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法老

第三百三十二章 法老

  “地下宫殿?!”胖子听到邱莎莎这句话之后,忍不住惊呼问出了声。

  “对。”邱莎莎说着又转头看向了萧然那边,对他问道:

  “萧然,你觉得呢?”

  萧然朝着前方凝视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像是赞同了邱莎莎的猜测。

  这个时候,胖子靠近了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我说师兄,咱这次算是赚大了,这地下宫殿可是有数不尽的宝物啊!”

  我看了胖子一眼,对他问道:

  “你怎么知道?”

  胖子一撇嘴接着对我说道:

  “你不知道,四五十年前,有一个神秘明定陵地下宫殿,当时那个宫殿的石门被考古学家打开之后,世界为之震惊。那高大神秘的地下宫殿里面,有着数不清、旷世绝伦的文物珍宝,至今仍令人心动不已。

  邱莎莎也在这个时候,补充了一句:“然而当年那定陵地宫打开后,由于诸种原因,并不是马上就公诸于世的,而是将消息封锁了两年才对外发布,且细节秘而不宣,以致长久以来人们鲜知其内情。”

  很奇怪,在这个时候,一直少有话讲的萧然,听到邱莎莎的话后,却突然转过头看着她说道:

  “那明定陵的挖掘,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为什么?”邱莎莎不解地问道。

  萧然的话言简意赅:

  “毁掉了三具棺椁和尸骸,葬送了数十条无辜的性命,你说这是不是错误?”

  “因为什么?”邱莎莎接着问道。

  “没听说过‘诅咒’这个词吗?”萧然问道。

  我和胖子不想搭理那个萧然,也都没有说话,邱莎莎自己则是摇了摇头,接着对萧然回答道:

  “没有……”

  “棺椁的“诅咒”害死的先是九条人命,在打开明定陵地宫的那一年的秋天,从明定陵里面扔掉的棺椁被当地农民捡去,并有九人一夜之间为它丧了命,原因不明,事情快速被当地派出所压住。

  同年,明定陵中的万历和两个皇后的楠木棺椁被扔进宝城外面的山沟后,当天下午就被附近的农民一抢而光,大家见到这块表面虽剥蚀、整体却完好的棺木,如获至宝。有一对年迈的夫妇,特地用这珍贵的楠木请人打做棺材,以备自己的后事。

  但是却让他们万万都没有想到的是,当第一具棺木制成后,老太太蹬腿归天;第二具刚刚完工,老头子也一命呜呼,前后不到半个月。

  自此明定陵被人跟“诅咒”这两个字画上的了等号,但是事情并没有就此消停,五个月后,一件更加神秘恐怖的故事发生了。

  在捡棺木的公社社员中,裕陵村某一农民收获最大。棺木扔下宝城时,他正和老婆在陵墙外的山坡上劳动。他意识到这是难得的好木料,于是立即行动,和老婆一起将宽大厚实的金丝楠木板一块块连拖带拉弄到自己地里,找人做成了两个躺柜,端端正正地摆在堂屋里。

  村人不无忌妒地警告说:“皇帝的东西不是随便可以用的,要是没那福分,消受不起,还会搭上性命……”这些话,那个村民也没放在心上,从那不久,悲剧真的发生了。

  那是一个中午,他和老婆带着满身泥水收工回家时,突然发现自家的四个孩子同时都不见了。当夫妻俩转了一圈重新回到屋里时,蓦然发现躺柜边整整齐齐地放着四双小鞋。两人迅速打开柜盖,只见4个孩子相互挤压着,早已气绝身亡。孩子们的手指根部渗出了血渍,柜壁布满了抓过的痕迹。当地公安人员将4个孩子(3男1女,最大的12岁,最小的女孩仅5岁)的死因作了详细分析后,得出“系缺氧憋死”的结论。

  4个孩子死后,夫妻俩在短短的两年中又生了1个,这次是一个男孩。但是令人悲叹和恐惧的是,他们唯一的那个儿子高中毕业不久,未能来得及施展自己的抱负,却在一个静谧的深夜,趴在那个早已被埋在后院土地下面的躺柜附近地面神秘的死去,报警之后,前来的法医没有任何查出任何死因……。”

  这个萧然别看平时不怎么说话,这一旦讲起故事来,倒也有模有样,听的我一愣一楞地,难辨他讲的到底是真还是假。

  萧然他把话讲完后,和邱莎莎做了一个手势,也没跟我和胖子打招呼,自顾自地朝着眼前的那个山洞深处走去。

  见此,我也不想多耽误时间,便和胖子也一起跟了上去,管它地宫里有没有诅咒,哥们儿咱不信那个邪!

  越是往这个山洞的深处走,我越是发现,这个山洞越来越广阔,而且也没有之前那么阴暗了,渐渐地亮堂了起来,看到这里,我不禁心中生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照明措施,为什么会越来越亮堂?

  心中疑惑不解,我便准备开口问问邱莎莎,而刚好在这个时候,走在前面的邱莎莎突然转过头看着我和胖子说道:

  “十三,胖子,你们快过来看!”

  听到邱莎莎这句有些急促地话,我也顾不得问她问题了,忙和胖子一起快走几步,赶到了邱莎莎和萧然两人的身后,朝着前面就望了过去。

  随着强光手电的方向看去,只见在我们前面有一个石碑,石碑的上面雕刻着一堆堆栩栩如生、让人心生寒意的虫子,而在石碑的正中间,则是一段我根本就看不懂的语言:

  “?nmormant,mori,cines??ntrerupifaraonul?npace,moarteavazburadepecapullui?”

  邱莎莎这个时候接着回头对我问道:

  “喂,大学生,你能不能看懂这石碑中间写的是上面?”

  听到邱莎莎的话后,我就是一阵吐血,这上面的字我都分不清到底是哪个国家的,又怎么可能读得懂,忙摇了摇头回道:

  “我看不懂,一个字都看不懂。”

  “进……进入宫殿者死,谁敢扰乱这位法老的安宁,死神一定将展翅在他头上降临。我是斯卡图坦宫殿的保卫者,是我用神山之火驱赶那些侵犯者。……。”这个时候,萧然双眼静静地盯着石碑中间的那一行字念了出来。

  邱莎莎听到萧然的话后,有些狐疑地转过头看着他问道;

  “萧然,你怎么认识的?”

  “以前在龙虎宗藏书阁中无聊看到过一本古语翻译,自学了几种,没想到在这里却用到了。”萧然看着邱莎莎解释道。

  邱莎莎答应了一声,也没多问,直接无视石碑上面的那一行“警告”,继续带着我们前进。

  而我跟在则不是那么想,这个萧然刚才多数是在撒谎,或许这里便是他之前和那个红色眼球的阴魂所约定的地方,把我们引到这里来,从而一网打尽。

  想到这里,我本来是打算叫住邱莎莎,但是转念一想,该去面对的始终都要去面对,既然我们今天这次有机会能于那个一直藏匿在暗处的双千年阴魂交锋,那就绝对不能后退!

  即便前面等待我们的是陷阱,是阴谋。

  陆真人之前对我说的那句话,始终刻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我们学道之人的一生,最重要的,并不是会多少种厉害的道术,也不是拥有多少件道家法器,最重要的是:决不轻言放弃,说到做到,心无邪念,还有无论何时,都不能对这世间的阴邪低下头妥协,即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这是一种态度,一种面对阴魂邪物无惧的态度,是一种信念,更是一种勇气。

  想到这里,我加快了步法,和胖子一起跟在邱莎莎的身后绕过了那面石碑,继续朝着前面赶去。

  只不过,一直困惑在我心里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地下宫殿和墓道有什么区别?

  继续向前走了能有十多分钟,山洞走到了尽头,前面多出了一个弯道,我们四人顺着弯道走了过去,迎面而来的场景顿时就让我如遭雷击一般,呆立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