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鬼眼泪

第二百九十三章 鬼眼泪

  “那……那我现在怎么帮你?”安如霜看着我问道,声音并不是很大。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躺在这里,自己想给自己脱裤子都难。”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本来有些害羞的情感中,竟然多出了一丝期待。

  “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脱裤子?!”安如霜看着我双眼之中立即多出了一种异样的色彩,脸也跟着越来越红了。

  “那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我看着安如霜装出了一副很委屈的表情,此刻还真不是我故意难为她,是真的没了别的办法。

  我先是试着自己自己坐起来,用手去脱裤子,可是就在我后背刚刚离开下面的那块儿灰色的大石头之后,身上马上就没了气力,整个人顿时就软了起来,只得再次倒下去。

  “十三,你别动,我……我帮你脱……”安如霜看到我这个样子后,忙朝着我走了进来,看着我说道。

  “好。”我躺在石头上面点了点头。

  安如霜走了过来,慢慢地蹲下了身子,伸出手去解开我穿的这条野外速干裤上面的裤绳,等她解开裤子上面的绳子后,双手用力,慢慢地帮我把裤子给脱了下来。

  接着我的下身便只剩下一条短裤了,安如霜看了我的短裤一眼,再次伸出手朝着我的短裤拖了下去。

  “十三,你的短裤怎么脱不下来?”安如霜看着我好奇地问了一句。

  “短裤上面也有绳子……”我说道。

  “哦,我解开。”安如霜说着帮我解开了盖在衣服下面短裤上的绳子,然后转过头,双手往下一拉,给我的下身脱了个精光。

  “我……我都帮你脱了,你……你自己方便吧。”安如霜帮我脱下短裤后,就再也没回过头来,说话的语气也跟着急促了起来。

  “如霜,我……我这个样子怎么方便?总不能尿在自己的身上吧?”我看着安如霜有些无奈地说道。

  “那怎么办?要不……要不我帮你个竹筒帮你接着?”安如霜问我道。

  “行。”我连忙答应了一声。

  就此,安如霜忙朝着一旁跑去,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回到了我身旁,红着脸,朝着我就把竹筒慢慢地放在应该放的位置……

  尿的时候,我十分小心,因为的童子尿有驱邪克制阴气的能力,生怕自己会尿到安如霜的手上,让她受到伤害。

  等我解决完生理问题之后,安如霜便再次帮我穿上了裤子。

  就这样,她一直陪着我聊天一直到了晚上,便带着竹筒出了山洞,说是顺便在帮我找些能垫饥的食物,老是吃那些野果也不是办法。

  见安如霜走了之后,我一个人静静地躺在了身下的这块儿灰色的石头上面,开始思考起前几天遇到的各种事情。

  我为什么会在猛然之间,读出了那本就连安如霜都不认识的《玄黄地经》上的一个字,我这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难道是因为我前世的记忆?

  越往下想,我就觉得这种可能性就越高,不过为什么我会突然有前世的记忆?还有那把拂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用一次就差点儿要了我的命,能用这种厉害的道器和拥有《玄黄地经》的那个追求长生不死的老道士,到底是何方神圣?

  想到这里,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想起在那个老道士的棺材里还有一把让清风道长看到眼都直了的桃木剑,亏着那把木剑没了,要不那把道器出来,还不得吓死人?!

还有那藏在我手镯里面要和我签订契约的那个阴魂,到底是什么来路?

  心里想着,我的思绪根本就无法停滞下来,一会儿想这,一会儿又想那,越想心里就越乱,我索性摇了摇头,让自己把思绪放空,现在什么都不去想。

  为了不让自己空下脑子来想那些让我心烦意乱的事情,我开始仔细打量起这个山洞,整个人山洞除了这快儿让我不断恢复阳气的灰色石块和飘着一股淡淡的香气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其它特殊的地方,和其它普通的山洞一般无二……

  看到这里,我心里不免觉得有些无趣和闷燥,便开始无聊地数着我头顶之上一滴滴往下低落的水滴……

  约莫过了能有半个多小时,安如霜便带着几条鲫鱼和一捆干树枝从山洞外面回来了,她看到我之后,晃了晃手里的那两三条鲫鱼,嘴角带着笑意对我说道:

  “十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从小就喜欢吃鱼,今天晚上我给你烤鱼吃。”

  “你能生火?”我看着安如霜不解地问道。

  “当然能啊,你也太小瞧我了。”安如霜说着把手里的干菜放在了地面之上,摆放好,接着站起身子,轻轻地挥动了一下手腕,一朵淡绿色的火焰瞬间出现在了那些干树枝上面,慢慢地绿色的火苗转变成了红色,然后安如霜她便开始蹲下身子,用一根树枝串起一条刮好鱼鳞的鱼,便认真地烤了起来……

  ……

  从我躺在这块儿石头上面的时候,这断时间,我的起居都是安如霜在细心地照顾我,吃喝拉撒,穿衣擦身,只要安如霜能帮我做的她全都帮我做了。

  我现在就好似是一个完全不能自理的残疾人,躺在这块儿灰色的石头上面,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

  每当看着安如霜在我临睡之前,帮我细细擦拭全身的时候,我有时候真的好几次差点儿落了泪,她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都对我不离不弃,始终如一,我左十三到底是修了什么福气,老天爷才把安如霜这样的女人赐到了我的身旁?

  我看着身旁安如霜,在心里暗暗发誓,我左十三这一辈子,绝对不能作出任何让这个女人伤心和流泪的事情,无论发生什么事,遇到什么人,我的媳妇儿一辈子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安如霜!

  她对我如一,我便对她始终,这是为人最基本的,但在现在这个越来越浮躁和网络的时代,能始终单一的感情真的不多了。

可我的心里自从有了安如霜之后,就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这不是因为她那绝美的容貌,而是因为她值得我为她放弃一切……

……

  邱莎莎是在走后的第四天傍晚回来的,她走的时候穿的什么衣服,回来的时候依旧还是那一套,从这一点儿看来,邱莎莎这四天来,甚至连洗澡换套衣服的时间都不肯给自己留出来,想用最快的方法到达灵隐寺,然后帮我找到能帮我恢复身体中那三个命关的药物再带回来。

  看到她满脸疲惫的样子,我心里还是有些愧疚了起来,我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一直对我这么好,但是我真的不想欠下她太多,因为有的情一旦欠下了,甚至用一辈子都还不了。

  “邱莎莎,你回来了?找到能帮十三修补命关的办法了?”安如霜看到邱莎莎回来后,忙迎了过去,语气有些着急地问道。

  满脸疲惫之色的邱莎莎看了安如霜一眼,勉强地笑了一下,然后说道:

  “找到了,只是还得需要如霜姐姐你的帮忙。”

  “要我怎么帮忙?”安如霜接着开口问道。

  “这个就是能帮助十三修补身体之中那三个命关的数种药材磨成的药粉,但是若让这个药材真正有其功效,必须还需要一个引子。”邱莎莎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黑色地小袋子看着安如霜解释道。

  “什么引子?”邱莎莎的话音刚落,安如霜马上问道。

  “鬼眼泪。”邱莎莎抬头看着安如霜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一听邱莎莎这句话,心里就有底了,别的还难说,但是这鬼眼泪,对安如霜来说,并不难,因为我看过她哭,也看过她流泪。

只不过我心里也在同时多出了一分担忧,万一邱莎莎所说的“鬼眼泪”非安如霜哭的时候留下来的眼泪的话,那会不会让安如霜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