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章 生死一瞬

第三百章 生死一瞬

  随着我的口诀喊完之后,我朝着自己那结出手印的右手上面一看,发现依旧和平常一样,并没有发出亮光。

  他大爷的!这龙虎七赦印关键时刻又特么坑爹掉链子!

  也就在此时斗笠男已经冲到我了我的面前,单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同时另外一只手握着匕首猛地朝着我的前胸就划了过来。

  我想后退躲避,但是我的胳膊却被斗笠男给死死地抓住,想退根本就退不了,只得尽量让自己的前胸往后靠。

  “刺啦!”随着一声匕首划破我胸前衣物的时候,一股冰冷的凉意从我的胸前传了过来,我低头一看,便发现自己前胸已经被那斗笠男的匕首上面划出了一道长长地口子,血一下子就顺着那道口子流了出来。

  见此我一咬牙,也豁出去了,身子朝着那斗笠男靠近两步,用自己的脑袋朝着他的鼻梁骨上面就狠狠地撞了过去!

  斗笠男却在此时,嘴角微微一翘,漏出了一丝冷笑,在我脑袋撞到他脑袋上之前,猛地一脚踢在了我前胸上的伤口处,接着,我整个人就带着一股剧痛倒飞了出去!

  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被斗笠男给打飞而摔落在地,但是这次却不同,在我前胸之上的刀口不断地传开让我极为难以忍受的痛苦,我躺在地上的身子也在这一刻微微地抽搐了一下。

  “龙虎七赦印?哼!废物就是废物,学得其形,却学不得其神。”斗笠男说着直接闪身冲了过来,对着我的肋下的就狠狠地踹出了一脚,我被他这一脚上面传来的巨力,整个人飞到了半空,朝着后面的河水之中落了下去。

  而与此同时,斗笠男并没有就此罢手,马上又从手里快速地甩出了一把带着亮光的匕首,朝着我的前胸飞来的匕首,一下子就从我的身子之中穿透了过去!!

  我……我竟然感觉不到一丝地疼痛……

  难道我这次真的要被他杀死了吗?……

  “噗通!!”随着一声落水声在我耳边响起,我整个人一下子就落进了河水之中,全身马上就传来了一阵冰冷的触感。

  我这已经是死了吗?肯定会死,刚才自己整个身子都被斗笠男扔过来的匕首给直接穿透了过去,怎么可能还能活下来?

  不对!我还能感觉到水的冰凉!那就证明我现在还没有死!

  落入河中之后,我猛地想到了这个问题,随着嘴里就灌进来一大口凉水,差点儿没把我当场给呛死过去,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忙伸出双手同时用力朝着河面之上游泳了上去。

  “呼!……咳咳!!~”等我从河底之下游上来的时候,狠狠地吸了一大口气,接着就剧烈地咳嗦了起来。

  在水中不停咳嗦地同时,我朝着河岸之前我和斗笠男打斗的地方看了过去,发现他的早已踪迹全无,走人了。

  见斗笠男不在河边,我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忙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前胸,除了那一道被匕首划开,但不算很深的伤口外,并没有其它的伤口?

  这是怎么一回事?刚才我明明看到斗笠男朝着我的前胸掷出一把匕首,穿透而过,但在我身上却并没有留下伤口!

  难道刚才是我自己看错了?我揉搓了一下眼睛,决定先游上岸再考虑别的。

  等我游上河岸的时候,再次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全身,发现除了刚才的那道伤口之外,身上再没别的伤口!

  我开始有些迷糊了,四处瞧着,不经意间,我突然看到了自己的短袖上面好像多了一个大洞,我忙把短袖拿起来一看,马上全都明白了过来。

  原来是那斗笠男朝着扔过来的匕首刺空了,并没有刺到我,而是从我左边肋下和手臂直接的空隙之中穿通了过去。

  他这……这是故意在放水?还是真的失了手?

我站在原地有些发愣,如果是斗笠男故意放水的话,那他今天为什么又来找我,就是为了来打我几下?这显然说不过去。

但若如果说是他失手的话,那就更说不过去,以斗笠男的身手不至于在这么近的距离打不中我。

  他今天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越想,我就越迷糊,这时河边吹来了一阵风,我顿时感觉自己前胸上面冷嗖嗖地疼,低头一看,伤口之处正在往外不停地流血。

  不行了,先不想了,得马上去医院包扎起来!

  在医院里,包扎好伤口,我先是把背包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虽然这个背包被我自己改装之后,在里面加了一层防水布,里面的那三本书应该不会被打湿,但我自己还是有些不放心,等我看到那三本书没有被河水打湿后,便开始收拾东西,硬是拒绝了医生让我留院观察的要求,直接走人。

  走出医院,我从防水背包里面把手机拿了出来,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也应该去长途车站等着了,只不过我现在这幅狼狈的样子,太惹眼了,没有办法,只得就近随便买了一件新的短袖先换上,然后打了个出租车,直奔长途汽车站。

  在汽车站又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终于上了车,闲言少叙,一路长途,在接近二十个小时的赶路后,等我回到山东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刚刚下车,我便在车站随便买了一碗泡面填饱肚子,再次接着坐上了直通东店车站的客车。

  等到了东店,天已经开始发暗,我走到车站门口,拿出手机,找到了胖子的电话,给他打了过去。

  “喂胖子,我回来了,现在在东店车站北门,你有空没?有空的话快点来接我。”胖子接听电话之后,我忙对他说道。

  “好嘞,师兄你稍等一会儿啊,我马上就到!”胖子说着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坐了整整一天的车,我也是累的够呛,在路旁的小商店里买了一罐火牛,一边坐在路旁的石台上面喝着提神,一边等胖子来接我。

  “小倩,把你的同情心收起来,别给他钱,像让这种年纪轻轻、手有脚还蹲在街边要钱的人,就是懒得,就应该让他活活饿死!”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不远处有一个女孩儿说话的声音。

  我抬头看了过去,只见有两个小女孩正站在我前面的不远处看着我呢。

  他绿西瓜个白兔子的!那俩女孩儿不会把哥们儿咱直接给当成要饭的了吧?!不过我自己低头一打量全身,除了衣服是新买刚换的之外,裤子鞋子都是快脏成世界地图了,也难怪她们看到我会把我给联想成乞丐。

  我看着那俩女孩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张口说道:

  “我说你俩把谁当成乞丐呢?我这是行为艺术,艺术你们懂不懂?!艺术!!”……

  那俩女孩走了之后,我再次坐了下去,等了大约能了能有十多分钟,我便远远地看到了胖子开着他那辆大众车来了。

  胖子刚把车停下,我便走了过去,开门坐了上去。

  “我说师兄,你这去两万五千里长征了?!你看你这糟蹋样,就你这造型,在缠上点儿绷带,我带你去市中心一坐,一晚上你最少要个二百五百的!”胖子看着我笑着说道。

  听到胖子的话后,我不禁有些无奈,掀开自己的衣服对他说道:

  “看见没?你师兄我早就有了先见之明,这绷带打的合格不合格?”

  胖子一看我前胸上面缠在的绷带,嘴巴张的老大,半响才反应了过来,看着我有些狐疑地问道:

  “师……师兄,你今天晚上还真准备去乞讨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