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手套

第三百四十八章 手套

  而那道黑色的影子被《玄黄地经》所发出来的黄光照住之后,不断地扭动,试图从那道黄色的光芒之中挣扎出来,却被黄光死死的困在其中,无法挣脱。

  看到这里,我心中当下就是一喜,不管怎么样,好在没有让他给逃走!

  随着《玄黄地经》上面发出的黄色光芒越来越强烈,在此其中的那道黑色影子变得越来越弱,渐渐地从黄光之中消散了……

  随着那道黑影彻底在《玄黄地经》上面所撒发出的黄光之中消失,之前那具男尸的声音再次在这个大殿之中响了起来:

  “左十三,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我去你个西瓜兔子的!死都死的不安稳,别叫左十三,叫爹!!”我朝着之前那道黑影消散的位置大声喊道。

  还不忘对他竖起一根中指。

  随着我话音落下,大殿之中传回来阵阵回声,而之前那具男尸的声音却再也没有传来,估计是他的那一丝分魂已经被《玄黄地经》给彻底灭掉了。

  其实一直到现在,我依旧是搞不懂那个附在这具男尸身上的阴魂到底是谁?他来自何处?只是他的一丝分魂就如此强大,如果他真的解开封印逃了出来,那到底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存在?!难道……难道他就是贵真人口中所述的那个一直被封印在地下那个数千年的阴魂?如果是他,那么他生前到底是何许人也?

  我之前好似听到过他自称自己为“朕”,难道他生前是某一个朝代的皇帝?

  越想我脑袋就越大,我还没想出个头绪来,在这个时候,一直漂浮在半空之中的《玄黄地经》在把那道黑色的阴魂灭掉之后,再次360°地围着这个大殿之中传了一个圈儿,然后才朝着我这边飞了过来,随着书页合上,黄光也渐渐地隐去,慢慢飘落了下来。

  我慢慢地伸出手,把黄光闪去的《玄黄地经》接在了手中,可就当这个时候,我右手刚刚触碰到那本《玄黄地经》,手臂上面的黄光隐去,接着却剧烈的疼痛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疼!

  这种疼痛是从骨子里往外疼,带着紧缩感,就如同刀剜一样,疼的我根本就无法忍受,左手紧紧地抓住右臂,不断地大吼了起来!

  但即使是这样,我右臂之上的疼痛感也没有丝毫的减轻,反而越来越疼,让我忍不住狠狠把自己的右手朝着玉地面上就砸了过去。

  整个手臂在这一刻就如同被数十把刀子来回刮骨一般,无论我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减轻这份疼痛的一分一毫!!

  这种疼痛根本是常人无法忍受的,不夸张的说,只要现在给我一把刀,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手臂砍下来!就在我满地打滚无法仍受的时候,忽地看到了一旁的石柱,我一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脑海之中竟然想朝着那个石柱撞过去。

  以此来结束这个好似永无休止般的疼痛,一了百了!

  可就在我准备跑过去撞死的这一刻,在我的脑海之中猛地出现了一个画面,而那个画面就是我师父清风道长表情认真谨慎地把一只手套递到我手上的画面!

  或许它有用!!

  想到这里,我忙单手朝着自己的随身背包里面掏去,把那只白色的手套拿了出来,一下子就把他套在了我的右手之上。

  接着我就感觉一股清凉的感觉从我的右手上面传遍了全身,那股极为难以忍受的刮骨之痛也渐渐地减轻,直至彻底消失……

  我去~!呼~~,我长了一口气,总算是不疼了,刚才差点儿没让它给折磨死,不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的右手手臂上突然会这么疼?而带上这只手套之后反倒消失了?

  难道清风道长早已猜测出了我此行一定会用得到这只手套?所以才在我临行之前把它交给了我?目前也只能如此解释。

  想到这里,我抬起自己的右臂看了看,发现之前那些我看不懂、白色的符文依旧还在,就如同是纹身一般印在了我的胳膊上,虽然很淡,但仔细看也能看清,我伸出手轻轻地擦了擦,没有任何不适。

  看到这里,我又低头朝着自己前胸看了过去,果然,那副太极图也是一样在变浅之后印在了我的前胸之上。这、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有些想不透。算了,想不透就先不去想,等能活着从这里出去,找到邱莎莎问问她知道不知道,或者等我回去问问我师父清风道长,他既然能给我这一只手套,就一定多少知道些什么。

  有了计划和决定后,我心里多少放宽了一些,弯下身子,把地上的那本《玄黄地经》给捡了起来,轻轻地在封面上抚摸了一下,然后又小心地把它放在了自己的随身背包之中,我之所以如此重视这边《玄黄地经》,一来,它是个宝物,而且前后两次救过我的命。二来,它是安如霜忍着剧痛,一个字一个字给我手抄下来的……

  脑海中一想到安如霜,我心里就莫名的抽搐了一下,开始疼了起来……她到底和那个数千年的阴魂如何认识的?她和他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关系?那个阴魂跟我说的话,就好似一片片锋利的刀片,每次回想起来就狠狠地划在我的心里,让我痛彻心扉!

  安如霜,你现在到底在哪?我想听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他胡说……我,真的真的好想你……。

  “呼~~……!”我深吸一口气后,长长地吐了出来,努力让自己先不去想安如霜的事情,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从这个被封闭起来的大殿中逃出去。

  想到这里,我先是抬头朝着萧然那边看了过去,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身上的白色阳气早已散尽,命关已破,除非有奇迹发生,否则他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萧然,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朝着萧然那边走了过去,不管怎么样之前都是我误会他了,邱莎莎看人的确没有看错,萧然他这个人,永远都不会背叛龙虎宗。

  只不过我到现在依旧想不通他为什么之前跟那双红色眼球对话的时候说自己喜欢的是邱莎莎,反倒了现在才把心里藏着的话说出了口,难道他喜欢邱莎莎是假,心里一直喜欢的是陆真人?

  我一点儿都不怀疑萧然之前对我说的话,一个是他的确是个汉子,在一个就是没有任何人会在临死之前说假话。

  不过陆真人虽然长得小,但是毕竟年纪已经四十五岁了,难道萧然他不知道?不对,陆真人的年龄连我都知道,何况是喜欢关注了她那么久的萧然呢?

  或许这就是真正的爱吧,‘爱’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如果一个人真的喜欢上了另外一个人,年龄、背景、距离、全都会抛之脑后,心里想着的全是她(他)。

  我一边心里想着,一边朝着萧然走了过去,走到他近前,我蹲下身子慢慢地把他从地上给扶了起来,先是伸出手试了试他的鼻息……没有。接着我不死心地又试了试他的心跳……一样也没有。

  本来我还带有一丝侥幸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又一个不应该死的人死了……

  看着萧然那张刚毅、苍白、全无血色的脸上,此刻却紧皱着眉头,他临死的时候,一定很痛苦吧?不经意间,我从他的眼角之中看到了一丝很浅的泪痕,萧然他流泪了?

  看到这里,我被他给莫名的触动了一下,或许他走的很不甘心吧,一定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让他留恋的人,他怎么能甘心的走?不过即便是这样,萧然依旧选择了自己留下来与那数千年的阴魂分魂以命相搏,让我们逃走。

  他的这种勇气和魄力,我是真的自叹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