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拂尘

第二百八十八章 拂尘

  看着那条长虫精目漏凶光地朝着我一步步地过了过来,我感觉自己额头上面冒出了一层的冷汗,随着它的一步步地靠近,我把手中的那张六丁六甲驱邪符紧紧地握了一下,便站在原地,准备等它再靠近几步后便动手!

  “哼,就剩下这点儿手段了吗?我最后在问你一次,刚的事情,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长虫精看着我冷声问道。

  我并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想要跟我双修,但这么做,一定会让她自身的道行增加,像这种成了精的长虫精,除了在乎自己的道行之外,根本什么都不会在乎。

  我看着它,一句话都懒得说,用沉默来表出了我此时的回答。

  “你自个找死,那就别怪我了!”那条长虫精冷哼一声,身子一动,朝着我就冲了上来。

  见此我猛地咬破了自己的左手中指,把血迹抹在了手中的六丁六甲符上面,大喝一声,脚下同时踏出了天罡七星步的步伐,朝着那条长虫精就冲了过去。

  靠近之时,我不什么也不顾,伸手猛地把符纸朝着那长虫精的身上就贴了过去。

  符纸贴在那条长虫精身上的同时,我也随之被它的巨尾给扫飞了出去,整个人落在了一旁满是木刺的灌木丛之中,扎的我疼的全身一哆嗦,胸口也跟着一阵翻涌,脑子也跟着晕沉沉地,差点儿没一口吐了出来。

  就这一下子,那条长虫精就差点儿废了我,这中强大的力量,绝对不是它自己的!

  心里想着,我忍住疼痛,从灌木丛之中爬了出来,抬头看着那条视我如同鼠蚁一般的长虫精。

  “怎么样?还打吗?”那条长虫精满是轻虐地看着我问道。

  “打,打到你死,或者我亡!”我从喉咙深处大喊了一声,藏在身体之中的兽意和热血整个人沸腾了起来,现在我不怕死,就怕自己死的没骨头!

  还没等我冲上前,那条长虫精巨大的蛇尾就朝着我的前胸再次飞快地横扫了过来,看到这里,我猛地快速一矮身子,整个人朝着地上蹲了下去。

  刚刚蹲下去,那条巨大的蛇尾就擦着我头顶上的头发稍扫了过去,一阵劲风同时在我头顶之上吹起,差一点儿就把我给带倒。

  可没等我从地上站起来,便感觉双眼之前一黑,肚子上面随之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整个人就一下子蜷缩着蹲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我便感觉全身被一条冰冷的蛇尾给紧紧地缠了起来,它带着我慢慢往上去,紧接着我的双脚便离了地。

  那条长虫精站在地上,冷冷地看着被它蛇尾个缠住的我说道:

  “说你们茅山派龙虎宗都是废物,是邪道,只要说出来,我便马上给你个痛快!”

  “不说!”我咬着牙回道。

  我并不知道这条蛇精它为什么突然让我说出那些话,或许是和它签订契约的那个东西,跟我们茅山龙虎宗有很深的过节,所以它才要求这条长虫精要求我这么说。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是龙虎宗的人,我师父和贵真人是,让我打心底佩服的陆真人同样也同样是龙虎宗的人,要是让我说出那些话,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来的痛快。

  要不我死了之后,还真没有什么脸面去见我的爷爷和奶奶。

  “你说还是不说?!”蛇精双眼之中冒出了绿色的凶光,同时它那条缠在我身上的蛇尾也渐渐地收紧了起来,我感觉此时自己根本就喘不上气来,身上的骨头也咯咯作响。

  “不!”我从牙缝里面硬挤出了这一个字。

  “好!我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那长虫精听到我所说的那一个字后,身上的杀气猛增,缠住我的尾巴越来越紧,我甚至开始感觉全身的血管都要在此时被它给挤断,全身上下疼的要命。

  “我的耐心已经没了,最后问你一遍,说不说?!!”长虫精看着再次开口问道。

  “不说!噗~!”随着我说出这两个字后,忍不住从口中了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我嘴里吐出来的鲜血落在我的手上和那条蛇精的尾巴上,被我血迹沾上,那条长虫精的蛇尾上便猛地就冒出了一阵白烟,呲呲做响,疼得它怪叫了一声,直接把我甩飞了出去!

  摔落在地之后,我一直背在身后的背包同时摔散了出来,里面装着的东西同时撒在了地上。

  我躺在地上,也顾不得背包之中散落在地面上的那些书籍和符纸,忙抬头朝着那条长虫精那边看了过去。

  只见它此刻尾巴上面不停地冒出了一阵阵的白烟,疼的它身子不断扭曲、怪叫,巨大的尾巴不停地来回扫来扫去,白烟过后,我隐隐地在它的蛇尾上面看到了好几处往外渗着黑色血迹的伤口。

  我从口中吐出的血迹,虽然没有给那条长虫精造成很大的伤害,而它此刻似乎是火了,双目猛地朝着我这边盯了过来,一句话都不再说,直接朝着我就冲了上来。

  见此我忙从地上坐了起来,满是血迹的右手朝着一抓,便抓到了一个硬物,就在我准备用它跟那条蛇精玩命的时候,我猛地感觉从那个硬物之上传来了一阵热乎乎地触感,紧接着我身体里好似多出了一股暖流,同时脑海之中显出了一个手势和一句话:

  “魂不破精气聚凝,平中乌明二阳命!”这……这难道是龙虎七赦印的第二式?!

  想到这里,我顾不得多想,马上按照脑海之中的手势做了起来,嘴里同时大声喊道:

  “魂不破精气聚凝,平中乌明二阳命!急急如律令!!”随着我口诀的落下,顿时我就看到自己的右手之上黄光闪现,这次的黄光却比上一次多的多,而且我能明显的感觉到阳气之盛!

  见此,我直接坐在地上,挥起右手,忙朝着那个迎面而来的长虫精就打了过去。

  那长虫精本来是毫无顾忌地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但见我右手之上黄光闪现,顿时就是一愣,再想躲避,已然来不及,只得伸出一双充满黑色阴气的手与我硬抗。

  “砰!!”随着一声闷响声,我的右手与那长虫精的双手对接在了一起,寂静的夜空之中,一声惨叫响起,它那具半人半蛇的身躯便被我这一下子就击飞了出去!

  摔落在地,它想接着爬起来,却再次摔倒下去,接连着从口中吐出了好几口黑色的血液,空气之中也弥漫着一股极为难闻的气味儿。

  “你竟然练会了龙虎七赦印的第二式?!留你不得!!”那蛇精此刻说话的语气好似便成了另外一个人,估计就是和它签订契约的那个东西。

  听到那条长虫精的话后,我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趁着它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朝着自己的左手上面看了过去。

  我想看看之前自己手里到底抓到了什么,为什么抓到那个硬物之后,马上就有一阵暖流从那个东西上面传遍了我的全身,同时让我的脑海之中猛然多出了龙虎七赦印第二式的手印和口诀?

  当我看到我自己手中紧握的那个东西之后,一下子就愣住了,因为我手里握住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把白木把,白垂丝的拂尘!

  看到这把拂尘之后,我马上就想到这把拂尘是在我和清风道长下井的时候,在那个死掉的老道士棺材之中寻到了,连同它,还有一本《玄黄地经》。

难道这把拂尘被我师父清风道长看做是普通桃木道器的拂尘,也是什么宝物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