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一十六章 跟踪

第三百一十六章 跟踪

  等我和胖子赶回到营地的时候,邱莎莎和萧然正坐在篝火旁,一起议论着什么,邱莎莎见我和胖子回来之后,忙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我说道:

  “十三,胖子,你们两个先去睡觉,剩下的时间,我和萧然守夜。”

  听到邱莎莎的话后,我也没多问,虽然认识她时间并不长,但我也多少了解邱莎莎这个女孩儿的脾气,她说出来的话,说一不二,改不了。便直接和胖子一起回到了帐篷里面,钻进睡袋里面,倒头就睡。

  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累还是真的困了,我刚刚在睡袋里面躺下,一阵倦意接着袭来,两眼一闭,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隐约之中我好似在梦中看到了一个女孩儿的身影!

  是的,我这个时候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梦。

  突然出现在我梦境之中的那个女孩儿一直站在我身前不远处的地方,一动不动,也不回头,也不走,就如同一棵孤零零的苫树。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心,迈开步子,慢慢地朝着那个女孩儿走了过去,这不光是因为我心里的好奇心,还有我感觉这个女孩儿有种似曾相识的体会。

  随着我一步步地朝着那个女孩儿走了过去,她的背影我就越来越熟悉……

  她……她好像是白若彤!!

  走近之后,我看着白若彤的背影,身子一下子就停了下来,一看到她,我顿时就联想起她为了救我而香消玉殒的那个画面,倒在血雾之下白若彤的样子,一直印在了我的心里。

  同时我又再次想起白若彤在临死之前对我说的话:

  “三哥……你会的,你一定要忘记我,我曾经听别人跟我说过,记忆就像是太阳底下的雪花,不管能存在多久,终究还是会被太阳融化,还是会从时间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你说对吗?三哥,你告诉我这句话是对的,你告诉我你一定会忘记我,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的走……”

  可是说忘记简单,真要忘记一个人,何曾容易?

  有些事情一瞬间便能记住,却要我们用一辈子去忘记。有些事情我们用了一辈子去记忆,却在一瞬间被遗忘。

  说是忘记,其实只不过是在自己骗自己罢了……

  我慢慢地伸出自己有些发抖的左手,朝着白若彤的肩膀伸了过去,可就在我手要碰触到她肩头的时候,却迟迟都下不去手,我在这个时候,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她。

  即使,现在是在梦中……

  “三哥,你来了?”白若彤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了,看依旧是背对着我,没有动,也没有回头。

  听到这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后,我整个人为之一颤,大脑之中一片混乱,一时之间竟然忘记回答白若彤的话了。

  “三哥,我想你……”白若彤背对着我,再次开口对我说道。

  当我听到白若彤她嘴中说出这句有些寒蝉凄切的话之后,我的思绪凌乱地瞬间结成一张网,越网越紧,直达心脏,一阵隐隐作痛,一直不肯罢休。

  “白……白若彤,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梦里?”我看着白若彤深吸了一口气,终究还是问出了口。

  白若彤听到我这句后,许久都没有说话,直到最后她慢慢地转过身子,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看着我认真地说道:

  “三哥,我来找你,就是想问你一句话,你能不能告诉我?”

  “什么话?”我再次看到白若彤那张熟悉的脸庞后,心里有种莫名的触动,忍不住开口问道。

  白若彤双眼一直紧紧地盯着我看,过了一会儿,才对我问道:

  “三哥,我走了之后,你想过我吗?”

  听到白若彤这句话后,我一下子就愣在了远处,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问出的这句话。

  其实在我的心里是想过她的,但是绝对不是想爱人的那种想,所以我便直接开口说道:

  “想,想过。”

  白若彤听到我这句话后,苍白的脸上微微一笑,然后接着对我说道:

  “三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我问道。

  白若彤伸出手,朝着我脸上伸了过来,我下意识地一躲,她却在这个时候,身子慢慢地变得透明了起来,她一句话都没有再说,渐渐地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白若彤,白若彤!……”我看着四周白茫茫地一片,开口喊道,但是无论我怎么找,怎么喊,白若彤的身影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此时我有些沮丧地原地坐了下去,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白若彤刚才跟我说的那句帮她一个忙,到底是什么忙,难道是她生前的遗愿?但是她为什么却没有对我继续说出来?

  我有些想不明白,或许白若彤她突然改变主意了?

  就在我思绪混乱的时候,白若彤的声音再次传进了的耳边。

  “三哥,你过来,三哥,你过来,三哥,你过来……。”在我耳边不断地有这句话重复地响起。

  听到白若彤的声音后,我忙顺着声音所发出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就在前面。

  随着我一步步地靠近,我好似在这片白茫茫的地方看到了前面有个万丈深渊!

  走近之后,我低头朝着眼前脚下的这个万丈深渊望了下去,下面黑漆漆地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是我却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个深渊。

  我回忆的时候,却又一下子记不起来。

  “三哥,你会来救我的对吗?三哥,你会来救我的对吗?……”深渊下面突然传出来白若彤的声音,我忙再次低头朝着下面看了过去。

  深渊之中,依旧黑漆漆地一片,什么都没有……不对!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下面浮上来了。

  看到这里,我聚精仔细看了下去,只见从深渊下面的黑暗之中,慢慢地有个黄红色相间的东西浮了上来。

  随着那个东西离着我越来越近,我渐渐地看清了它是什么,正是一口木质的棺材!!

  那口棺材在离着我数丈之远的位置停了下来,靠在一旁的悬崖壁上,一动不动,我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口棺材,渐渐地发现这口棺材我居然有些面熟!

  因为这种木料颜色的棺材很少,我好似在哪见过一次。

  对了!!这个棺材正是上次我们下墓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千年柏木做成的木棺,而那里面的躺着的不腐女尸和白若彤长得一模一样。

  难道,她们还真有什么关系不可?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千年柏木的棺材里,再次传出来白若彤的声音:

  “三哥,你会来救我的对吗?你会的,若彤等你,等你……”随着白若彤这句话落下后,那口千年柏木棺猛地朝着黑幽幽不见底的深渊之中摔了下去!

  “白若彤!!”见那棺材摔下去,我忍不住喊出了声。

  我猛地睁开双眼,一下子就从睡袋之中半坐了起来,我单手撑着地,另外一直手擦了擦自额头滑落至我双眼中的冷汗,深吸了几口气,见自己现在还身处在帐篷之中,在我身旁的胖子已经打着呼噜睡的正想。

  抬头看了一眼帐篷顶端的透明塑料口,依旧是夜空,外面天还没有亮,我再次躺下,回想着刚刚做的那个梦,白若彤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梦中?

  为什么她要对我说那些话?

  在我梦中的那个“白若彤”到底是真的白若彤,还是那古墓之中和她长相神似地女尸?

她让我去救她,难道真的是白若彤?亦或者是那个躺在棺中女尸的阴谋?

  这一切的一切谁能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我越是想搞清楚,心里就越乱成了一团糟,被这个心事一压,我在睡袋里面,翻来覆去老半天,根本就睡不着。

  算了,不睡了,出去看看星星,烤烤篝火。

  我心里想着,便再次从睡袋里坐了起来,可就在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帐篷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人走动的声响,很小,但却刚好让我听到。

  我慢慢地掀开帐篷门帘上的一道缝,看了出去,便看到那一直在外面守夜的萧然从篝火旁站了起来,自己朝着一个方向慢慢地走了过去。

  他这么晚了不留下来守夜要去哪?又去干什么?

  心里强大的好奇心促使我跟过去看看,心念至此,我忙小心地穿上衣服,慢慢地往帐篷外面走了出去。

为了防止跟踪的时候,被萧然他给发现,我在自己的身上贴上了一张阴符,然后运起“茅山潜息术”,小心地朝着萧然刚才走过的方向,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