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寿衣送我

第三百九十五章 寿衣送我

  随着十遍经文念完,我看着那个井底之下的那个阴魂慢慢地漂浮了出来朝着远方飘走,顿时松了一口气。

  其实我刚才一直在担心这个刚刚被井下的被女鬼害死替身的阴魂怨气重,不甘心被我超度,看来这一切都是我多虑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心存善念的好人多。

  “小道长,这就行了吗?”就在我念完经文的时候,之前那个大叔带着人走到我身旁看着我问道。

  我转身对他点了点头:

  “行了,你们下去捞尸体吧,现在没事了。”

  中年大叔听到我的话后,忙开始招呼人打捞尸身。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远处传来了一阵警笛声,我顺着村头的大路望去,遥遥的看到有两辆警车打着闪光灯朝着这个村子里开了过来。

  见此,我忙招呼胖子走人,自从我之前那几次进入警察局之后,看到警车就自动把它们和“麻烦”这两个字画上了对号。

  我和胖子刚刚挤出人群,之前那个去青竹观找我们的妇人也追了上来。

  看到她之中,我忙让她带着我俩去他家里看看他男人,我现在就是想早提她家里处理完这件事,早回到青竹观修炼,因为我现在所剩下的时间并不多了,我必须得加倍珍惜。

  随着那个妇人带路,我们来到了这个王家村较为靠后的一间房子里,走近院子,还没进屋,我打眼一瞧,就看到了屋子里面的其中一个房间中隐隐的有阴气存在。

  看到这里,我不由地翘起了嘴角:阴气虽有,但却不强。

  那妇人把我和胖子领进屋子之后,朝着其中的一个房间推开门走了进去。

  打开灯,这个房间里面依旧不太亮堂,我朝着床上看去,空空如也,并没有人躺在上面,四下一瞧,便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跪在一面镜子前,正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下跪。

  而之前我看到的那股阴气,也就是从这个男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这时,站在我身后的胖子对我开口问道:

  “我说师兄,这人是怎么一回事,咋还自己给自己跪下了?你看他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

  听到胖子的话后,我才注意到这个男人的身上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衫,上面满是黄色的圆形图案,这分明是死人穿的寿衣!!

  面对这种情况,我心里开始纳闷了,这大半夜的,一个男人身穿一身死人的寿衣,跪在地上的镜子面前,自己给自己不停地下跪磕头,这搁在谁家里谁也受不了啊……

  “大姐,你男人他这几天都是这样?”我回头看着那个妇人问道。

  妇人对我一点头:

  “是,一到半夜就开始犯病,自己对着镜子给自己磕头,一磕就一两个钟头,拉都拉不住。”

  听到那个妇人的话后,我从随身背包之中拿出了一张六丁六甲驱邪符握在手中,然后让后让胖子先是带着那个妇人去房间外面等着。

  见房门关上,我则朝着那个跪在地上的男人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而那个正在给自己磕头的男人好似听不到有人朝着他靠近,依旧和之前一样,机械式的一次次磕下去,我从镜子之中看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容。

  一张国字脸,双眼凹陷,印堂发黑,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儿精气神。

  我走到那个男人身后,就准备先把手中的这张六丁六甲驱邪符朝着那个男人的身后贴上,先试探一番,可就在这个时候,那跪在地上的男人猛地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过身子,大叫一声,面目狰狞的朝着我就扑了过来。

  见此,我忙一个闪身躲了过去,而那个男人紧随着再次追来,我只好聚阳气与右腿,朝着那个男人的小腹上面就踹出了一脚,直接把他给踹到了床上,然后冲了过去,用手中的符纸,对准他的前额命关就贴了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看着我喊出了一个尖细的女孩儿声音:

  “高人饶命!!”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我忙停了下来,看着那个男人冷声说道:

  “你若不想魂飞魄散的话,马上就给我从这个人的身体里面滚出来!!”

  我话音刚落,一个黑色的影子慢慢地从那个男人的胸口飘了出来,凝集在地面,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女鬼的样子,一个身穿着校服长相清秀的女鬼……

  看到眼前这个女鬼的样子,我当下就愣住了,因为她身上所穿的校服,和之前那个井下的女尸一模一样!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在此之前我明明清楚的看到了井下的那具女尸找了替身,投胎去了,为什么她还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里,我把手中的六丁六甲驱邪符放在胸前,看着那个女鬼厉声问道:

  “之前在井底之下溺死的那个是不是你?说!!”

  那个女鬼听到我的话后,鬼体一颤,低着头不敢与我对视,低声说道:

  “不……那不是我,她是我的同学……”

  “同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被眼前这个女鬼的一句话给说蒙了,难道在这个小小的王家村里面同时死了两个女学生?

  “高人,其实不光只有我们两个,我还有一个同学是死在了这才村子南面的荒地里,不过她已经被阴差给带走了……”那个女鬼看着我怯生生地说道。

  听到那个女鬼的话后,我心里先是一惊,马上开口接着问道:

  “你们都是怎么死的??”

  “都是自杀……”那个女鬼对我说道。

  “自杀??为什么?!”我看着她不解地问道。

  “因为……因为我们都被……都被学校里的校长给玷污了……”那个女鬼抬起头看着我说道。

  先是震惊,接着我更疑惑了,于是便对她问道:

  “既然都知道是校长玷污了你们,为什么不去报警,为什么不告诉你们父母,而选择自杀?”

  那个女鬼听到我话后,身子颤抖了一下,对我说道:

  “因为我们那个校长,他……他会邪术……我们不敢,怕连累了家人,但是他一直要挟我们和他做……我们没有脸也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便一起……”那女鬼说到这里,没有再继续说下去,颤抖着低声梗咽了起来。

  听完这个女鬼跟我的讲诉之后,我当下就火了,看着她接着问道:

  “哪个学校?那个会邪术玷污你们的校长叫什么?”

  “南环高校,卢狄。”女鬼对我说了出来。

  南环高校?卢狄?我把这个高中学校的名字和校长的名字默默的都在心中记了下来。他大爷的西瓜个兔子!我明天去南环高校闹它个地覆天翻!!

  “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们讨回公道,现在我就念诵《度人经》,帮你超度,送你来生投胎,再次为人。”我看着那个女鬼单手放于胸前,就准备念诵《度人经》。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鬼却突然开口拦下了我:

  “高人,等一下!”

  “怎么了?”我看着那个女鬼问道。

  那个女鬼看着我,表情极为严肃和认真的开口说道:

  “我想亲眼看着他死或者伏法,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的去阴间投胎,如果高人您不肯答应,我宁愿选择让您给打个魂飞魄散!!”

  听到那个女鬼的话后,我沉思了一会儿,看着她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我答应你……。”

  打开房门,我带着那个女鬼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在外等候的那个妇人看我出来之后,忙上前问道:

  “小道长,我家男人他怎么样了?好了吗?”

  我点点头:

  “他没事了,今天晚上让他好好休息一晚上,估计明天就差不多了。”

  那妇人听到我的话后,先是看了房间里他的男人一眼,见她男人安静的躺在床上面,竟然喜极而泣,看着我哭着谢道:

  “小道长,谢谢你,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你,要不这样,你看你要多少钱,我去给你拿。”

  听到那妇人的话后,我笑道:

  “给我一块钱就行,还有,你男人身上的那套寿衣能送我不?”

  我之所没有多要钱,是因为我看这妇人的家中生活吃紧,不忍心让她在多余花钱。之所以要一块钱,是因为清风道长曾经给我说过我们阴阳这一行的规矩,无论去给谁办事,必须要钱,哪怕一分一毛也都得要。