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诡异布条

第三百二十五章 诡异布条

  即使是这样,萧然的那张脸上,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模样,看着邱莎莎不答反问道:

  “邱小姐,您是在怀疑我?”

  邱莎莎语气更冷:

  “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萧然转头看了一眼别处,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看着邱莎莎说道:

  “我不想回答,也不想解释。”

  “萧然!!你是不是真的背叛我们龙虎宗了?!你刚才明明知道这里有危险,却一个人走开,还在我的帐篷上面贴上了阵法符纸,你真的认为我一点儿都察觉不到吗?!”邱莎莎语气顿时提高了几分,我能看出她此刻因为狂怒,娇柔的身躯正在微微颤抖。

  萧然看着邱莎莎,不知为何又看向了我和胖子这边,扫视了一眼之后,他才淡淡地说道:

  “我并没有背叛龙虎宗……”

  “艹!你这孙子,胖爷我就没见过你这种死不要脸的!你要是没背叛我们,你刚才干啥去了?又在邱莎莎的帐篷上面贴上那什么符纸干什么?!”胖子在这个时候,被气得不起,指着萧然的鼻子就骂。

  萧然依旧选择直接无视胖子,自顾自地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去,选择了沉默。而此刻邱莎莎的双眼之中闪过了一道寒光,从这里我可以看出,现在的邱莎莎根本就不信任萧然了。

  胖子在这个时候,走到邱莎莎的面前,看着她说道:

  “我说邱大小姐,那个萧然就是一死猪不怕开水烫,他就是仗着你信任他,我看咱直接把他给练趴下得了,到时候绑起来,胖爷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他从实招来!”胖子说着说着又开始满嘴跑火车了……

  邱莎莎朝着萧然那边看了一眼,走了过去,看着萧然极为认真地问道:

  “萧然,我最再问你一遍,你刚才去哪了?!如果你不回答,你也就没必要跟着我们,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萧然听到邱莎莎的话后,抬头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起身朝着一个地方走了过去,而邱莎莎紧跟在他身后。

  我和胖子见此,也动身跟了过去,我一边走,心里一边再想,那萧然到了现在,还想玩出什么花样?

  胖子也在这个时候,低声对我问道:

  “我说师兄,咱直接跟他翻脸得了,要不留下他也是个祸害。”

  我对胖子摆了摆手,让他别继续说下去了,其实我刚才一直在观察,邱莎莎跟萧然说话的语气和表情,我能从其中多少看得出,邱莎莎对萧然还是很顾忌,也就是说,她自己都没有多少把握能对付得了那个萧然。

  要不她刚才所说的那句没有必要让他继续跟着,便会直接转为打趴下他。

既然要翻脸,那么对待叛徒就绝对不能放走,所以从邱莎莎刚才所说的话之中,我多少能猜出来她自己也觉得不是萧然的对手。但是其中的真实性,那就有待考究了。

  毕竟,我这只是猜测而已。

  我心里思索着,我们三个跟在萧然的身后,七拐八拐地大约走了能有十多分钟,他才带着我们在一片低洼的沼泽地旁边停了下来,然后用手一指前面的那一片凹陷处说道:

  “我刚才来这里了,这些都是我杀的……”

  顺着萧然所指的方向,我们三人同时朝着前面那一片凹陷的地段望了过去,果然在一堆干枯地杂草后面,横七竖八地躺着四五具之前我们遇到的那种没有脚的移尸!

  在每一具移尸的前额上面,还贴有一张符纸,我们现在眼前的这些“证据”足以证明萧然刚才来这里和移尸大杀一通,而并非是发现帐篷附近有危险,从而故意躲开,让我们身陷险境。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他大爷的!又一次的让这个心机biao孙子给算计了!!

  邱莎莎看到那几具移尸后,许久才转头看着萧然问道:

  “那……那刚才我问你去哪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早说?”邱莎莎虽然还是在质问萧然,但是我已经从她语气中听出来,她已经选择再次任性萧然这个伪君子!

  萧然则是再次发挥出了他那奥斯卡影帝般的演技,看着邱莎莎语气很平淡地说道:

  “既然你不相信我,解释的再多也没有用……”

  听到这里,我特么实在是忍不住了,现在!立刻!马上!我就想把自己这鞋子脱下来,砸到那个不要脸的王八蛋屁股上!

  胖子这个时候,又想冲上前去说,我却把他给拦了下来,拉着他直接往回走。

  “师兄,你这是干啥?那小子我特么真看不惯,这伎俩玩的,他这是跟咱们玩三十六计还是咋地?一环套着一环,不行,我得去跟那邱大小姐说说,这种小人要是相信他,咱仨指定是有一个挨一个,都得让他给玩死!”胖子不死心地扯着胳膊对我说道。

  “行了,别说了,先跟我回去!”我说着拉着胖子便朝着我们临时营地走了回去。

  我之所以这么着急的拉着胖子赶紧回去,一来是我们继续留在那里完全没有任何用处,“事实”就摆在了邱莎莎的面前,即使我和胖子把天给说下来,邱莎莎依旧无法完全相信我们。

  二来我想先回到营地仔细查看查看,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具龙袍干尸跟萧然有什么蛛丝马迹。

  我绝对不相信那具龙袍干尸能追出一天的路程来找到我们,这其中,肯定是有人把他引来的,或者是在那具龙袍干尸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而那个人绝对是萧然!

  想到这里,我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

  等我和胖子一起赶回到我帐篷旁的时候,找到了那具被我打的脑壳稀碎的龙袍干尸后,仔细地检查了起来,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让我失望,我和胖子在这具龙袍干尸的身上,没有任何发现。

  “我说师兄,你说这具干尸他身上的这件龙袍得值多少钱?要不咱给他扒下来,拿回去卖了怎么样?”胖子这个时候,起了财迷心,看着我问道。

  “你不怕挨枪子?!这种东西你也敢买,万一把咱俩当成盗墓的逮进去改造个几十年,你说哪头合算?”我看着胖子问道。

  胖子被我这么一问,有些哑口无言,张了张嘴,接着对我说道:

  “他手腕上面还有个镯子,要不咱把这个划拉下来拿回去卖?”

  我刚想劝胖子打消这个赚死人钱的念头,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突然在我左边的地面上看到了一条白森森地物体。

很长,弯弯曲曲,就好似一条蛇差不多,但是它绝对不是一条蛇,在这种满是黑褐色的土地上面,那条窄而长的白色不明物,显得格外地眨眼……

  “师兄,我问你……你在看什么?”胖子在这个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也发觉了不对劲,便接着对我问道。

  “胖子,你看那是什么?”我用手指了指在我们身侧地面上的那一条诡异的白色物体。

  胖子顺着我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当他看到后,忙起身走了过去,我同时打开手电筒跟了上去,等我们走近,我才发现那个白色的物体,竟然是一条包扎用的纱布!

  不对!这绝对不是纱布,纱布绝对没有这么厚实,我看着慢慢地蹲下了身子,把地上这一段很长、甚至看不到头的白布条拿在了手中,用手电筒照在了上面,仔细看了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蹲下来的胖子却咋咋呼呼地惊叫一声,对我喊道道:

  “师兄!这不对劲啊,这他娘的好像是以前捆绑木乃伊用的亚麻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