那个男鬼的冷语,接着我便感觉此刻自己身后传了一股透入骨髓的冷意!

  他大爷的!豁出去!!我心中暗骂了一声,也不躲避,转过身子挥动起手里的那张北斗化煞符就朝着来势汹汹地那个男鬼的身上贴了上去。

  “噗!!~”随着一声轻响,那个男鬼一只手直接插在了我的左肩膀上面,五根细长的手指直接穿透了我的衣服和皮肉,直刺筋骨!

  一股从未有股的钻心之痛传遍了我的全身,我紧咬牙关,同时把手里的那张北斗化煞符贴在了那个男鬼的前胸。

  符纸贴上之后,马上在那个男鬼身上马上就迸发出一道刺眼光亮,符纸上面好似有一股无形的神秘力量,一下子就把那个男鬼从我身前击飞了出!

  而他插在我肩膀里的手指也随之拔了出去,我疼的全身一打哆嗦,低头一看,便看到在我肩膀上面并排着有四个血淋淋的大洞,鲜血就和不要钱的一个劲的往外淌。

  看的我自己心里都有些发慌,他奶奶的,不会是让那王八犊子给我弄断大动脉了吧?!!

  “十三,你怎么样?!”这个时候,安如霜跑到我身旁,看着我流血的肩膀双眼中满是心疼之色,本来秀美的脸蛋上面,竟然隐隐地挂着泪痕。

  我咬着牙忍住痛,对安如霜摇了摇头,此刻我不敢说话,因为肩膀上面剧烈的疼痛一直在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怕我此时一张口就是喊痛,这样的话,只会让安如霜更加担心我。

  “你身上的药呢,你快拿出来,我帮你上药止血。”安如霜看着我十分焦急地问道。

  从背包里翻出了止血药,递给了安如霜,安如霜接过药瓶之后,避过我身上的阳血,小心地开始在我伤口上面倒止血药。

  而我则是一边忍住痛,一边朝着刚才那个男鬼看了过去。

  当下被贴上北斗化煞符的那个男鬼,一直站在原地低着头一动不动,而此时在那张北斗化煞符的周围,竟然多出了一股股浓烈的阴气,它们正在一点点儿的腐蚀那张北斗化煞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