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别离后时情悠悠

第三百五十三章 别离后时情悠悠

  安如霜没有挣扎,就这么任由我抱着,我能感觉她那冰冷的鬼体此刻正在微微发抖,她现在一定和痛苦,只是我想不通,安如霜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宁愿让我和她一起承受这种折磨死人的痛苦,也一定要和我分开。

  “十三,成熟点儿,你是个道士,自古至今道士如天上星群,多不胜数,然最为强者,皆寥寥可数,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为成为那道家之中为数不多的强者,但凡成大道者,需心无杂念,还要有凌云之壮志,气吞山河之势,腹纳九州之量,包藏四海之胸襟!肩扛正义,维护阴阳两界的平和,解苦主于倒悬,这才是你生命中应该去做的……十三,其实我能陪着你身旁九年多,已经知足了,我不再奢求什么了,只希望在我走了之后,你能好好地活着,还有……我感觉邱莎莎这个女孩儿真的很不错,我看得出她很喜欢你……”安如霜说到最后,我听得出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就在我刚要说话的时候,却发现在我怀中抱着的安如霜她的身子开始慢慢地变淡,渐渐地化为了一道白光,朝着远处快速地飞去!

  见此我忙朝着那边就跑着追了过去!

  “如霜!如霜!你别走!!”一着急,我脚下踩到了一个石头,身子一下子摔倒在地,看着安如霜所化的那道白光消失在我的目光之中,我的心在这一刻就如同一个摔落在地的玻璃杯,瞬间变得粉碎!!

  我突然有了一种预感,这一次安如霜她是真的从我生命之中走掉了,只不过她走的如此突然,让我想不明白。

  难道真的是如安如霜所说:‘人相忘于道术,鱼相忘于江湖吗?!’如果真是这样,我去特么的道术!!!

  看着安如霜消失在远处的那个方向,我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却差点儿又被绊倒,我好像感觉自己在安如霜离开我的那一刻,变成了一具有身无心的行尸走肉,仿佛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跟我不再有关系。

  我不禁问自己,为什么如此痛苦呢?

  因为我爱她!!

  “呵呵……去特么的凌云之壮志!去特么的气吞山河之势!去特么的腹纳九州之量!去特么的包藏四海之胸襟!去特么的肩扛正义!去特么的维护阴阳两界的平和!如霜,我只想你留在我身边,你知道吗?!!”此刻痛苦从死命八方朝我涌来,我躲不开,也不想去躲,仰头朝着夜空大声吼道。

  疼痛感,好似冻住了我的血液,我迈着僵硬的步子走到了萧然的身旁,在失魂落魄中坐了下去,此刻一阵风吹了过来,它掠过我、掠过我那份已经不属于自己的爱情……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安如霜她有一天会真正的离开我,但是再转念一想,人生本就如梦,人生本就无常,谁也没有能力让这个世界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自己规划出的轨迹去发展,终究有一天会学着逆来顺受,只是我稍稍学迟了一些。

  但是,即使安如霜她离开了我,在我的心里一直相信,安如霜她是爱我的,并且深信不疑。因为她临走之时的眼泪不会说谎,她颤抖的身躯不会说谎,她那双不舍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情感不会说谎,她陪着我身旁这九年的点点滴滴更不会说谎……

  只不过,只不过我一直想不明白,安如霜她为什么会选择离开我?难道我们……我们真的就不能在一起吗?人与鬼就一定要殊途陌路?

  四周的冷风一直吹着我,我却没有在乎,外面的风再冷也冷不到心里,而此刻我的心,早已冷透!冰冷中,我渐渐平静了下来,意识到现在应该振作起来,我需要照顾萧然,也需要找到邱莎莎和胖子,外面必须要一起活着离开这昆仑山死亡之谷。

  或者真如安如霜所说,我现在,不光只有爱情……

  如霜,你一定也不想离开我对吗?你知道你离开我一定是为了我好,我知道你会回来的,不管多久,我都等你。只不过,我的心里真的好难受……

  就这样,我坐在草堆旁,静静地看着夜空,出了神,模模糊糊之中,我好似看到了一道白色的光芒从夜空划过。

  “安如霜?!”我看到之后,心中一喜,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却失望的发现,刚才那只不过是一道流星罢了。

  我忙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对着那刚刚滑落过流星的夜空许了一个愿:流星啊,请你一定要让安如霜能再次回到我身边!

  再次带着失落地心情坐了下去,我回头看了一眼依旧昏迷不醒的萧然,当下做了一个决定,过了今天晚上,我便带着他去寻找邱莎莎和胖子,在死亡之谷这种很难寻找到水和食物的地方,必须快点儿走出去。

  ……

  我努力让自己脑海中不再去想安如霜,收敛住心神,盘腿坐在地上,慢慢地开始用炼己术修炼起了阳气。

  夜空就这样在我惆怅的心情中悄无声息地走了过去,东方亮起了白肚皮,我看了一眼,是应该上路了。

  从地上站了起来,我把萧然背了起来,然后把地上的干草捆绑起来随身带着,选定一个方向走去,我知道如果邱莎莎和胖子从那六阴之地逃出去后,一定会穿过这死亡之谷,去前面的昆仑山脉,那里虽然冷,但是却有水源和动物,不至于被活活饿死。

  随着不停地赶路,在我和萧然头顶之上的太阳也毒了起来,四周不断地刮着小龙卷风,吹的我根本就睁不开眼,而且身上又背着一个一百多斤重的人,举步维艰,更糟糕的是,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双脚上面已经摸出了水泡,每走一步,双脚上面的疼痛感就刺激着我的神经!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停下来,在这种荒无人烟环境十分恶劣的地方,多停留一秒,都会消磨净仅存的想要逃离的意志,因为我现在所背负的,不仅只有我自己的生命,而且我需要脚下这种不断传来的疼痛感来减轻安如霜离开我的痛苦。

  就这么一直走着,走到实在走不动了,我就把萧然放下,坐在地上休息,恢复了体力,然后接着上路,随着不停地赶路,我想到找到邱莎莎和胖子的心也越来越急促了。

  因为邱莎莎身上也同样受着重伤,也不知道胖子那个大老粗能不能照顾好她。

  由于各种原因,我这一路走的很慢很慢,一直到了夜幕降临,也没有走出这死亡之谷,我也并不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那昆仑山脉到底有多远,但是现在唯一能让我欣慰的就是我所走的方向并没有错,如果一直按照这个方向走下去,早晚会走到那昆仑山脉!

  我先是在四周找了一个较为干净的地面,把上面的碎石块都清理干净,然后把身上随带的干草铺了下去,最后把萧然小心地放在上面。

  然后我又从随身背包里拿出了竹筒,喂了萧然喝了一点儿水,看着竹筒里面所剩不多的水,我虽然口干舌燥,却没舍得喝,因为现在的萧然,比我更需要!

  夜幕渐渐降临,我坐在萧然身旁开始盘腿练习阳气,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让我在不睡觉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和清醒。

  但随着不断地修炼,我脑海之中渐渐地开始模糊了起来,一阵难以阻挡的困意袭来,我再也忍受不住,靠在萧然的身旁,昏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我被阳光给刺醒的时候,我猛地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给铺满了干草,而且干草另一头都被石块儿给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