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零六章 哀嚎

第三百零六章 哀嚎

  清风道长听到我的话之后,脸色一变,慢慢地从床上面半坐了起来。

  “我说我和胖子俩人准备去昆仑山脉,去帮安如霜寻找她复活所需要的七窍玲珑果。”我看着清风道长再次重复了一边,他现在突然转变的表情,让我有些心悸,但是这次去昆仑山我是势在必行,不管他答应不答应,我都得去。

  “不行!我不准你们去!”清风道长听到我的话后,马上很坚决、很果断地回答了我的话。

  “为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没有为什么!我说不能去就不能去!”清风道长语气一次比一次坚定,让我多出来了一种无力反驳的感觉。

  “师父,你这直接跟我们说不能去,那也总得有点儿缘由吧?”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胖子,看着清风道长问了一句。

  清风道长听了胖子的话之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拿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之后,才看着我和胖子说道:

  “数百年前,咱们的茅山派龙虎宗就是开山立门在昆仑山脉,那里人迹罕至,气俍空邝,很适合我们修道之人修炼,但是这昆仑山中,有的不止是我们龙虎宗的道士,还有更为可怕恐怖的存在,只要有人遇到了它们,无论有多么高深的道术,都无法活着回来,所以我们整个茅山派和龙虎宗不得已从而迁居。”

  听到清风道长的话后,我心里更是疑惑了,忙开口问道:

  “师父,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什么可怕恐怖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东西?”

  “如果我们能知道它是什么东西的话,或许它不那么恐怖了,所以你们不用多说了,我是绝对不同意你们前往那昆仑山。”清风道长看着我和胖子摆手说道。

  “师父,我已经下决心要去了,不管是生是死,那山上有什么,我都得去。”我看着清风道长说道,这是我拜师以来,第一次没有听他的话,这句话说出的同时,我自己的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十三,你刚才说什么?!”清风道长听到我的话后,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我……我说我必须要去昆仑山,找七窍玲珑果。”我看着清风道长一口气说了出来,这是安如霜为我付出这么多,这么多年以来,我第一件能报答她的事情,我必须要去坐到,而我也从心里愿意安如霜能重生为人,时时刻刻都陪在我的身旁。

  “十三,你别忘记了你的身份!你是个道士,是我们龙虎宗的道士,你若是这次去了,万一出了三长两短,这阴阳两界的平和,谁来维护?!”清风道长看着我说话的语气咄咄。

  “为什么非得要我去维护,龙虎宗比我有本事的多了出去了,为什么非得去我?”我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不为什么,只为你是天生道体,只为你那双异生出来的阴阳眼,这就是命,谁都无法改变!”清风道长说着把手里的烟头直接掐灭,扔在了地上。

  “这阴阳两界,给过我什么?又或者这世间给过我什么?我不欠这阴阳两界,它们同样也不欠我,但是我却欠着安如霜,欠了她很多很多。她苦等了我上千年,我全家人的命都是她救的,自小开始,她就一直在我身旁陪着我,照顾我,数次为了我差点儿魂飞魄散,为了我宁愿自己不断地受委屈,也不开口抱怨,就连我身子不能动,躺在石头上面如一个植物人的时候,也是她不离不弃地照顾我,所以,我必须要去昆仑山找那七窍玲珑果,即便是死。”我双眼与清风道长的双眼对视,把心里所想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安如霜她宁愿为了我放弃一切,我同样也愿意为了她放弃一切,我不是什么英雄,更不是什么救世主,我只是左十三,只是安如霜的男人,仅此而已。

  清风道长听到我的话之后,许久都没有说话,在沉默之中再次点燃了一根烟,吸了起来……

  “师父,让我去吧。”我看着清风道长再次开口说道。

  清风道长听到我的话之后,并没有说话,而是先把手中的香烟掐灭,然后慢慢地从床上面走了下来,对我和胖子说道:

  “你们跟我来。”说着他便朝着后面的一个书柜走了过去。

  听到清风道长的话,我只得和胖子一起在他身后跟了上去,走在前面的清风道长来到那个书柜前面,从里面抽出了几本书,然后把手伸进那个漏洞里,轻轻一拧里面的开关,接着书柜之后便传出来一阵类似与石门打开的声响。

  听到这个声音后,清风道长便回头对我和胖子说道:

  “你们俩把这个书柜给搬开。”

  等我和胖子把那个书柜给搬开之后,我打眼一瞧,在后面的墙上,多出了一个直供一人走的窄门,清风道长没有说什么,直接走了进去。

  我和胖子相视一眼,跟了上去。

  刚走进去,清风道长便找到门后面的开关,把灯给打开,我这才看清了里面的事物,这是一个能是四五十个平方的石室,里面很空旷,中间有一张桌子,桌子上面供着一样东西,等走走近才发现,那样东西竟是一只灰色的手套。

  在那张桌子的后面,墙上还挂着几幅人的画像,但是其中有一张,竟然是一只很胖很胖猫的画像。

  “师父,这里是?”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嘘,别说话。”清风道长马上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带着我和胖子径直地朝着前面的那张桌子旁走了过去。

  跟在清风道长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张桌子前面,用手一指那张画着肥猫的画像,对我和胖子说道:

  “跪下。”

  “师父,你让我们给这个畜生跪下?你这不难为人吗?”胖子动了动着鼻翼,开口质问道,我心里同时也是大为疑惑不解。

  “六道不乏忠仆在,七窍可有重情人?”清风道长斜眉看着我和胖子接着说道:

  “忠主义兽受的起你等晚辈一拜,跪下。”

  听到清风道长这句话,我虽然不知道他让我胖子给这只肥猫跪下的缘由,但是肯定有他的道理,想了想,我还是对着画像之中的那只肥猫跪了下去,胖子见我下跪,也同时跟着跪了下去。

  清风道长见我和胖子下跪,他身形一转,走到那张桌子的前面,同样也是规规矩矩地跪了下去,然后伸出双手,表情极为凝重地托起那把供在木桌上面的那只灰色手套……

  双手拖着那只手套,清风道长慢慢地转过身子,看着我认真地说道:

  “十三,这只手套送给你,你随身带着,在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或许能救你一命。”

  “师父,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我不能要。”我看到清风道长对这只手套重视的样子,就知道它非俗物,清风道长他自己都舍不得用的道器,我怎么好意思收下。

  “我留着又不能用,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要是你不收下这只手套,你今天就算是把这天给说下来,我也不会同意你去那昆仑山脉。”清风道长有些恼怒地看着我说道。

  我看清风道长他不像是再开玩笑,只得无奈地收下了这只手套,然后小心地把它放在了随身背包之中。

  “行了,咱出去……”清风道长见我收了那只手套,松了口气,从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带着我和胖子从这个石室之中,走了出去。

  就在我刚刚踏出这个石室,来到外面的屋子中后,我突然间听到了院子外面传进来一阵虎子的低低哼哼声,这种声音和它之前发出的不同,很微弱、带着哀嚎,就好像……好像是临时之前挣扎时发出来的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