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一十一章 黄鼠狼拜月

第三百一十一章 黄鼠狼拜月

  此刻之前那阵伴随着沙土的风也渐渐地停了下来,我把风镜拿了下来,仔细地看了看邱莎莎手中所指的地方,那里正是昆仑山脚下的死亡之谷。

  其实即使邱莎莎不说,我和胖子此次前来的目的也得去那死亡之谷一趟。

  就在我刚准备说话的时候,而那个大叔向导却跑了过来,站在我和邱莎莎的面前,满脸吃惊地问道:

  “我……我说你们要直走向前,去前面的死亡之谷?!”

  邱莎莎看着那向导点了点头,语气很不在乎地说道:

  “对,既然来了,不妨就进去看看。”

  “那、那里可去不得,去不得咧!各位可千万不能去啊!!”大叔向导说着一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看着邱莎莎连连摆手。

  邱莎莎把手里的地图抖了抖,看着那个大叔向导问道:

  “为什么不能去?”

  那向导大叔听到邱莎莎的话后,脸色变了变,然后朝着死亡之谷的那个方向转头瞅了一眼,才看着我们说道:

  “你们不知道,那死亡之谷活人可去不得,那里面成了精的妖怪特别多,大白天的不断往下打雷,这人要是进去了,十成十是出不来,你们要是去那里,不是找死吗?”

  邱莎莎听到向导的话后,干咳了一声说道:

  “我们就是专门对付成了精妖怪的人,要是那里面真有妖怪,岂不正好。”邱莎莎的表情始终很平静,就如同一潭幽静的潭水。

  那大叔向导听到邱莎莎的话后,很明显不相信他所说的话,依旧出言劝阻道:

  “姑娘啊,你千万别逞强,我这十多年在这昆仑山附近像你们这样的见多了,无论多少人,无论是咱中国的,还是国外的,只要进了那死亡之谷,就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所以我们这里的人又叫死亡之谷为“地狱之门”!传言说,前面你谷里不止有吃人的怪物,也有人说是鬼魂离散之地,更有甚者称它为通往冥界的入口,总之种种传闻上百年间数不胜数,万万去不得,去不得。”

  “你这么说,我更加想进去瞧瞧了。”邱莎莎那大小姐脾气在这个时候也上来了,她艺高人胆大,带着的道器和保命的手段也多,况且身旁还带着一个“木头人”保镖,肯定无可畏惧。

  “这命可是你们自己的,不能乱开玩笑……”

  “大叔,你不必多说,你打算就此回去,还是准备把我们再往前送送?”邱莎莎不等那向导把话说完,便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那向导见邱莎莎心意已决,话到嘴边,张了张口,终究还是咽回了肚子里,重重地叹了口气,看着邱莎莎说道:

  “我还没活够呢,我自个儿回去。”他说着,直接转头就走,招呼都不跟我们几个打一声,似乎在他的眼里,我们这几个人已经和死人划上了等号。

  等那向导自己按照原路返回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发暗,邱莎莎便开始招呼我和老牛还有萧然搭建帐篷。

  在昆仑荒漠这种地方,白天晒的慌,晚上绝对能把人给冻成狗,昼夜温差很大。

  搭建好帐篷,我和胖子准备在帐篷附近点起一个篝火来,一来取暖,二来防野兽,但是我俩在附近找了一圈儿,也没找到几快儿能用的木头,只得罢手。

  虽然即使是这样,我和胖子依旧在帐篷的四周,都挂上了铃铛,只要一有什么突发情况,帐篷上面的铃铛就会响。

  之所以这么小心,是因为现在我们所处的这个位置,野生大型动物很多,不光有野牦牛,野驴,黄羊,藏羚羊,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群也多得很,因此不得不小心。

  支起帐篷,众人在原地围坐了起来,邱莎莎和我跟胖子商定好明天的路线之后,我们便坐在一起小声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夜深,我们三个男人轮流守夜,萧然第一个守夜,在帐篷里睡觉的时候,半夜,我突然被尿憋醒了醒来,脑子里一片空灵,往外看看,月光如水,横浸在大树上,雪亮雪亮的,像落了一层霜。

  看了一眼身边的胖子,他都睡的正熟,我从睡袋之中钻了出来,穿衣起身走到帐篷外面撒尿,在外守夜萧然依旧一个人坐在外面,一动不动,就好似雕塑一般,我下意识地往四下看去,顿时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后背之上顿时升起一阵凉意,因为在黑暗中一双双绿莹莹的狼眼,在夜色中慢慢四处游移着!!

  但是那群狼好似在害怕什么,既不叫,也不靠前,一直围着我们这两个帐篷几十米开外的地方不停地走动,好似十分忌惮什么一样。

  “萧大哥?萧大哥?”我看着一直坐在一块儿石头上面,一动都不动萧然轻声叫了他两句,他的年岁比我长,又和我同处龙虎宗,所以我才这么称呼他。

  萧然听到我的声音后,等了一会儿,才慢慢地穿过头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好似在等我接下往下说。

  见他这幅样子,我只好再次开口说道:

  “咱们现在被狼群给包围了,我要不要把邱莎莎和胖子他们叫醒?”

  他听到我的话后,摇了摇头,只对我说了六个字:

  “放心,它们不敢……”便把头再次转了过去,好似多跟我说一个字他就能少二两肉一般。

  见他不愿跟我多说,我也懒得自讨没趣,找了一个角落,开始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

  可就在我尿完尿,一转头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在我们这个临时营地对面的一个土坡上面,蹲着一只浑身黄灰色的动物。

  它有一条半大土狗那么大,蹲坐在那个高起的土坡上,双眼直勾勾看着月亮,像松鼠捧食那样,尾巴略翘,上身不动,两前爪合十,座南朝北,对着月亮,上下摆动。大约拜了三下,然后就坐在原地不动了……

  夜空之上的月色照在了我的身上,那幽黑的深沉的夜空,一轮圆月高高地挂在了半空之上,四周的气氛在这一刻好似凝固了一般,变得诡异了起来。

  那个动物是什么?难道说它就是爷爷在我小时候跟我讲过的故事,黄鼠狼拜月?!

  我记得爷爷跟我说过,若是在外面碰到黄鼠狼拜月,万万不可靠前打扰,马上绕道走人,人不犯它,它不犯人。

  压住了心里的好奇心,就在我刚准备选择无视,转身走人回去继续睡觉的时候,那个黄鼠狼却猛地转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它那一双发亮森绿的眼珠,看向我的眼神,明显带着不善,就好似跟我有什么仇恨一般……

  看的我心里泛起了一阵凉意!

  “畜生,大胆!!”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都有没有说话的“木头人”萧然猛地开口说出了那四个字,而那一直在拜月的黄鼠狼听到之后,马上转身朝着萧然那边规规矩矩地拜了两拜,一转身跑了……

  看到这里,我心里更加迷糊了,那个叫萧然的道士,究竟是何身份?为什么会让狼群不敢靠前,让人成了精拜月亮的黄鼠狼甘愿给他行礼道歉?

  不管怎么样,这些事情都在表明着,这个叫萧然的男人绝不简单。

虽然我心里好奇的很,也想跟上前他聊上几句,但是我一看到他那副别人欠他几百万的脸,便忍住了,再次回到了帐篷里面,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众人便收拾好行装,匆忙吃过早饭,再次上路,前往那死亡之谷,按照邱莎莎所说,如果路上不出什么意外,至多今天中午,我们便能到达那死亡之谷的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