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角盥漱

第三百六十五章 角盥漱

  只听到这一个字,我身子就是一颤,陆语她这是要用“九凤破秽罡”!!

  “晨!”第二个字从陆语的口中喊出……

  “破!”

  “秽!”

  “道!”

  “邪!”

  “精!”

  “灭!”

  “亡!”

  九个字喊完之后,我能清楚地看到陆语身上的阳气一瞬间大增,接着她双手熟练的的结出几个手印,嘴里喊道:

  “九凤破秽罡!敕!!!”一声令下,九张泛着黄光地符纸从陆语的身上漂浮而出,快速地朝着萧然那边就飞了过去!!

  九张符纸分别以九个不同的位置,没有任何死角的朝着萧然的身上就飞了过去。

  萧然看到后,双眼同时眯了起来,身子快速往后退开一步,然后咬破自己的手指,按在了他手中的那面八卦镜上面,随之镜面之上黄光更盛,萧然马上就把那面镜子朝着那些符纸就抛了过去。

  镜子上面的黄光顿时把那些符纸给挡了下来,符纸也同时停在了半空,但时间过了没几秒,萧然的那面八卦镜上面开始有了裂痕,接着发出一声脆响,四碎而开。

  但萧然却趁着这个功夫,躲避到了一旁,那九张符纸全都打在了萧然只所在的地面之上,迸出了数道火光!

  陆语看到萧然躲过去后,哼了一声,身子一动,再次朝着萧然快速冲了过去,两个起跳就到了萧然的近前,挥手为掌,朝着萧然的面门就击出了一掌。

  萧然立马闪身躲避,下一掌接踵而至,萧然再次躲避。

  我见萧然始终都在不断地躲避陆语的攻击,也不还手,更不反击,心里着急,当下就准备朝林森冲过去,不管这陆语现在是不是被林森所控制,但我至少得去试一试。

  心念至此,我脚下一动,忙朝着林森那边就跑了过去,林森同时也看到了我,看着我嘴角漏出一丝诡异的笑意,然后身子往后一转,朝着身后的暗处撒腿就跑了过去。

  “十三,穷寇莫追!!”这个时候邱莎莎提醒我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听到邱莎莎的声音后,我依旧没有停下脚步,一来我不想让林森那王八蛋在我眼皮底下跑了,二来我倒是想看看他到底能玩出什么样的手段。

  还有一个就是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要利用林森给我设下的“陷阱”试探一下之前我身上突然发生的变化,为什么之前那个会画符的汉子,用匕首他自己身上戳的满是血窟窿,以此用出的术法都没有伤我分毫,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是因为我胸前的太极图案?还是因为我刚刚学会的“无极真气”?

  跟在林森的身后跑了没多远,他便停下了身子,转过头看着我说道:

  “左十三,你知道不知道我等今天这一天等了多久了?”

  我听到林森的话后,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先四处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果然在林森的身后有一股时有时无的阴气,若是不仔细看,很容易略过。

有埋伏。

  “左十三!你别特么装聋作哑!今天晚上在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所!!”林森朝着我大吼了一声,然后快速地拿出了两张黑色的符纸,贴在了自己前胸和额头的命关之上。

  随着他把符纸贴在自己的身上,我能清楚地看到之前在林森身后的那股阴气慢慢地朝着他的身体里面涌去。

  阴魂上身?!

  看到这里,我当下不再犹豫,拔出烛龙九凤朝着自己的胳膊上面就划出了一小道血痕,把血迹摸在了匕首上面,可是烛龙九凤的封印依旧没有解开……

  西瓜个兔子的!难道是这个月的封印次数用完了??我可真是够背的,这关键时刻烛龙九凤的次数到了,无奈,我只得把烛龙九凤收了起来,直接单手结出手印,同时口中大声喝道:

  “气不散兮神岂昏,静中无想一阳生。龙虎七赦印!赦!!”口诀念完,在我的右手之上顿时就冒出了一层暗黄色的光芒。

  我抬头再次朝着林森那边看了过去,发现此刻他的身上阴气围绕,而且双眼之后通红,身上的皮肤开始多出了一道道红色的血纹,就好似一条条红色的虫子爬在他身上一般,看的我一阵恶心!

  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林森猛地抬起了头,用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我说出了一口我听不懂的话:

  “左13、あなたが知っている私は誰ですか?”

  我细细一听,好像是日语。

  “你特么给爷爷说人话!!”我看着林森吼道。

  林森听到我的话后,马上转变接着用生硬的汉语对我说道:

  “左十三,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不就是那个王八蛋‘翔甜’吗?!”我看着附在林森身上的相田冷冷地说道,我特么又不是脑残,要是这都猜不出来,干脆回青竹观喂鸡得了。

  相田听到我的话后,冷笑一声:

  “左十三,你可知道安如霜她现在在哪?”

  当我从相田口中听到的‘安如霜’这三个字之后,心底深处最脆弱的地方一下子就触痛了,让我整个人的思绪一下子就混乱了起来,话也不受我自己控制的脱口而出:

  “她现在在哪?!”话一问出口,我马上就后悔了,安如霜在哪不用眼前这个王八蛋说,我自己心里也知道,她现在一定是在阴间替我顶罪受苦,所以想到这里,我心里下了决定,无论相田他接下来怎么编,我都不去相信。

  相田看了一眼,冷声说道:

  “你那鬼媳妇儿安如霜,她现在正在我主子那里……”

  听到相田的话后,我突然心里生出了一个妙计,忙装模作样的难受了起来,表现出了心绪杂乱、信以为真,受到很大打击的样子……

  相田看到我现在这幅样子后,嘴角冷笑,双眼之中同时闪出一道恶毒的神色,身形一动,朝着我就冲了过来!

  你大爷的!就怕你不来,来的正好!!

  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后,忙挥起右手,用右手之上的“龙虎七赦印”朝着相田的身子就狠狠的打了过去……

  相田显然吃了一惊,大喊一声想躲避,却已然来不及了,我右手狠狠地就打在了他的左肋之上!

  随着一声惨叫,相田那个老乌龟王八日本蛋就被我那一下子给打的横飞了出去!

  趁你病,要你命!这是我经过多次生与死的洗礼领悟出来的宝贵经验,所以我看到相田被我打飞之中,没有丝毫的犹豫,接着就追了过去。

  相田他刚刚从地上站了起来,我就跑到了他的身前,再次挥起右手,用尽全力朝着相田的左肋之上狠狠地就打了过去!

  相田这次马上伸出双臂交叉挡在了自己的前胸之上,却再一次地被我给打飞!

  看到相田飞出去后,我心里清楚这龙虎七赦印的第一式虽然能让相田他受伤,但在打不到他身之命关的地方,根本就无法重创他,所以我没有继续紧追而上,站在原地结出龙虎七赦印第二式的手印,同时口中大喊道:

  “魂不破精气聚凝,平中乌明二阳命。龙虎七赦印!赦!!”随着口诀念完,在我右手之上的黄光瞬间亮了起来。

  第二式用出,我抬头朝着相田那边看了过去,却吃惊地发现,他此时弯着腰正在地上画着什么!

  “天道毕,三五成,日月俱,出窈窈,入冥冥,气布道,气通神,招盥漱,气行奸邪鬼贼皆消亡。敢有图谋我者反受其殃……”相田的口中生硬地念出了一段怪异的咒语,同时我看到从地上猛地泛起了一层黑色的阴气。

  “十三,小心,他是在召角盥漱!!”邱莎莎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角盥漱?啥玩意?”我回头看了一眼邱莎莎问道。

  “角盥漱,角盥漱,血流成河,百姓遭殃……”邱莎莎看着我,认真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