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寻到凤凰胆

第二百六十七章 寻到凤凰胆

  看到这股从那条塔佐蠕虫嘴里喷出来的黑色毒气之后,我只感觉自己的头发根都立了起来,忙带着那条缠在我胳膊上面塔佐蠕虫一起朝着地面之上蹲了下去。

  我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这种毒气在空气之中,多半会和烟雾一样往上飘,绝不会往下落,所以现在蹲下身子,是唯一也是最安全躲避过去的办法。

  身子蹲下之后,毒气顺着我的头顶上面就飘了过去,我借机就地一滚,顺手就把缠在我胳膊上面的那条塔佐蠕虫一把死死地掐住了它的脑袋。

  那条塔佐蠕虫被我掐住后,雪白色的身子马上就紧紧地缠绕在我的胳膊上面,双条白色小胳膊不定地摆动。

  我先是抬头看了一眼那些毒气,见它们慢慢地消散,心中一定,便从地上站了起来,刚要动手把这条塔佐蠕虫解决掉,而那个男人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传了出来:

  “你先别动手!”

  “怎么了?”我不解地问了一句。

  “这条塔佐蠕虫能长这么大个头,怎么说也活了上百年了,虽然它们的寿命很长,但是也绝对活不了这么久……”那个男人对我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问道。

  “它本不应该活这么久,但却活了这么久,到底是因为什么?……算了,或许是因为物种变异,你动手吧……”那个男人说话的语气好似在顾虑着什么。

  听到他的话之后,我马上就身上拿出了烛龙九凤,一用力,朝着那塔佐蠕虫的脑袋就割了过去,它的脑袋落地后,我接着把它给踢到了一旁,以免被它给咬到。

  自从上次经历过蓝色脑袋落地还咬人的那件事后,对于这种爬行动物的脑袋我是有了一种极为深刻的体会。

  而且有的蛇不光是被斩首之后还能咬人,我记得几年前看过一则新闻,有一个人甚至被自己泡在酒里三个月后的蛇给咬到了手。

  所以对待这种生命力极为强悍的生物,我不得不小心。

  虽然在我手上的这条塔佐蠕虫被我砍去了脑袋,并没有马上死去,身子依旧死死地缠住了我的胳膊,伤口处只流出了一点儿血迹。

  等了一会儿,这条缠在我胳膊上面的塔佐蠕虫才渐渐地不动了,我把他从胳膊上面拽了下来,然后直接给丢在了地上。

  就在我转头刚要朝着那个雕像走过去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了在那条死掉的塔佐蠕虫尸体的肚子上面微微地隆起了一个包。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包之后,我那强烈的好奇心就涌了上来,神差鬼使地蹲下了身子,用手里的烛龙九凤把那塔佐蠕虫的肚子给一下子割了开来。

  顿时从里面就滚落出了一个如同眼球大小的圆滚滚的红褐色珠子,在那珠子的中间,还有两道白色的痕迹。

  看到这颗红褐色的珠子后,我心里一动,马上就把它从地上捡了起来,放在衣服上擦干净,有些激动地仔细看了起来,难道……难道这颗珠子就是我一直想要寻找的那颗凤凰胆?!!

  想到这里,我快速地把随身背包里白若彤化为的那颗白色的珠子拿了出来,果然,那颗珠子被我拿在手中之后,马上就有了反应,发出了丝丝乳白色的淡光!

  见此,我一下子就兴奋激动了起来,这一直想要费劲艰辛寻找的凤凰胆,没想到居然藏在了这条塔佐蠕虫的肚子里面,怪不得它能活的寿命比别的要长,原来是吞掉了这颗凤凰胆。

  心里想着,我忙把凤凰胆和白若彤化为的珠子一起小心地放进了随身的背包里,然后便站起来,朝着那个雕像走了过去。

  走到它身旁,我直接用力,一下子就把这个雕像半个身子打碎,为了以防里面还有别的东西,打碎那个雕像之后,我忙快速地退后了几步。

  也就在同时,四周的景象发生了变化,如同场景切换一般,我再次回到那个男鬼所藏匿的这个山洞之中。

  “十三,你到底是怎么了?!你还是你吗?告诉我,你的身体里面还有什么?”就在我刚刚从那幻阵之中出来后,安如霜那焦急和担忧的声音便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听到了她的声音后,我转头朝着她那边看了过去,只见安如霜看着我这边满脸都是不安,她好似猜出了什么一样,看着我不停地轻轻摇头,双眼之中满是伤痛的神色……。

  看到安如霜这个样子,我不敢与她的目光对视,更不敢去回答她刚才问的问题,只好把目光收了回来,朝着她身旁站着的那个男鬼看了过去。

  “哼,是契约吗?卖身了?那真可惜了,你堂堂的一个大男人,就连来救自己的女媳妇儿,都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你丢不丢人呐?左十三,我都替你脸红……”那个叫灵溪的男鬼此刻看着我,不住地冷嘲热讽。

  我依旧没有理会他,身形一动,全力朝着他那边就冲了过去。

  男鬼见此,脸上马上浮现出了凝重之色,双手阴气合在一起,朝着我就迎面打了过来。

  正合我意!见此,我把体内的那股阴寒黑气全部都聚集在了右手之上,紧握拳头,用全力朝着那个男鬼的身上就打了过去。

  我和那男鬼交手之后,我这一拳虽然被他挡了下来,但是他的身子也随之被我打飞了出去。

  俗话说:这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刚刚那一击,只一下,我便直接把那个男鬼给打趴在地上,他同时也测出了我的实力,不等从地上爬起来,身子一滑,先是跟我拉开了距离。

  等他从地上爬起来后,也不说话,几个起跳便退到的山壁边上,然后从一旁的一个很大的瓷缸里面拿出一把满是血迹的长刀。

  我看到这里,不再准备再给他机会,马上就追了过去,几步上前,对着他的前胸就踢出了一脚。

  那男鬼侃侃躲避了过去,然后朝着我的身上就用手里的长刀就斩了下来!

  看到后,我忙抬起胳膊,用手上面的黑气挡了过去。

  “砰!”的一声轻响,我只感觉挡住那柄长刀的右手一疼,整个右臂都好像要断裂开来,我都明显听到右臂中的骨骼传来咔嚓一声响,不过不是特别明显,但此刻的右臂犹如遭受高压电击,酸,麻,疼!

  这……这他大爷的是什么刀?!

  我心里吃惊的同时,身子快速地往后退了几步。

  那男鬼见此,单手握刀,看着我冷冷地说道:

  “哼!左十三,你知道这把刀的来历吗?我用了数以百计的女孩处子之血炼制而出的,以毒攻毒,以阴克阴,受死吧!!”他说完之后,双眼中寒光一闪,脚下一动,身形快速一闪,便朝着我冲了过来。

  跑到我近前,那男鬼双手猛地挥一长刀,那柄满是血迹的长刀便带着一股劲风朝着我的脑袋之上,就砍了下来!

  虽然那男鬼来势汹汹,但是却没有丝毫地惧意,身子向前踏出一步,赶在他那柄刀落下来之前,猛地朝着他的小腹踹出了一脚!直接把他给踹飞了出去。

  接下来,我不给他任何喘息和反击的机会,再次追了上去,对着躺在地上的他又是踢出了一脚,然后继续追上去,单手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整个从地上给拉了起来,举在了半空之中。

  “灵溪是吗?我告诉你,哪怕我现在用的并不是我自己的力量,哪怕我现在依旧是个废物,至少,我害的是我自己,没有害过任何人,总比你这种害人利己的人渣要强,去死吧!!”我说到这里,我另外一只手上的黑气猛地翻涌了起来,抬起手臂,朝着他的前额上面的命关就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