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诡异干尸

第三百一十三章 诡异干尸

  走在我和胖子前面的邱莎莎和萧然同样也看到了那个人影,邱莎莎见此,忙加快了脚步,带着我们几个朝着那个人影所在的方向就快步走了过去。

  等我们一步步地靠近那道人的影子,我这才看清在我们前面的确是有一个人,但是却是一个死人,一个死后直直地站立在原地的死人!!

  再往前走,我看的更是真切,这个死人身穿着一间暗红色的袍子,死了多久看不出来,但是早已化为一具周身灰暗,皮肉干枯贴骨,肚腹低陷的干尸。

  但让我觉得奇怪和不解地的是,这具干尸竟然在没有任何支撑点的情况下,死后直直地站在地面上!

他的双脚深深地陷入了地面之下,没到脚脖。这具干尸的腿部、腰间、身子没有丝毫的弯曲,头部也没有因为死掉而垂下去,就如同一个英姿飒爽正在站岗的军人一般!

  笔直、挺立,面朝前方!

  “我滴个天呐!!我说各位,这……这个死人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儿?!死了之后还能这样直立地站着?他就一直倒不下去?”胖子这个时候,忍不住首先问出了口。

  我并没有回到胖子的话,遇到这具怪异的干尸之后,我先是快速地从背包里面掏出了一张六丁六甲驱邪符握在手中,以防不测,同时提自身阳气到双眼,仔细地朝着那具干尸看了过去。

  “邱莎莎,别靠近他!有阴气!!”只扫了一眼,我便看到了这具干尸身上一直有一股黑漆漆地阴气,围绕着在他四周。

  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后,停下了脚步,有些不相信地看了我一眼问道:

  “十三,你刚才说这具干尸上面有阴气?”

  我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

  “有。”

  “这怎么可能?!这具干尸天天在太阳底下暴晒,身上怎么可能有阴气?”邱莎莎看着我满是狐疑地问道。

  “邱小姐,左十三他说的没错,这具干尸不太一样,很诡异,他的身上的确有阴气,而且这具干尸应该还大有来头,恐怕我们几个惹他不起。”这个时候,一直都在沉默的萧然双眼直直地盯着那具干尸对邱莎莎说道。

  “大有来头?你说他怎么个来头法?!”邱莎莎转头看了一眼萧然问道。

  萧然听到邱莎莎的话之后,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朝着那具干尸走了过去,走到相距那干尸一米左右的位置,他停了下来,站直了身形,抬起右手朝着那具干尸的身前就狠狠地挥出了一直掌!

  一股劲风随着萧然的那一掌击出,打在那具干尸的身上,随之就把他衣服上面长年累月覆盖的尘土吹散而去。

  随着那具干尸衣服上面的尘土散去,我再次好着那具干尸看了过去,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就给我吓了一大跳!

  因为……因为那具干尸身上所穿戴的衣服,不是别的,正是一套暗红色绣着龙形图案的龙袍!!

  “卧槽!这……这具干尸生前他娘的是一个皇帝?!”此刻胖子见到干尸身穿的龙袍之后,双眼蹬的比牛眼都大,惊的下巴都闭不上!

  而相对我和胖子,邱莎莎却显得镇定多了,她自从看到这具身穿着龙袍的干尸之后,开始脸色变了变,马上恢复了过来,走上前仔细打量起了那具龙袍干尸。

  我也跟着向前走了几步,看了起来。

  这具干尸显然已经死了很多年了,身体之中没有一点儿水分,整个一皮包骨头,头顶之上的头发却还没有脱落,脸上那些暗黑色的肌肤有的地方因为长期暴晒,早已破裂,漏出了森森白骨,而他身上的那件暗红色的龙袍,却没有丝毫的破碎。

  但是最让我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具龙袍干尸的头上没有留下古代男性的长辫子,而是和个女人一样盘起的发髻。

  “萧然,你能认出这这具干尸身上所穿的那具龙袍是哪个朝代的?”邱莎莎看了一会儿,转头看着萧然问道。

  萧然听到邱莎莎的话后,往前走了两步,把那几干尸身上的龙袍解开,翻开了一遍,又再次帮他穿戴好,这才退后几步,看着那具龙袍干尸对邱莎莎说道:

  “这具龙袍干尸外面穿着清朝皇帝的龙袍,而里套却是清代四品官员的朝服,再里面还穿着一套上下两截的皇帝的礼服,上衣下裳,但干尸外面穿的补服上绣的却是麒麟的图案,这是一品武官才有的官服,所以这具干尸应该是清代的,具体是何人我不清楚,但是他绝非清代的任何一位皇帝。”

  “为什么不他不是皇帝?他身上不穿着龙袍吗,难道古代还允许平头百姓穿这个?”胖子这个时候,凑上前,看着这具龙袍干尸疑惑地问道。

  “穿龙袍的就一定是皇帝吗?”邱莎莎回头看了胖子一眼反问他道。

  胖子被邱莎莎这么一问,更迷糊了。

  我见胖子他这幅样子,忙上前拍了他肩膀一下,解释道:

  “胖子,你这是高原反应过头,还是脑供氧不足了?你见过哪个皇帝下葬的时候,外面穿着龙袍,里面却穿着四品官员的朝服?还有哪个皇帝会二笔到把自己葬在这种地方?整受这风吹日晒的?!”

  胖子听我对他这么一解释,马上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拍着自己的脑袋对我接着问道:

  “我说师兄,那你估计这具龙袍干尸,他生前是干什么的?”

  我看了那具龙袍干尸一眼摇头说道:

  “我要是知道,我就是考古学家了……”

  “行了,我们别在他身上多耽误时间,省的节外生枝,绕过去,先去办正事。”这个时候邱莎莎开口说了一句,然后带头绕过了这具干尸。

  萧然紧随其后跟了上去,剩下我和老牛相视一眼,同样跟了上去,救人要紧,这点儿我也很认同。

  就在我们绕过那具清朝的龙袍干尸后,我刚刚走出去没几步,马上就感觉那具龙袍干尸好似“活”过来一般,盯着我的后背看的不停。

  让我如芒在背。

  这种感觉并没有随着我的走远,从而减轻或者消失,反而越来越重,越来越明显了……

  “师兄,你有没有感觉身后好像有个人在一直盯着我们看?”胖子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推了我胳膊一下,对我问道。

  我没有回答胖子的问题,而是回头看了过去,便看到那具龙袍干尸依旧背对着我们,站立在原地一动都不动,难道这是我和胖子的错觉?

  “不要回头去看,一直往前走。”这个时候,一直在邱莎莎身旁的萧然突然朝着我和胖子这边走了过来,他走到我们这边的时候,伸出手朝着后面一挥,之前那种如芒在背顿时就消失了……

  虽然我心里有很多不解和疑惑,但还是选择了沉默,和胖子闷头赶路,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在我们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排不知道哪个年代的建筑物,很破,一些石墙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墙垣孤伶伶地站立着。

  见此我心里就的一动,这死亡之谷的深处,怎么会有这些古代的建筑物?

  待我们走近之后,我才真正看清,这些房屋和墙壁基本上没有保存完好的了,如果仅仅是干燥也就罢了,在雨季这里又暴雨如注,年复一年的风化侵蚀下来,曾经致密的土质变得松脆,一点一点地粉碎,一有外力施加,便成为一片尘埃。

  我们怕被这些快要倒塌的墙壁砸到,尽量找空旷的地方绕着走,走了一会儿,发现这些建筑一眼都看不到头,也不知道有多少。

  继续向前走了一会儿,邱莎莎便找了一个较为空旷的地方,让我们原地休息,此时天也不早了,准备今天晚上就在此地安营。

  我对这稀薄的空气本来还算适应,靠着墙壁休息时,朝着胖子那边看了过去,发现他身上的高原反应似乎一直都改善不了,正坐在一旁的石块儿石头上面,抱着脑袋低着头,也不说话。

  见此我便朝着胖子那边走了过去,可是就在我刚刚靠近他身旁的时候,突然在他身后的石壁上面,看到了一双圆溜溜、血红色、充满阴毒的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