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我是你爹

第三百四十六章 我是你爹

  只要我现在心里还存在着不甘心,只要我还活着,就还不到放弃的时候!

  我紧咬着嘴唇,忍住小腹上面传来的疼痛,不让自己喊出声来。

  那个男尸见此,双眼中多出了一丝阴冷恶毒的神色,那只干枯冰冷在我的肚子里面转了一个圈!“刺啦~!”一声血也顺着伤口喷了出去!

  “啊~!!!”我再也忍不住这股巨痛,张开嘴喊出了声。

  “说,还是不说?”那男尸继续用冷冰冰地语气对我问道。

  “不……不说,死都不说。”我努力抬起头看着他决绝地说道。

  他听到我的话却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看着我说道:

  “哈哈哈……安如霜她是我的东西,谁都抢不走,即使你不告诉我,待我冲破封印重见天地的时候,一定会把她找回来!!”

  “安如霜她不是东西!!咳!~!……”此刻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到那个男尸嘴中把安如霜说成是他自己的‘东西’的时候,心里一下子就火了起来,忍住小腹上面的剧痛,朝着他吼道,只是我这一声大吼,牵动了小腹,让自己咳出去好几口鲜血。

  血迹低落在那具男尸的身上,他却没有丝毫的反应,难道我的阳血在这种地方失效了?

  “哦?看来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你真的以为那个拥有千年道行的安如霜会喜欢你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男人?你问问你自己,你哪点儿配得上她?!实话告诉你,安如霜她去接近你,是我的安排的,你还真的以为她会看上你?!!”男尸此刻看着我很平静地说道。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听到我耳朵里面却如同响雷,一下子炸的我大脑一片空白,小腹上面的疼痛似乎在这一刻感受不到了,身体上的疼痛,怎么比得上心里的?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肯定是在骗我……”我摇着头不去想那具男尸刚才所说话的话,也不允许自己去相信。

  “不可能?你现在的生与死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还有什么必要骗你?我就连安如霜她后背上的胎记都记得在哪!她跟我……”男尸看着我冷冷地说道。

  “我草泥马!你特么给我闭嘴!!”此刻我一听到那具男尸嘴中说出来的话后火一下子就蹿到了脑袋上面,恨不得现在就把他给活活撕了!

  “左十三,说实话,你还得谢谢我,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是我让安如霜从你小时候开始保护你,把就如同家畜一样的看养起来,好好护着,等到我出来后,便会把你的天生道体给吸收,以此来增加我的道行,你还天真的以为一个活了上千年的女人真的会喜欢上一个孩子吗?笑话!天大的笑话!!”

  此时从那具男尸口里吐出来的话字字诛心,在这一瞬间,一种悲凉到骨子里的情绪从我心底缓慢地扩散出来,就像是一滴墨水滴进无色的纯净水里,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把水全都都染成墨黑色。

  心像刀绞一般,泪水不知不觉地模糊了我的眼睛……是痛吗?好像连痛字都觉得形容不了。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安如霜她从来都不会骗我,她从来就没有骗过我!!”我心里还有一丝理智,那具男尸他突然对我说这些肯定是什么目的,而且我也相信安如霜她绝对不会骗我。

  绝对不会!!

  “静极而动大旌生,冲关气壮过命亹,气伏龙宫宜止火,外形不举定工坚,火足祗因元气全,阳光二现露当前!急急如律令!赦!!”就在这个时候,在一旁突然传来了萧然的大喊声。

  接着我便看到一道极为耀阳的黄光朝着我和那具男尸这边就冲了过来。

  “轰隆!!”随着一声巨响传来,我只感觉眼前一亮什么都看不见了,接着身子就朝后飞了出去……“砰!”伴随着一声轻响,我摔落在地。

  原来萧然那小子刚才一直都没有举动,是在准备道术偷袭,想到这里我忙想从地上站起来,身子刚一动,马上就感觉一阵眩晕,差点儿没晕过去,我忙低头朝着自己的小腹上面一看,果然是失血过多,肚子上、大腿上、地上满是猩红的血迹!

  “左十三,你……你天生道体,是一把利剑,能斩破世间所有阴邪的利剑,只可惜你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利用……你真的、真的不应该留下来……”萧然站在一旁的萧然说完之后,双眼一闭,身子猛地朝着地面之上就倒了下去!

  见此,我心中一紧,忙仔细朝着他那边看了过去,发现此时萧然身上的白色阳气正在一点点的消散,这说明他身上的命关已破,除非这里也有一块儿和我上次在山洞之中遇到的那样的石头,否则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而那具男尸即使被萧然以命的用出的道术打中,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身子上面冒着白烟,看了萧然一眼,见他命悬一线也没了兴趣,再次朝着我这边一步步地走了过来……

  特么的!!看到这里,我心里忍不住大骂了一声,从未有过的愤怒充斥着我的心头,我想杀人!

  这种杀气在我爷爷奶奶遇害的时候,我曾有过,于是我手扶着地面刚想站起来跟那男尸豁出去了,却碰到了一样东西。

  我转头一看,在我背包里面的《玄黄地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给甩了出去!

  他西瓜个兔子的,我怎么在这个时候把它给忘记了?!这本书的威力我可是见识过,能不能打赢那具男尸就靠它了!

  看到地面上的《玄黄地经》我吐了一口血,直接一把抓过它,翻开第一页,找到我脑海之中认得的那一个字,大声念了出来:

  “瞾!(zhao)”

  随着我念出口,那本《玄黄地经》先是从我手上慢慢地漂浮到了半空,然后猛地亮起了一道黄光照在了我的身上,我隐隐地感觉到一股暖流从我的头顶之上传遍了全身,身上的那些疼痛感也随之消失了……

  “玄……玄黄地经?!!这本书不是被阴间收去了吗?!你……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此刻男尸看到漂浮在我头顶之上的《玄黄地经》吃惊地问道。

  我没有理会他的话,因为我此刻感觉体内有一种无名的力量在冲撞着我的全身,好似要从我的体内脱体而出一般!

  于此同时,一直戴在我左手上的那条手链也不断地发出一阵阵地焦灼感,疼痛难惹!

  “啊!!!”我忍不住大吼了一声,顿时我内体的那股无名的力量冲体而出,衣服轰然碎裂。

  此刻我光着上身,有些茫然站在原地,忽然我觉得胸口一阵滚烫,心中一喜,以为是安如霜回到了玉佩里面,低头一看,失落之余,却也不免为之大惊!

  因为在我的胸口之上竟然有一个黑白两色的太极图案在不停地旋转!

  本来之前还带着冷笑的那具男尸看到我身上的突变后,也怔住了,站在原地,双眼充满凝重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我继续顺着胸口前面的那个太极团往下看去,惊奇地发现自己小腹上面的伤口已然不再流血,伤口虽然没好,但血却已经自行制住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因为《玄黄地经》和我手上带着的那串手链?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这……这根本就不是天生道体?!你、你到底是谁?!!”这个时候,那具男尸看着我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能清楚地从他双眼之中看到一丝疑惑的神色。

  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我是你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